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圣人”文化?

發布於

我看到一篇挺有代表性的回答,大概是这样:

答主发现了一个现象,在对科研人员的宣传鼓动上,“西方媒体”喜欢宣传“有缺点的英雄”,然后宣传这些人最后功成名就财富充足泽被子孙。“东方媒体”喜欢宣扬这些人为“事业”奉献一切最后一无所有。很多围观群众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东西方在看待“人”上有根本差别,东方搞“圣人文化”,所以导致西方讲究给科研人员充足待遇,东方只要求他们奉献,文化的差别导致了制度的差别,最终决定了两边的命运。

但果真是如此吗?

我之前说过一个事,我说任何人作“东西对比”,高谈阔论“汉人有什么什么文化”之前,都得先想想下面的几个问题:

1,谁是西?你确定类似的宣传是只有“东方”(即某些人认为的“儒家文化圈”)有,“西方”(即某些人眼里昆仑山以西都是“西”)没有吗?

2,谁是东?到底是汉人独一份?还是汉和朝满蒙都这样?

3,华人是这样吗?港台新和民国的时候汉人是这样吗?

4,你祖宗也是这样吗?明朝的时候汉人是这样吗?

你只要这么想了,你马上就能发现不对劲。

就拿“科研人员无条件奉献”这个事来说,之前有人发现了这种宣传口径不只是对科研人员的,而是对各行各业的。比如土木行业某英模事迹,说他为了工作在外若干年,从不回家,孩子都不认识他。再比如某火箭技术工人模范,拿着低收入为航天事业工作,自己得病要死的时候把所有财产捐了当党费。这种宣传遍地都是。

那这些宣传根源来自什么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柯察金。完全无条件奉献给党,自己家破人亡也在所不惜。

而考究汉人历史,汉人有没有这种讲究“无条件奉献”的文化呢?没有的。比如你看汉人推崇的“圣人”(且不论是否名副其实),王阳明曾剃头,之前的孔子朱熹,周公。汉人津津乐道的都是他们立德立功立言,不仅功劳泽被后世,言论流传,自己也修身齐家,子孙世世代代做官发达。

要知道,按儒家的意思,人应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人能治国就必定能治家治身,反之亦然。一个人若能成圣,除了对国家的功绩,自己富裕,家族繁荣兴旺,才说得过去。如果一个人连自己家都一塌糊涂,那他国也治不好。当然,这事是不是对的另说。你设想一下,假如儒家宣扬一个人“公而忘私”,治国治的好,自己妻离子散,那儒家修齐治平论岂不是破产了吗?

所以明眼人都知道,保尔柯察金式的“圣人”显然不是汉人传统文化。所谓“东方媒体热衷于宣传这种自虐圣人”,显然和文化扯不上关系。所以并不是“中国文化”诞生了这种宣传方式。

有些人觉得,保尔这种人来自俄罗斯东正教“圣愚”文化,一个人完全献身于上帝,疯疯癫癫,失去一切,才能在奉献中得到最高的荣耀。所以苏联宣传保尔,只不过是换皮的“东正教封建文化残余”。这对吗?也不对。那我们能看到,中国在进行这样的宣传,这种宣传和儒家文化不符。东德和越南也搞过类似宣传,东德可不信东正教。中国,苏联,东德和越南四个国家文化背景大不相同,发展水平大不相同,所处时代都不同,却采取了同样的宣传口径,那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宣传“众口一词”呢?答案很简单,制度罢了。是制度决定了宣传,然后宣传决定了文化,仅此而已。至于为什么制度带来了这样的宣传呢?因为制度需要。为什么需要呢?这就不可说了。

有些人说,当年东德还有裸体沙滩,中国就“清教徒“严打,制度相同,开放程度岂不是大不一样?

这话就大错特错了,东德和西德文化更接近,那东德和西德比难道更开放么?台湾唱邓丽君的时候,大陆又如何?论开放程度和自由程度,台湾和西德更接近,还是大陆和东德更接近?明眼人一看就知。这就好像东德搞计划经济,每年还有40公斤肉可吃。大陆汉人就得处于饥饿状态。制度是根本,决定了一个民族文化的上限和基础。某些制度好比一个镣铐,汉人和德意志人都带上了镣铐,而本身更灵巧的舞者可以起舞的更漂亮些,本身笨拙的舞者会更踉跄一些。但无论如何,戴上镣铐的那一刻,他们已经处于不正常状态了。

所以说到底,最根本的东西,不在于文化,还是在于制度。制度决定了一切。制度相同的政权,不同文化下也会有类似的表现。即使是相同文化的民族,差别也会极其巨大。韩国流行的消费主义女团文化纸醉金迷的时候,朝鲜可完全看不到。自作聪明的人会从孔子或者李朝找“文化渊源”,真正的智者会说出真相“南北制度不同”,这就完了。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51857034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