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群

軟體工程師,加密貨幣基金管理者,遊戲玩家。 近期興趣是 Flutter, Bitcoin,ori and the will of the wisps。 https://twitter.com/michael_icwang https://medium.com/@michael_icwang

Crypto 投資日記 4/3 - 市場觀察

Short Squeeze,中文有人用軋空,就是最近投資市場的主題:

  • 股市:美股在初領失業救助金人數創下三百萬、六百萬數據揭露的當天,股市都是往上大漲的。日股在確定 2020 奧運確定延到 2021 年後,不是出現失望下跌,而是連兩日跳空大漲 16%。
  • 匯市:美元指數 (DXY) 在美國聯準會祭出一連串前所未見的印鈔救市措施後,在眾人預期美元將快速貶值的時候,出現的是 V 型底部反轉向上的型態。
  • 石油:三月後段型態呈現非常弱勢,眾人預期跌破前低的時候,美國總統打電話給俄羅斯總統,可望停止石油價格的惡性競爭,市場反轉向上暴漲超過 25%,隨後川普表示協調還沒完成,市場再把一半的漲幅 12% 吐回來。
  • 黃金:三月初跟著股市暴跌一波,隨即 V 型反轉向上大漲 13%。
  • 比特幣:三月中暴跌超過 50%,所有專家一致看空加密貨幣之後,從最低點到昨天 (4/2) 已經反彈上漲 90%。昨天漲超過七千美元心理關卡,出現近期較大成交量後,一小時翻轉下跌快 500 美元。

這是人性貪婪的赤裸展現,以比特幣為例,目前期貨最大交易量已經轉移到幣安 (對,我選擇相信幣安給的數據),期貨多空部位從 3/10 最高 70% 多對上 30% 空,已經來到 40% 多 vs 60% 空:

https://www.binance.com/en/futures/funding-history/3

這邊徹底驗證 Mark Ritchie 在他的書 My Trading Bible 第三章的主題:群眾永遠是錯的。3/10 市場七成的多單,兩天後遇到市場腰斬的懲罰。三月底以來六成的空單,一週來面對市場大漲到快翻倍的壓力。

當比特幣近期首次站上七千美元的時候,開始出現空單投降轉做多的跡象,則又立刻遭到市場翻轉向下懲罰。

我經過這幾年市場的洗禮後,體悟出一個道理:小散戶沒條件玩交易 (Trading)。我逢人就勸「別交易」,但我發現從來沒有人聽我的勸,包括我自己。


科普時間

現代化的投資市場是長這個樣子的:

  • 公司早期募資時稱為一級市場 (Primary Market),如果該公司有存活下來,在一級市場的買家買到的都是最便宜的價格。
  • 成功公司的下一步通常是公開上市,也就是所謂股市,此時你我能買到的股票,稱為二級市場 (Secondary Market),因為你我都是從早期一級市場買家手上把股票買過來,進而在你我之間展開博奕的遊戲。
  • 二級市場老早就滿足不了人類極原始也極堅強的賭性,於是出現槓桿交易 (Margin Trading)、期貨交易 (Future Trading) 等地衍生性金融商品 (Derivative Financial Commodity)
  • 在 2008 年金融危機時,我們看到金融機構又把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概念提升了幾個檔次,發明各種重重包裝的商品,去對賭這些衍生性商品。對此概念不熟悉的,我推薦看一下大賣空 (Big Short) 電影中的這個橋段

如果早期一級市場規模有一百萬美元,到二級市場可能長大百倍甚至千倍,達到十億美元,到了衍生性金融商品,可以再把規模 (透過槓桿) 放大百倍,來到千億美元,而從 2008 年的經驗,我們看到透過重重包裝,市場規模還可以進一步放大到幾十兆美元的規模。

如果這條鏈子的源頭,那家百萬美元規模的公司出問題倒閉了,一級市場的原始股東頂多損失了百萬美元的投資,二級市場上廣大的股民則損失了十億美元,到了槓桿、期貨市場,損失來到了千億等級,這邊很多人賠不起那麼多錢,只能選擇走向破產一途。到了鏈子尾端的十兆美元賭場,那就是 2008 年看到的系統性崩潰。


回頭看 3/12–13 加密貨幣的崩盤,主要是槓桿交易、期貨等衍生性商品出現流動性風險。現在從幣安期貨多空比來看,多空部位已經翻轉,改以空頭為主。

這邊我的解讀,市場已經稍微恢復理性,不再死多頭,但又稍過度悲觀了。近期我有個感覺:跌到六七千的價位,現貨市場已經看不到很多人願意在這邊低價賣出手中的比特幣了。同時買盤也因為整體市場瀰漫著悲觀,多數人不願意積極買進,結果看到買方稍微壓過賣方的現貨市場,價格上兩步退一步緩步上漲。

套牢的在等待更好的反彈價位。沒套的現在願意相信現金為王,虎視眈眈在等市場跌下來要低接。


要在大方向上看到全球市場的走向,才能預判加密貨幣接下來的走勢:

  • 一月底,當中國疫情消息不斷傳出來,我看到美國股市還在創新高,心理就感覺到這兩邊的變化很不對稱一月底開始我確信股市即將面臨修正,二月底三月初美股開始反應疫情的風險,出現歷史級崩跌。
  • 三月中我認為股市短期跌幅即將滿足,可以見到日線級別反彈。這個階段,加密貨幣似乎成了領先指標,不只率先出現 90% 反彈上漲,而且每天美股開盤前一兩分鐘,都先由比特幣帶頭先漲,之後美股再跟著漲,這現象很奇怪,我還沒聽到合理的解釋。(我只能用圍棋棋王跟電腦 AI 下棋來比喻,棋王輸了之後,心情受到影響,抱怨 AI 走的是千年來人類棋譜中沒看過的怪招。在程式化交易逐漸主導市場的今天,程式為什麼先拉比特幣後拉美股,我們人類已經逐漸看不懂。或許加密幣市值小好拉動,再把加密幣這邊的獲利移轉到股市做多,用獲利來做多風險較小!?)
  • 時間來到三月底四月初,美國連兩週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分別是三百萬與六百萬,又一個來自實體經濟的嚴重警告 (上次是來自中國的疫情),美股則分別在那兩天出現大漲,這邊我心裡又感覺到明顯的不對稱。我跟自己說,難道反彈只到這邊了?
  • 美元指數 (DXY) 從三月底大跌,到四月初又開始 V 型反轉向上,這邊反應全球性美元荒還在持續。

美元指數不跌反漲,是我認為整個市場中最危險的訊號。美國瘋狂印鈔,美元指數卻反而向上漲,這邊我聽到最合理的解釋來自 Brent Johnson 的美元奶昔理論。


美元奶昔理論 (Dollar Milkshake Theory)

首先,美元是當今全球儲備貨幣,所有國家,不管你是中國、俄羅斯、還是歐盟,對外貿易最主要錨定的價格標準,就是美元。

所以美元在全球等級是在各個國家之間流動著,主要不是以紙鈔的形式,而是信用為基礎 (Credit Based) 創造出來的,這些美國本土之外的美元,雖然規模達到好幾十兆美元,但背後的擔保品少到完全不對稱

國際間在衡量國家間的經濟實力,常用外匯儲備來衡量,通常指的就是這些信用為基礎創造出來的美元。

這幾十兆美元,在經濟不斷成長的過程中,可以一再透過信用抵押,持續在市場上流動著。

但是在經濟收縮的時期,人人選擇保守,不再接受信用抵押,或不斷提高擔保品的數量與品質,其效果就是這個超大型美元環流停滯。

台灣的勞退基金投資大量美元資產 (美股、美債),如果基金管理人因為經濟展望不佳,決定賣掉美股/美債,市場需要生出美元來給勞退基金。

現在想像全球基金經理人都做同一個方向的操作,賣出資產換成現金 (美元)。

美元的源頭,美國聯邦儲備理事會 (FED) 資產負債表上,標明大約有五兆美元。但全球美元資產規模是在幾十兆,甚至百兆美元的規模,只要夠多資產被賣掉,就會看到美元荒,反應到圖表,就是看到的美元指數 (DXY) 飆漲。

關於美元奶昔理論,我覺得 George Gammon 的訪問很很棒:

Brent Johnson 給了一個非常傳神的例子,當天上的星星燃燒殆盡要死亡時,不是直接變成灰燼,(只要該恆星的質量夠大) 而是在死亡之前,爆炸開來成為天上最亮的星星 (超新星),然後才逐漸黯淡攤縮成為黑洞。

美元奶昔理論描述的,正是美元失去世界儲備貨幣地位之前,爆炸成為超新星的過程


短期內,雖然股市與比特幣持續反彈上漲,我對整個市場走向並不埋單。

上面幾個不對稱的現象還要等市場反應出來:

  • 美國經濟已經衰退了,股市反彈是機構做出來拋貨用的,華爾街這些高高手會怎麼操作,我不知道。有此一說是,華爾街這次早已出得很乾淨,那這波反彈就一些大型基金的拋貨過程。我的建議是,看一下股市的月線,你會看到二三月是美股百年歷史等級的重跌,跌幅跟成交量都是,這邊 V 型反轉的機會真的很渺茫。
  • 如果美元指數持續走強,那就糟糕了,國際金融秩序將逐步走向大亂,噴出的美元意謂著各國貨幣都會嚴重貶值。美國瘋狂印鈔,卻是世界各國要埋單,且只要美國軍事力量依然獨強,各國也只能吞下去。

整體上,最樂觀來看,如果走 2008 年模式,那市場有機會在一年內落底,現在沒有理由大舉進場。悲觀一點,如果走 1929 年模式,那就要三年落底,不要以為可以一路空下去,到半路各國就會逐步收回期貨市場。如果,這次是人類歷史上沒見過的變化 (畢竟 1929 年還是金本位的時代,全球等級無限量印鈔這概念還不存在),那你我最務實的投資,恐怕是轉行當農夫了…

在這場大戲一幕一幕上演的過程中,正是學習的好機會,多看多聽多想,只做有把握的交易,將來回頭看,這段時間又會像 2008 年一樣,是投資人最好的修練了。

PS: 如果有時間,我會把加密貨幣的交易公開在這邊,我不喜歡光說不練,你也可以看看我的交易是否有參考價值。


Bitcoin Tip: 3QqoDDrvWNZs6Gf9ZfD2gdbidhcdKs4kxJ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