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0 篇作品累積創作 41184 
林韋地

與PRC人的相處

我想談談與中國人的相處。“中國”一詞太廣義/歧義了,每次批判中國就好像開地圖炮。在這裡我specific一點,談的是PRC人。過去幾個月,因為疫情的關係,我感受到從世界,到亞洲,到台灣,對PRC人有很多不友善,我認為這是很不健康的。我們大家都知道CCP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也不認為...

林韋地

論疫情下的中國和國際情勢

談一下中國和國際局勢。中共官方近日發布了習近平的談話,基本上有兩個重點,一是習近平一月七日就知道和掌握整個疫情的發展,二是關於傳說中的生物安全法。習近平的談話內容基本上是明示他實質上對局勢的掌握。這次疫情有那麼瞬間似乎稍稍地撼動了中共的統治,但中共很快就維穩成功,根本原因是病毒出了湖北,傳染力和致死率都大減。

林韋地

武漢肺炎與創造性破壞

中共在修正武漢肺炎確診條件之後,全世界的確診病例大增,超過六萬例,死亡案例超過一千三百例。重症率是15%,治愈率是82%,死亡率是恐怖的18%。如果這個數字為真,那每五個感染者裡,就會有一個會病故,這和SARS差不多,(因為SARS中國的死亡率低估)。

林韋地

論陳時中打臉陳明通

台灣衛副部陳時中昨天用力打臉陸委會陳明通,說撤回陸委會前天的一切聲明。然後網路和臉書上一片叫好。我個人覺得這一切其實非常荒謬。讓我們先誠實面對一個客觀事實,今天這件事不是防疫問題,是一個政治問題。我說不是防疫問題因為陸委會的方案牽涉到的人數其實非常少,要雙親都在台灣,要有居留權,後來還加多一個要十八歲以下的條件。

林韋地

論新加坡

有臉友希望我寫一下新加坡,因為很多台灣人香港人甚至馬來西亞人對新加坡的政治體制有很多誤解。基本上這是一個很雷的題目,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看法,所以以下全屬個人主觀觀察,不代表新加坡人的意見。這其實可以寫一本書,我盡量寫得精簡。我的論點其實只有一個,就是新加坡是民主國家,新加坡政府是...

林韋地

新加坡在野黨素質完勝台灣

台灣社會/媒體/政治人物很喜歡拿台灣和新加坡比較,可能因為同是華人為主的國家和亞洲四小龍緣故,(其實是個錯覺,新加坡人口馬來人和印度人佔一成多,如果算進百分之四十的外國人,很多來自東協各國,人口更多元,而且華文不是主要語文),但這些比較大多站在對新加坡錯誤的認識上,所以非常片面和偏頗,很多時候看到也只能一笑置之。

林韋地

武漢肺炎的重症率和致死率

一直在密切關注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相關的醫學訊息。現在我們大概知道,武漢肺炎致死率比流感嚴重,比SARS輕微,但傳播率比SARS強,比流感弱。所以問題在於到底是介於這兩者之間的哪一個點哪一個位置。中國的數字當然不可信,死亡數字除以確診案例一直都是2.1%,天底下沒有這麼巧的事情,而且...

林韋地

WHO和傳染病命名

談多一點WHO和傳染病的命名。基本上WHO是政治,傳染病的命名也是政治,所以處理相關議題時也不要太過naive。WHO開始對傳染病的命名有意見是2009年的事情,那時的"Swine Flu",雖然直譯為"豬流感",其實和豬沒有太大關係,絕大多數是人傳人,結果一些國家如埃及就把國內...

林韋地

武漢肺炎叫武漢肺炎合情合理

中共堅持俗稱"祖國肺炎"的武漢肺炎不可以叫武漢肺炎,要叫新冠病毒,出動紅媒力量在華文世界狂洗,甚至遊說和向WHO施壓,已經成為一場國際級鬧劇,徒增國際社會和世界各國人民反感。首先,一個新的疾病要叫什麼名字,那是醫療專業,中共以政治力量介入WHO的醫療專業,只會動搖WHO的威信,引爆各地民粹,和對醫療專業不信任。

林韋地

防疫中的新加坡

新加坡追蹤不到接觸史的武漢冠狀病毒確診已有六例,DORSCON警戒級別上升至橙色,預計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會有更多追蹤不到接觸史的確診案例,人人基本上都已經有一定程度的感染風險,新加坡社會也出現些許恐慌,各大超級巿場出現搶購風潮,(但其實我在機場看到一切都很平靜,唯一有人在排隊的是去藥局買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