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

季風帶文化創辦人

關於死亡,和其尊嚴

發布於

李文亮被中共"政治性搶救",引爆中國和華文世界許多人的憤怒。我想在這裡補一些,關於"死亡的程序"的脈絡。

我們大家應該都知道,一個人"死",就是呼吸停止,心臟停止跳動。腦細胞是非常需要氧氣來存活的,所以一旦心臟停止跳動,血液循環停止,腦細胞很快就會出現不可逆的損傷,而當大量腦細胞死亡,一個人也就腦死,意識也就回不來了,所以也就"死"了。

因此一個人如何"死",關乎心臟停止跳動的時間,和地點。

在醫院以外,如果心臟停止跳動已經很久才被發現,身體都已僵硬冰冷,那當然只能現場宣告死亡,警方要去調查相關原因,在英國,如果在近期都沒有看過醫生,沒有醫療記錄,在需要做病理解剖。這點各國的法律可能有所不同。

在醫院以外,如果心臟停止跳動​很快就被發現,或在他人面前發生,那要馬上做CPR,叫救護車,送到醫院急診,由醫生判定下一步該怎麼做。所以這個過程中,這個人理論上都還是"活"著。

CPR不會把人按到起死回生,(絕對不像電影電視裡演得那樣),但CPR做得好,可以代替約60%的心肺功能,可以幫患者換得一些急救的時間。

在醫院以內,如果心臟停止跳動​,那一定是crash call,有會crash team衝到該地點做急救,在crash team到達之前,最近的醫護人員有持續做CPR的責任。

唯一的例外是,有些病人,因為年紀/身體狀況,或患了不可逆的疾病,(如末期癌症),那醫生會先簽不急救書,(Do Not Attempt Resuscitation ),所以我以前在英國做內科時,發現有病人心臟停了,第一句一定都是大喊:"is this an DNAR?",如果不是就要趕快跳到病人身上做CPR,一秒都不可以浪費。

因為死亡是生命自然必經的過程,如果死亡是可以被預知的,那我們希望人在最後一刻,可以有尊嚴地離開。

那這個概念也可以延伸到醫院之外,就是所謂的放棄急救同意書,然後也可以再延伸,如事先就聲明不希望被插管,不希望有人工呼吸器輔助等。

李文亮的病歷細節我們無從得知,我們只知道李文亮感染武漢肺炎好些時間,而且明顯情況快速惡化,因為他一個星期前還有貼微博。武漢現在醫療資源肯定是非常匱乏,那他有沒有住進加護病房,有沒有得到抗病毒藥物,有沒有插管上呼吸器,(應該是沒有),都是應該被回答的問題。

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醫療專業和政治力量對他的生命的判斷有很明顯的落差,醫院已經宣判他死亡,中共不讓他死,要求醫院硬做CPR,在很長時間後還硬上葉克膜,(葉克膜在武漢是稀有資源,中共可能還覺得讓他用是恩賜),從醫學角度根本就是荒唐,人都不知道腦死到哪裡去了,無謂折騰肉身,只為了換得一個政治正確的"死亡"時間。

所以才有很多中國的醫護人士很憤怒,李文亮是"死"於2月6日,而不是2月7日。

後面的那數個小時,是中共逼他"活"的,而這卻是生命最大的侮辱,對死者尊嚴無情的踐踏。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