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

该用户很懒

一点关于武汉肺炎检测问题的梳理

發布於

专业和这次事件略有关联,在这里写一点关于病毒检测的知识,再看一下对这次事件北京的反应是否合格:

首先从12月初开始,首例疑似病例出现在12月8日,至1月3日共有44例,官方文件上只有对患者临床表现的描述,说明此时并没有分离到病毒的纯培养物,只能根据临床表现诊断。

1月7日专家检测出病毒为新型冠状病毒,这时已经分离到了病毒。10日完成了全基因组测序。也就是说从这时起,之前的“不明原因肺炎”才真正有可能得到确诊。

之后泰国和日本先后报告了确诊病例(泰国13日,日本15日),但直到18日为止中国大陆除武汉外并没有确诊病例报告。

要检测新型病毒,大致过程为

  1. 从有相关临床症状的患者身上分离出病毒。
  2. 对病毒进行纯培养,并且得到完整的基因组序列。从此处开始理论上可以对所有病例进行确诊,现在的技术条件应该可以不分离病毒直接得到序列信息(首次测序需要分离得到病毒,之后的检测不需要),但对每一例疑似病例进行测序并不可行。
  3. 之后根据得到的全基因组序列开发相应的检测试剂盒,通常是针对几个该病毒所有的特定的基因进行检测,技术细节这里掠过,反正这种手段对设备要求更低,速度也更快。

接下来是官方的瞒报问题:

第一个问题还是回到12月初,这次事件进入公共视野是因为几张在微信上流传的政府内部文件,后来官方也证实了这些文件,可见武汉当局很早就对疫情有了一定了解,但并没有选择公开信息。

第二个问题在于从7号完成基因组测序到18号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除了武汉,内地其他城市没有一例确诊报告。matters上很多人认为是官方故意瞒报,这里我有不同看法:

  1. 武汉市内一直有新增病例报道(数量姑且不提),可见在武汉辖区内当局对疫情有监控,但透过微博微信等零散信息能看出监控并不到位。
  2. 外省市一直未见通报,鉴于这段时间(7-18号)唯一的确诊手段是基因组测序,一般小城市很可能没有条件做出诊断,这里仅就省会级别的城市进行讨论。在这段时间这些城市肯定是有疑似病例的,但中央政府是否对下级单位做出过监控疑似病例的指示存疑,换句话说这些城市很可能压根就没有“疑似病例”这个概念。

换句话说,在这段时间里与其说是官方瞒报,我更倾向于他们并没能很好的掌握疫情的动向。但不排除故意瞒报疑似病例的可能。

最后总结一下到目前为止中央和各级政府的反应:

  1. 武汉,12月存在信息不透明,之后的反应还算迅速,但监控并不到位,还在对病毒知之甚少的情况下一个劲的强调“可防可控”。
  2. 中央,毫无悬念的慢反应,而且还要最高领导人发话才终于动了起来,未能及时有效的建立起全国的监控体系(考虑到中国的政治结构,这一任务必须由中央政府承担,然而很遗憾,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3. 其他省市,没有中央指示他们显然只能旁观,个别地区可能建立了疑似病例监控体系,但只要中央没有明确要求他们就认为自己既没有上报的理由,也没有上报的必要。

综上,我们真正面对的问题是信息不透明,医疗资源有限(即使在武汉这样一个省会城市),以及一个自上而下的,只对上级单位负责的权力系统无法在短时间内基层的突发事件做出有效反应。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文章,可能会有些乱,欢迎补充指正。另外希望有朋友来补充卫生部对各级下属单位下达的文件内容和下达时间。

我梳理的武汉疫情时间线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