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

季風帶文化創辦人

論英國脫歐

一直在寫亞洲的事情,其實近日也有一件歷史的大事值得一寫,就是英國(終於)退出歐盟。

英國脫歐也拖了很長時間。今日事後諸葛來看,根本的問題是當時David Cameron政府根本不應該舉辦脫歐公投,David Cameron當時應該是覺得留歐派穩操勝卷,所以就想要借蘇獨公投一樣,用公投一勞永逸地解決脫歐問題,結果證明是大大的失策。

英國脫歐公投的結果震驚全世界,和後來的川普當選一樣,被主流媒體和左派知識菁英視為民粹興起的結果,但這種過度污名化英國脫歐的態度,明顯忽略了其背後得到英國中下階層人民支持的脈絡。

英國人,或準確地說英格蘭人,支持脫歐是普遍性的,只有在大倫敦地區和蘇格蘭強烈反對,其他各區尤其英格蘭中部和東北西北都是一面壓倒性的支持,而這不只是公投結果,更在後來數次的國會議員選舉中驗證。

英國人支持脫歐,和香港人討厭中共的道理其實是很接近,就是英國面對歐洲時無法hold住自己的border,在全球化的時代,控制邊境已經成為一等一的大事,當年九十年代柯林頓說"笨蛋!問題在經濟!",現在已經是"笨蛋!問題在邊境!",而這樣的例子處處可見。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因為英鎊強勢英國經濟好生活水平佳,所以大量的東歐人離開自己的家園到英國定居,而這些人不說英文不學習英國的傳統文化,嚴重影響和改變了英國傳統的社區風貌。

別說英國本地人,我們自己在英國留學時心理都不大平衡,明明來自說英語有著英殖歷史的共和聯邦國家,但很多時候都要優先讓給不怎麼說英語的歐洲人,(如入境時,申請工作時)。

另一個更大的問題是,歐盟的存在實質上傷害了英國的主權,英國的政策和法律和歐盟有所抵觸時,必須讓路給歐盟,這形成一個荒謬的局面,即布魯塞爾對英國一個小鎮的話語權,還大於那個小鎮居民本身。而且歐盟的體制基本上受到技術官僚控制,歐盟的議會只有很小的權力,所以這個設計本身違反了民主精神。而掌握歐盟的技術官僚和建制菁英,有很多是思想左傾的社會主義者,(而且未經民主選舉考驗),這形成一種歐盟左傾,但歐盟內各個主權國家右派在選舉大勝的奇怪制衡。

支持脫歐的英國人士,在與歐盟論戰過程提出的論述也很有趣,有點類似中國民主派面對小粉紅時的說法,"我愛的是中國,你愛的是中共",因此這些Brexit人士也否認他們仇歐,相反地,他們覺得自己才是真愛歐洲,只是對歐盟體制有大量不滿,"我愛的是歐洲,你愛的是歐盟"。

我個人對英國脫歐持有正面看法,因為已經拖太久了,也不可能重啟公投,只有狠狠脫歐,這個國家才可能往前走,左派的工黨和自由民主黨也不會一直在這個議題上困住,變成保守黨和極右派的提款機,能夠有重生的機會。英國脫歐也給歐盟一個反省的機會,是否在體制設計上出現一些根本的問題,需要做出修正,否則英國不會是唯一一個離開歐盟的國家。

英國脫歐​後預計會緊緊擁抱大西洋彼端,川普執政的美帝,進一步強化英語在世界的霸權,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內,英文將持續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語文。而在歐盟失去英國,中國被武漢肺炎重創以後,世界將從三強鼎立回到美帝獨大的局面。

不用說,這一切一定都是美帝的陰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