沒有名字的桃子

我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畢業生。這二十多年,我沒有為我的人生堅持過甚麼,現在,我想為自己留下些甚麼。 不定期分享散文、影評、心得,以及一些雞毛蒜皮的事。

《大逃殺》── 簽下那附帶「信任」效果的契約

發布於
圖`片取自網上

現在的遊戲五花八門,當中歷久不衰的題材莫過於大逃殺主題,由手機遊戲《絕地求生》或是生存遊戲《DayZ》的火熱都可知道大眾對這個題材的喜愛。《大逃殺》系列的熱度在這些年來沒有半分的減退,而在2012年,美國的《飢餓遊戲》電影上映,再次把大逃殺主題放在聚光燈下。人們對於自相殘殺的題材抱有濃厚的興趣,這到底是源於人們內心深處的獸性發作,還是人性潛藏的殘酷呢?

《大逃殺》故事講及由於日本失業率高企,成年人面對經濟蕭條,有些人選擇自殺,有些人則離家出走,這些現象導致日本年輕人對成年人產生濃厚的不滿。為了解決這種社會風氣,日本政府通過了一條名為《新世紀教育改革法案》法案。法案的內容是國家會從全國的中學三年級學生當中,隨機抽選一班三年級生來參加一場自相殘殺的遊戲,為期三日。到遊戲結束時,若生還人數多於一名,剩下來的全員都會被強行配戴上的頸環殺死,若只剩下一人,那人就會是遊戲的優勝者。在這場遊戲中,到底是自己比較重要,還是昔日的朋友比較重要呢?

  • 互相信任的原因
川田章吾:「要相信人實在很困難,但我現在仍不明白,她在最後的微笑是甚麼意思。」

從小到大,我們結識了各式各樣的人。有些人在我們的生命中路過,有些人跟我們走向不同的道路,亦有些人與我們同行。要維繫一段關係,彼此的信任是十分重要的。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到底我們對他人的信任感是從何而來的呢?這種信任是基於別人的性格、我們對別人的了解,還是我們太過容易相信別人呢?在《大逃殺》中,朋友在生死關頭,有些仍然同行,有些則背叛朋友,這樣看來,人們彼此的信任是不堪一擊的。在電影中,榊祐子說過:「我差點忘了她們是我的好朋友。」在這種特殊情況下,人們對彼此的懷疑不斷發酵,最終變成只相信自己的情況。的確,在任何的情況下,我們都無法確定他人的想法,亦無法得知他人在自己背後的種種行為。不過,這種行為是基於人們的互相不了解。若我們真正了解一個人,我們就會明白那個人的行為背後的動機。我們既不了解,又不溝通,這才是導致慘劇發生的原因。若這班學生一開始就團結一致,對軍人與老師發起反擊,結果又會如何呢?

隨著社會的發展,信任不再只是基於對彼此的了解而產生。在公司,又或是不同的社群中,都存在不少契約式的信任。甚麼是契約式的信任呢?那就是基於工作的合同或契約產生的信任感。這就如我們入職後,簽過入職協議,在協議內容中,我們不得披露有關公司的任何資料。上司對員工的保密工作抱有相當的信心,這都是因為各種的契約而致。而這些契約的背後,受到法律的保護。一旦人們違反契約,他們或會面對法律責任。因此人們保密公司的資料並不是出於他們對公司的歸屬感。公司高層對員工的表現感到滿意亦不是出於他們對員工們的了解。一條契約破壞了人們之間的人際關係鏈,所謂的信任變得更加不堪一擊。我們相信彼此並不是出於人情,而是基於簽好的協議。不過,就結果而言,或許契約的成效遠大於人們對彼此在內心的信任感。畢竟在彼此沒有任何承諾的情況下,背叛他人的信任只會在內心受到責備,而背叛契約則會面臨實質的法律懲罰。不過,若一定要在兩者中選擇一個,聰明的人會選擇後者。畢竟背棄一個沒有感情基礎的人,總好過背叛一個至親的人,前者雖要承擔法律責任,但總算沒有失去一個至親的朋友,而後者不但失去朋友,在餘生更會受到內心的煎熬。

說到《大逃殺》,人人都會想到這部電影展現了人們相互的不信任感。在電影中,七原秋也說過:「不知道,很久以前,我便不相信成年人。不論是父親或是母親,想死便去死,想出走就出走。」在電影中,社會的互不信任是成年人的不負責任與年輕人的不懂謙卑。在現實世界,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感又是從何而來的呢?或許是害怕受騙,又或許是自我保護,當別人無故向我們釋出善意時,我們總會心生懷疑,這種懷疑在極端的場合更會無限地被放大,因為我們不相信有人會不顧自己,先顧別人。這種想法可能是因為我們在相同的處境下,亦會先顧自己而不是幫助別人,所以我們對他人的善意抱著警惕心。在這個情況下,要怎麼打破這個局面呢?那便是與人建立關係。當我們與人建立關係時,他人不再是我們生活中的「他者」,而是家人、朋友、愛人,又或是其他關係者,我們不用去質疑他們的幫助是否帶著意圖,因為我們很自然地就會相信他們不會做出加害於我們的行為。而在社會裡其他不牽涉個人情感的關係中,特別是商業市場上,例如上司與下屬、包租婆與租戶等等,便以合約的形式來取得雙方的「信任」,中間省卻了互相了解,並建立一段關係的時間。這些關係或會隨著契約的解除而消失,但契約式的關係無疑在市場上發揮了最大的效用。德國的哲學家馬克思曾經提出過異化理論,其中一點直指人們的關係在資本社會下,將面對異化的過程。人們由相愛相助的關係,轉變成相互競爭的關係。而這種想法在電影中完美地展現出來。在《大逃殺》中,川田章吾說過:「我不是早說了嗎?不要相信任何人,對,但你們實在太信任我,所以今次你們輸定了。」說到這裡,不禁令人深思,到底是為了生存,所以不要輕易相信別人,還是要團結一致,才可以生存下來呢?電影在最後給予觀眾們答案,那便是只有信任彼此,才可以在困境中生存。

看完這部電影後,有時候筆者會想,「信任」是建立關係的基礎,還是擁有一段關係後的成果,不知道大家對於「信任」有甚麼想法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