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美团的钱都去哪了?

發布於
本文仅以美团为例,利用美团相关报道和数据进行分析,以求透视平台企业的一些共性和通病,如“二选一”、抽取佣金、压榨骑手工资等。
(网络图片)
编按:一个月前,我们推出了“打工人有力量”协同研究项目之“与外卖骑手在一起”暑期特别活动。从本月开始,我们将陆续发布一系列推文,从平台经济错综复杂的发展中抽丝剥茧,抽出几条清晰的线索来帮助大家理解平台经济的出现、发展,其中相关利益方的行动及其背后的意图、社会效果和带来的潜在的社会问题。

本文是系列推文的第一篇,聚焦企业层面,透视企业行为。虽然主要分析对象为美团,但其中描述的问题,如“二选一”、抽取佣金、压榨骑手工资等是平台经济中各行业的共性,本文仅以美团为例,利用美团相关报道和数据进行分析,以求透视平台企业的一些共性和通病。

 文|避龙专家丽娜

2020年4月10日,广东餐协发文称,陆续收到数百家餐饮企业针对美团外卖的投诉。其投诉内容主要有三:

  1. 美团在广东餐饮外卖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经达到了《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
  2. 美团外卖的高佣金让餐饮商家不堪重负,“新开餐饮商户佣金最高达26%”。
  3. 广东餐饮行业表示此次广东餐饮行业最核心的诉求是,希望其取消签独家的限制合作等垄断条款。
(网络图片)

这并不是美团首次陷入垄断风波和商户纠纷。仅在今年,美团和饿了么就多次分别因“二选一”向对方提起索赔。另外,今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深圳美团优选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价格行为案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法对其涉嫌实施不正当价格行为立案调查,合并罚款150万元。

在广东餐饮行业提出投诉之后,有多家媒体对商户进行了采访,详细报道美团平台抽取佣金的问题在报道中,辽宁一家商户的老板表示,美团的佣金比例从最早的15% 上涨到了18%(老店)和21%(新店)。在疫情期间,该商家入驻饿了么平台后,美团的佣金被提升至高达25%。另一深圳商户在美团和饿了么平台都有所经营,并且达到了片区前三的好成绩,但是美团强制要求其进行“战略合作”,即要求店铺签订“独家协议”,只能在美团上线。在老板拒绝后,美团对其进行了关店处理,在美团平台强制下线。被强制下线后,其店铺单量减少40-50%。另外一名餐饮连锁集团创始人表示,商户还要承担推广营销等费用,如果按照25%的平台抽成佣金比例看,商户在平台上要消耗掉30%以上。对于餐饮行业,尤其是小店铺来讲,这个比重是很高的,足以让其得不到盈利以维持运转。

对于引发的种种争议,美团对此进行了回应。美团的回应主要集中在三点

  • 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 之间
  • 佣金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
  • 平台的绝大部分收入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

本文将就这三点回应进行一一论述。

1.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美团的佣金在逐年上涨此前曾有报道根据美团的年报计算,美团的平均佣金率从2015年1.1% 上涨到了2019年的12.6%。在餐饮行业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下,美团2019年的平均佣金与2018年持平,并未有所下降。

虽然从美团财报中得到的平均佣金率为12.6%,似乎与美团所说的10-20%相符,但是我们需要更进一步的拆解这个数据:

对于美团当时的回应,广东餐饮协会并未予以认同。在他们向媒体提供的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报告中提到,协会成员商家167加,其中约120家上线美团外卖平台,这些商户在2019年无一家佣金低于20%。另外一位在广东地区负责外卖代运营的人士也表示,“广东商家佣金比例普遍为16-21%,广州、深圳、佛山、惠州等美团自营地区最高至23%,东莞部分由代理商负责的地区有可能会达到这一比例。”。

有媒体曾通过对餐饮行业人士的多方了解推断,美团的平均佣金被拉低至12.6%可能存在多方原因。第一该比例包含佣金率较低的超市商家;第二,大的连锁餐饮商家议价能力高,例如麦当劳肯德基等,因此佣金水平更低,连锁的数量也大,会影响到佣金的平均值;第三,自配送商家的用佣金率低至5-8%,也拉低了平均值。

所以,美团所说的佣金概念并不能准确形容平台的抽成比例,尤其是对于小餐饮来说,无论是行业提供的数据,还是内部人士的感受,美团给出的回应都是不符合实际的。

 2.八成收入给了骑手吗?

美团所给出的第二点回应是,八成的佣金收入用来支付骑手工资。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我们可以大概粗略的算两笔账。

首先,骑手拿到手的工资和商家支付的佣金进行对照:骑手每单能赚5-10块,其中顾客支付5块左右,平台补贴1-3块,如果配送费有减免,由商家支付。而平台每单抽佣最低标准就是5.5元,简单算一下,补贴给骑手的也没有占到80%

其次,在美团财报中显示每单单价提升的情况下,假设佣金抽成比例不变,那么商家的每一单的支出是增加的,但是骑手的送单的单价并不会随每一单外卖单价的提升而上涨。骑手向媒体表示:“比如我送一单20块钱和送一单100块钱 ,作为骑手,我这一单的收入是一样的。但是美团抽取佣金是按照交易额的百分比提成的。”换句话说,骑手成本只和平台上订单数量的多少有关,而佣金才和交易金额(客单价)高低有关。

那么,这八成收入去哪了?

在这里我们先要厘清一个概念,在现有的企业和法律框架下,以及实际的商业运作中,骑手并不是美团平台或三快公司的员工,美团并不负责给骑手发工资,骑手是统一由各地供应商雇佣和管理的。美团只是给供应商支付“采购费用”。

这里涉及到美团的用工模式问题,简单的说,美团骑手分为自营(极少甚至没有)、代理商骑手(即专送),和众包骑手。这几种骑手的劳动保障依次降低。详细来说,自营就是直接与美团平台签订劳动合同,是美团平台旗下公司的正式员工。但是早在2017年就被大规模用代理商模式取代。起初美团外卖在北上广深杭五个城市有直营,站长为平台员工,但后来全部改成了加盟制,由加盟商统一管理,骑手是加盟商的正式员工,采用派单的方式。

目前来说,主要的骑手用工模式就是专送和众包两种。其中专送一般被认为是全职工作,隶属于平台-加盟商-站点(美团称为配送合作商)三个层级;接受严格的线下管理(有上下班时间);三公里内配送价固定,每天也有固定的送单量;站长和调度负责分发订单,监督骑手。

众包可能兼有其他工作;下载注册配送专用app即可成为骑手,自由上岗,送单仅接受平台奖惩规则的约束,配送距离、工作时间和配送单没有强制性要求;主要是派单,也可以自己抢单。但是有研究显示,“骑手总体里面有将近90%的骑手都把送外卖作为他自己的唯一工作,当作自己的谋生手段。如果每天都这样的话,其实众包骑手的工作强度、工作压力以及受平台的管控的程度,是不亚于专送骑手的。但从法律关系上来讲,他们是不一样的,很多骑手都是计件工资”

另外,近来我们还看到令人担忧的新发展,诸如“云包”,即将外卖员的劳动关系,通过让专送外卖员注册app成为个体户的方式,转移到异地的公司,与外卖员之间形成公司与个体户之间的合作关系,从而彻底规避了雇主责任,成为承揽或合作关系。2019年下半年美团还推出“美团乐跑”,骑手仍为众包,但管理向专送看齐:每单收入固定,每周必须在线48小时,高峰时期必须在线,每周至少完成150单,要求98%的准时率和99%以上的接单率。一旦不符合要求,每单收入会被扣除1元左右,惩罚将持续一周。以厦门岛内为例,平时每单固定5.4元,惩罚价格降为4元。通过“乐跑计划”,美团极大的提高了对部门众包骑手的管理,但又仍然保持着众包关系,规避了劳务风险。同时也是在分化众包骑手,制造他们之间的矛盾。

(网络图片)

这两种骑手系统,我们可以看到,中间都是有中间商的,也有很长的等级链条。处在最低端的是外卖骑手,骑手上面有站长,站长上面有加盟商,加盟商上面是平台方,而平台方内部也是一个管理层级。所以说外卖骑手的管理不是说我们看到的,一个系统就解决的问题,平台、系统到骑手之间还有很长的链条。

但是美团的财报里是不会把给中间商代理商的钱和真正发到骑手手里的钱分开表述的。曾经有媒体报道过一家代理商,骑手每跑一单,代理商可收入1.1元。而美团外卖2019年第三季度日均订单量同比增长38.1%至2680万单,照此推算,平台一年为代理商分成就支出104.4亿,占到骑手支出的四分之一。所以说在中间商的作用下,骑手拿到手的钱少了,因为有一部分要拿给中间商。

那既然美团说自己没赚到钱,把中间商这一层去掉不就好了吗?不是可以省下很多的钱吗?当然不行,中间商对于平台来说至关重要,不仅是因为中间商承担了骑手具体的管理工作,更重要的是,因为中间商的复杂运作模式,让骑手与平台的劳动关系变得更为模糊和难以界定。

我们再回到两种不同的骑手的劳动关系上面。多数派曾经发文讨论过骑手的劳动关系和司法问题。在实际的案例和判决中,平台通过中间商的关系,几乎完全消除了自己对骑手的劳动关系和应当承担的责任。

一般来讲,专送外卖员是有劳动关系的。骑手一般与加盟商或者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关系。但是在具体操作中,地方代理商同样可以不与外卖员签订劳动合同,而只是签订劳务合同。而对于众包的骑手,他们一般由外包人力资源工资统一管理,与平台只存在居间法律关系。他们也并没有直属的代理商。因此很难判定劳动关系,一般都是没有劳动关系的。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中间商的存在虽然让美团分到的利润少了,但这个中间商对于美团平台来说不仅仅是为了管理骑手,同时还为美团规避了雇主责任,回避了和骑手的劳动关系。

另外需要补充的一点是,虽然表面上,平台把骑手的管理工作交给了第三方代理商处理,但是在实际的运作过程中,平台对骑手是有直接管理的行为的。多数事务社此前就发文驳斥了所谓算法的中立性。平台除了通过改变算法在派单、时间、单价等方面对骑手直接进行管理之外,还有以罚代管、甚至封号等行为,可以直接制定规则决定骑手的月收入,以及其能否从事相关工作。

 3.钱去哪了?美团的横向和纵向扩张

以上我们主要厘清了两个问题,第一,平台对商家,尤其是小商户,收取的佣金是很高的,而且是在逐年上涨的,这一点从商家的反馈和整体的财报都能体现出来。第二,平台对骑手的成本控制是更加严格了的。平台上升的利润其实并没有给到骑手,并且从商家部分整体得到的佣金也是在增加的,但是,骑手的工资、劳动保障都是在下降的。

那么问题来了,钱去哪了?

一部分像我们刚才说的,给到了中间商。但是这部分钱也是被美团算到给骑手的钱当中的,实际上的利润去哪了呢?我们再回顾一下,之前美团给广东商户协会解释的时候怎么说的。用美团自己的话说,“平台的绝大部分收入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 其实就是说用来做自己的业务扩张了。即,用消费者的消费,和盘剥中小型商家和骑手,来盈利和扩张业务。所以下面第三点我们就说一下美团的扩张史。

美团财报。

从美团的财报来看,美团在新业务方面每年都是亏损的,从酒店(利润里比外卖更高)和外卖部分转来的钱用来补贴了新业务的扩张。一般来讲,企业的扩张主要通过横向一体化战略和纵向一体化战略。横向一体化简单来说就是扩大生产规模,降低成本,在某一个行业或部门内达到优势地位。纵向一体化简单来说就是在上下游供应链上进行扩张。

从美团的角度来讲,美团目前达到了行业内的垄断地位。从最开始的千团大战,百团大战,到三足鼎立,再到现在的美团、饿了吗二选一,美团在很多地区已经占到了市场的60%以上,有些甚至达到90%。

另一方面,美团也一直在向其它领域扩张,尤其是在供应链上做了很多尝试,例如美团单车,还有美团优选(社区电商,已经覆盖全国90%以上的市县),农鲜直采(加大农产品直采力度,降低中间成本,提升供应链效率),美团闪购(促进鲜花、药品等消费,将餐饮外卖用户转化为非餐饮类消费者),美团买菜,快驴 (商家后台系统,可为美团外卖商家提供财务对账、商品管理等服务,其中“快驴进货”为美团外卖平台商家提供食材、一次性用品、酒水饮料等进货服务)。所以美团在新业务,尤其是零售电商和供应链上投入了大量的资本。

另外,还有在技术方面的投入,包括美团17年上线的“超级大脑”,无人驾驶配送车辆,技术算法的投入等。美团分別於 2015 年、2016 年、2017 年及截至 2017 年及 2018 年 4 月 30 日止四個月产生人民币 12 亿元、人民币 24 亿元、人民币 36 亿元、人民币 9 亿元及人 民币 19 亿元的研发开支。2021年4月,美团更是配股和发债筹资近百亿美元,称将用于科技创新,加大在无人车、无人机配送等领域前沿技术的投入,以及一般企业用途。野村证券在研报中也指出,为了支持社区团购等新业务发展,美团筹集的近百亿美元资金将使公司手头的现金高于拼多多和京东。完成再融资后,美团将拥有180亿美元的净现金,而拼多多则为170亿美元,阿里巴巴为 516亿美元,京东为157亿美元。

我们可以考虑一下,这些技术的“进步”,会如何进一步影响到骑手和消费者。在骑手方面,算法已经在逐步缩短订单配送市场、增加骑手订单量、以及外卖员工的工作时长(见义联报告和郑广怀报告2018)。而在消费者方面,则是对用户隐私和信息的收集、广告推送的精准化。近年来多次爆出的大数据杀熟,就是利用平台收集的海量用户信息及数据来对用户进行精准识别,基于用户的消费习惯,对消费能力高、消费意愿强的用户展示更高的价格,来赚取更多的利润。

除了科技梦之外,美团和王兴还有金融梦。作为消费者比较熟悉的可能是美团月付的功能,近年来美团多次在其平台上取消支付宝支付渠道,为了鼓励消费者使用自己的美团月付功能,以及腾讯系的支付功能(腾讯持股近20%,腾讯现任总裁刘炽平为美团非执行董事)。不能用支付宝付款其实只是开始,美团真正想做的是美团月付,通过美团月付进入金融领域。为了这个目的,有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开通了美团月付的金融服务。并且因为这个欠款上了征信名单

2015年至今,美团已通过收购或发起成立等方式,获得6张金融牌照,分别为商业保理、网络支付、网络小贷、民营银行、企业征信与保险经纪。目前,美团钱包已上线美团信用卡、借钱、买单、生意贷、理财、美团互助等金融服务。但其中的重头戏还是以“美团生活费”和“生意贷”为名的借贷产品。美团生活费主要是面向个人,生意贷是向商家提供贷款。可以说,美团积累的数据和场景让其更容易发展金融。毕竟早在2015年,王兴就喊出美团要“打造一个千亿元资产规模的金融事业”。这一金融梦无疑会让美团“更大更强”,却未必会更好的服务于小商家、骑手和消费者,反而会让其在多方抗衡中获得更大的权力。

4. 结语

最后我们再回到之前美团的三点回应。

首先,商户的佣金并不是10%-20%之间,在美团达到市场垄断的地区,小商户的佣金大部分在20以上,甚至达到26%,而且美团有各种霸王条款,强迫商户和消费者二选一。

其次,佣金也并不是大部分给了骑手,我们看到骑手的工资并没有随着美团业务的上升也获得提高,相反,骑手的收入和保障都是在下降的,大量的众包骑手连基本的劳动关系都得不到承认,这其中平台给中间商的钱,其实一部分是为了转嫁自己的雇主责任。这一点从外卖骑手和整个外卖行业的发展历史中也可以看出来。

最后,美团所谓的将钱投入专业配送,数字化建设,其实是在进行商业扩张,在外卖行业取得垄断地位之后,开始进军上下游供应链,并且通过技术升级、金融服务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商业帝国版图。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美团的三点回应要么偷换概念,要么避重就轻,反而泄露了资本的真实目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

046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与外卖骑手在一起:“打工人有力量”暑期特别活动——骑手调研邀请

“与外卖骑手在一起”调研招募活动更新

沈阳骑手的反抗——接253单后原地点击送达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