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misiaa2001@gmail.com

人的「真實」,永遠不會只有一個:我讀松井玲奈《累々》

無論是當偶像、女優、Youtuber還是作家,阿玲從來沒讓我失望過。
書影與照片取自網路

數年前,從偶像團體畢業,以女優和Youtuber之姿活躍在銀幕前的松井玲奈,繼2020年的短篇小說集《偽裝》,今年初又發行了這本小說集《累々》。

這部小說集,用五個看似獨立的篇章,鋪陳了四個年齡相仿,彷彿生活圈互不相交集的女子,他們在同時或不同的生命歷程中的平凡日常,卻充滿真實與反差的故事。

美大畢業,與男友過著半同居生活,忽然被求婚,擔憂婚後生活的各種轉變,糾結著要不要答應的咖啡店計時員工小夜(さや);與喜歡自己的男性友人石川,維持床伴關係的小PAN(パンちゃん);從事「爸爸活」工作,每個月定期與名叫星野的Sugar Daddy逛街吃飯購物的小憂(ユイ);大學時代對學長一見鍾情,彼此舉止與情侶無異,卻與學長無交往事實,對方似乎名草有主,卻仍深陷學長的溫柔,難以自拔的女大生小小(ちぃ)。

當初,拿到這本小說,掃描過以書中每位主人翁作為篇名的各章,不禁推測:「阿玲,該不會你是這樣寫……..」


戀人在求婚之後,小夜在咖啡店打工的時間更為頻繁,想減輕對方籌措婚禮經費的負擔。與此同時,小夜的房間裡,收藏了兩個塞滿鈔票的餅乾盒,那是一筆累積可觀的,日常開銷暫時動用不到,卻足夠成為結婚基金的經費。

小葉的男友,有個經常用手機相互Men's Talk的友人,這位友人存在一段有連結之實,但無交往之名的女性關係,女性則另有穩交的對象,但近期被求婚的不安,而出現婚前憂鬱的現象。

從美大學姐的來電,小夜得知當年常為他與學長的微妙互動,提供意見的女助教琴吹,也即將結婚的消息。小夜意識到,有個人也將走入婚姻,成為屬於某個人的存在。

阿玲將小說中的男女們,設定以第一人稱的視角,陳述生活中遭遇到,看似單純日常,帶著痛苦、糾結、幸福、喜悅,卻又深藏積累的人間關係。最後,這些角色,被阿玲安排在最後一個故事個場景一起出現,那個場景,就是小夜跟男友的婚禮。

微雷的情節介紹,或許你已經看出了,有些呼之欲出的真相。江戶川柯南說:「真相,永遠只有一個」(真實はいつも一つ);但是,無論是小說與現實,人的「真實」,永遠不會只有一個。

許多人在網路上,寫下每篇都是溫暖無比的文字,但是…….

 椅子沒有寫名字,不要亂坐。


這本小說不需要逐篇逐字閱讀,從阿玲字裡行間設定的伏筆,去拼湊每篇故事裡男女角色們的關係網絡,縱使最後的結局,與閱讀過程中的臆測,八九不離十,從碎片的字句去追索故事的全貌,也格外有意思。

不過,讀著這本小說之際,腦海中不斷浮現的,是日本在1997年發生的「東電OL殺人事件」,這宗命案,後來成為兩年後,由江角マキコ主演的日劇「独身生活」的故事原型。

或許是鄙人身處後現代歷史學的訓練下,分析各種文本都多少脫離不了追索「建構與想像」命題,讀史料彷彿在讀小說。職是之故,作為一個不專業的歷史學徒,多年來已少接觸純小說或輕小說這樣的文本。讀畢阿玲的作品,似乎又找回過往閱讀小說的初心與趣味。

2019年春,從靜岡到愛知的旅行,短暫停留在古有「穗の国」之稱的豐橋市。在豐橋車站看見映畫祭的立牌,才很後知後覺的發現:「對吼!這是阿玲的老家」。

photo by Cathy Tsai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