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空

廢青大學生,文學法律出身,但鍾意社評多啲

中國常控訴港人和西方社會的不了解,但她可曾掀起自己的鐵幕?

其实当公民社会日益壮大,我地会发现群众越难接受决策不透明。

好诡异的是,香港抗争已经延续了近四个月,但我地对于中南海的取态可谓是一无所知。作为一般香港人,我地对于中国的认识,基本上停留在「环球时报」「文汇报」「外交部发言人」的对外宣传上;又或是一堆护旗手同小粉红慨爱国声明。尽管大家都明白共产党不可能是一块铁版,但无可奈何這个的确是它向西方世界展现的形象。


有时候,我什至觉得香港人对外国政府的架构有更加深的认识。例如有人专责研究BNO,部分港人对BNO的认识甚至比普遍英国人還要深。已经移居美国的香港人亦会主动联络美国各党派的议员,甚至一般香港人也会直接在Twitter tag 議員Marco Rubio,有些香港青年连Solomon Yue(余懷松)的whatsapp都有。住喺德国的人亦会主动联络下当地报章。成件事最诡异的是,四个月来,西方政府对呢件事的关注似乎远比中南海对香港的关注要高(我完全不明為何中南海会射晒个波俾林郑月娥去處理,連建制都覺得她無用又廢)作为一个小香港人,我对中国的认识就仅停留于於郭文贵偶然會爆料,同埋在臉書上熱傳的陈秋实律师影片。除此之外,我对中国一无所知。中共在香港议题上的立场过于鲜明—「严正杜绝港独同分裂主义苗头」,但亦因为立场过于强硬,以致背后理据同政治考量都过份单​​一同平面,令人难以信服同理解。


比起中共,欧美政府对于香港人而言,似乎更亲民,更贴地,可以接触。而香港人亦更愿意主动考虑西方取态同政治气候,再以各种行动同文宣配合西方考量,而鲜有人会分析中国政治气候同香港当下政治局势的互动。成场抗争,香港人都主力揣测西方舆论走向,沒太多人关注中国舆论变化。我甚至怀疑,没有一个中国研究学者,可以比较准确地预测中国政治局势走向(当然可能是因为我对中国议题认识不深而有這个偏见)


這个都证明咗一件事:香港主权移交后咁多年,即使中国要在香港推广国民教育,但呢种教育都是太浅层同表面,不夠真诚。再加上中国一直都視香港為海外地区(我未试过成功睇土豆、也因為實名認證而开唔到微博),我个人认为中国国策从来都当香港是半个外国看待。


再者,中国网络封锁都好大程度限制香港人对中国的认识,隔绝咗一般中国人同香港人的平等深度交流。简单一句,大陆人唔玩facebook唔玩IG唔玩twitter,即使我返中国探亲戚,我都沒办法继续回港繼續追踪他們的状态,讀佢地留意的新闻。相反,我一上网就可以随时追踪到New York Times, The Guardian,平时返屋企又會看下netflix、分享一下reddit的meme图。我同欧美朋友,甚至是緬国朋友一可能比起我和中国朋友会有更多共同话题


对于中港和解,其实我不抱持太大希望。尤其人在外国留學,就会觉得留在欧美地区的感觉比起昔日探访中国自在得多。至少我可以自由浏览google,可以在学术文章上批判当地政府而丝毫不怕有任何秋后算帐;我同德国朋友询问昔日纳粹时期慨时候,对方会坦诚分享而非闪烁其词;我去伦敦攝影climate protest时,无locals会担心我笃灰。除非中国有质变(eg. 民主转型/有更加好慨问责制/资讯透明),我個人認為香港会迈向结盟欧美之路。


中国连一个winnie the pooh都容纳唔到,這个才是香港和中国最不可跨越的鴻溝。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