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Lee

文字工。

農村鬧元宵

發布於

昨晚鄉內鬧元宵,光線不足下用手機拍,照片顯得糊,用文字做點補足。陣頭有許多學問與眉角,可惜我非文史專家,簡單紀錄一個農村的盛事,和幾個令我觸動的時刻。


村裡有兩位耆老是要好的朋友, 其中一位是本鄉最大宮廟的主委,而另一位,是鄉內天主教會總幹事。那年元宵前,這位宮廟主委邀了教會總幹事:「 你們的聖母瑪麗亞要不要一起出來遊行?都是勸人為善的神,大家一起來湊熱鬧。」

總幹事笑著拒絕了。那年聖母瑪利亞沒抱著耶穌上陣頭,但那次跨宗教的友善邀約,每年元宵節都被拿來講一遍。

昨晚的繞境,全鄉各宮廟紛紛出轎,還有其他鄉鎮的宮廟出轎派人手來支援,鑼鼓陣、醒獅團、LED電音車穿插各種扮裝的遊行隊伍。眾神雲集,眾人聚集,炮聲隆隆。一整年來,從沒在這個鄉見過那麼多人。對病毒的恐慌似乎隨著炮聲煙消雲散。炸一個百病去除,炸一個國泰民安。

規模大、較有財力的宮廟,動員力也大,有乩童、官降首、有足夠的青壯人力一路抬神轎,華麗氣派,排場也大。但也有走質樸路線的地方小廟,像是某兩個村的土地公廟,似乎人力不足,開了個小發財車,以車取代人力抬轎。上面同時載了幾個孫兒充點人氣,其中一個小孩好似犯睏,另一個孩子表情無奈似乎想下車的樣子。這間小廟的陣頭簡單樸拙,但有種說不出的可愛逗趣,所有陣頭中,我最喜愛這一車,體現了Less is more的深奧理論。車上掛了個紅布條「風調雨順」簡單四字聊表心意。土地公等於是神界的里長伯,最接地氣,風調又雨順,是所有農民的共同祈求。

鄉下陣頭可以看到各種形式的農村美學。這台俗稱「爬山虎」的農用搬運車,善於克服顛簸的山路、泥濘路,速度卻很慢。平時用來載莊稼、農具、工人,祭儀時節就被妝點的金光閃閃載神壇。某年在法國小城柯瑪的嘉年華,也看到了類似的情景。那場遊行動用了好幾台曳引機,拖著一整個花車,載一整個樂團也沒問題。雖然國情不同,但農村有許多共同特徵,例如農機是農村慶典的重要工具,農民也是地方文化祭儀的主力。

不是每個鄉下都有音樂班,也不是每個孩子都會去上那種文藝課程。但這裡就有一個現成的街頭兒童節奏速成班。看似兄弟姊妹的孩子們各負責一個樂器,擊鑼、打鼓、敲鈸,在大人的指點下練個幾天,就實際上陣。敲鈸的妹妹,看到我拿著手機拍,有些害羞,掉了一點拍,在大人的指示下立刻跟上。這場街頭表演會不需華美的洋裝,就算被餘炮燒到也不覺得可惜的廉價運動外套才是實際。孩子必須不怕鞭炮聲,不怕被餘炮波及,還得維持一定的節奏、忍耐著單調的動作,繼續前行。社會中的音樂課,學到的不只是音樂,還有社會性。

開快炒店的阿輝哥在重點陣頭來前會先排好一長串的環保炮。神轎一到達,點炮開炸,抬轎人員抬著神轎在炮上晃來晃去,據說每個神轎都會在此時用各種方法展現自己的「神力」,旁邊的助手喊些祈福吉祥的句子。隨後有個女人提著籃子,發了一張符紙,擺在香案。

事前的準備很重要,但我更尊敬一併重視善後的人。炮炸完,神轎離開後,阿輝哥立刻在滿地的炮渣上灑水,澆熄餘燼。接著一位年輕人用刮板迅速把散落滿地的炮渣刮集中。阿輝哥、阿輝嫂和女兒一起把炮渣掃進垃圾袋。等到下個重點神轎到達前,再次擺開一大串重砲。他重複著一樣的流程,一下鋪擺一下清掃,一場遊行下來,也有十幾次了。繞境隊伍離開後,阿輝哥一家子拿起水管刷柄,刷洗起地板,連帶連鄰居家門前的地版也一併清洗。在默默的不厭其煩中,視一切為應該,我感受到信仰的力量。

神明與神明間也要講究禮數。陣頭繞境完後,各神轎都會聚集在本鄉最大宮廟前,輪流向地方主神玉皇大帝致意與「報告」,廟方念著祈福的話語一一送每個神轎離開。這個儀式走完,本年度的元宵遶境也就正式結束。

農村的孩子們聚在老榕樹下、戲台上,看著他們不懂的戲,這些孩子大多是大了就離開這裡,之後,他們都將會歷經不同程度的都會化,和家鄉的緣,從此有深有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20.02.08 元宵 台北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