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青年就业专题】“后浪”还是“韭菜”:我们要把棋盘掀了

發布於


“五四”101周年纪念日,B站为它的青年朋友们献上了一份“大礼”——影片《后浪》。在影片中,年青的一代正处于一个“现代文明的成果可以尽情享用”的时代,一个拥有“选择的权利”的时代。这仿佛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似乎每个青年都有光明的未来,似乎每个青年都正过着丰盛与美好的生活。

在B站的献礼影片《后浪》的叙事中,“后浪”(青年)有选择一切的自由。图片来自:https://www.3dmgame.com/original/3742355.html

然而,极限运动与消费主义从来不是真正的自由,而不过是选择商品的自由。可悲的是,大部分青年连选择商品的自由都没有。“诗与远方”与其说是献身于自动化的现代人抚慰心灵的罂粟,倒不如说是干涸沙漠中的海市蜃楼。

美好幻想背后,现实是教育产业的不断扩张和经济增速持续放缓,劳动力市场越来越无法容纳每年迅猛增加的大学毕业生:劳动力供需早已失衡。曾经矜贵的一纸文凭不断贬值,当初想凭着大学文凭步入社会中上层的美梦已经破灭,换来的是“大学生就业难”六个字在官媒上年年如期而至。

青年毕业即失业,或者,成为“社畜”,被“圈养”在公司里,像牲口一样“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为公司老板做牛做马却无法做自己。在我们讲述的故事里,无论是在国企上班、朝九晚五有双休的阿匙,像陀螺一样转不停、在普华永道工作的梦芝,还是从事独立活动摄影的银松,都被弥散着的“丧”和铁幕般的“被剥夺感”所笼罩。

“社畜”在工作中时常感受到“丧”和“被剥夺”。图片来自:http://m.fx361.com/news/2019/0719/5330849.html

自嘲“社畜”的青年,看到的是《后浪》的虚伪,正如阿尔都塞所说,文化产品的意识形态并不属于国家/社会二元对立的后者,而从来都是统治工具的一部分。他/她们开始表达不满,开始寻找“脱畜”的道路:深陷找不到工作的焦虑泥沼中的小镇青年小李,紧紧拥抱着“去日本”脱畜的这一根稻草;996.icu的互联网公司黑名单,撕破了互联网大佬们慷慨的面具,揭露行业内超长工时、过劳的黑幕;经营一家合作社酒馆的小武通过合作社方式,试图以集体的力量来抵抗市场的控制。

年青的一代面对的“现代性”不是劳动成果的丰盈,而是资本对受薪劳动者进行的新一轮剥削扩张:依托互联网技术不断扩张的零工经济将越来越多原本正式、稳定的就业岗位转为非正式的、阶段性的岗位,带来受薪劳动者新一轮的再失业和再半就业,以致不断壮大可让资本用完即弃的产业预备军。

而青年们,正是这产业预备军的最重要组成部分。

这是一个资本越来越自由,而劳动者越来越贫困的时代。在资本主导的社会中,资本家和受薪工人玩的是一场对抗性的零和游戏,青年要的不是遵从游戏规则,甚至不是修补游戏规则,而是把这棋盘给掀了。不然,资本家就永远是赢家,工资工人只能永远是输家。“韭菜”也好,“社畜”也罢,不过都是资本用以吸血的工具人。

青年的光明未来,只会存在于没有资本剥削的社会中,只会存在于“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斗争”的社会中。

关注我们:

网站:http://masseshere.com

Twitter:https://twitter.com/masses2020

Telegram:https://t.me/masses2020

Facebook:https://facebook.com/masses2020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