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宝胜 Baosheng Guo

乌克兰战事与中俄世界新秩序

發布於
这是在中俄联合声明发布之前、在乌克兰战争爆发前23天发表在议报的文章。文中提前预见的大部分情况都已经发生了。

乌克兰战事与中俄世界新秩序


郭宝胜


乌克兰战事一触即发、十万火急,正牵动全世界的注意力。1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警告普京,假如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将会蒙受前所没有的巨大后果( enormous consequences ),并有可能对普京个人也进行制裁。另外拜登强调,侵略乌克兰将会是二战以后最大的侵略战争,它将会改变世界( It would be the largest invasion since World War II. It would change the world )。拜登何出此言?


众所周知,世界局势正发生巨大的变化,独裁政权正在集结,并对周边国家不断进行挑衅扩张,中俄两国企图重构冷战之后的世界秩序。中俄、中俄伊朗频繁进行联合军事演习,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现在对乌克兰剑拔弩张,中国非法控制了南海7个人工岛,并对台湾不断骚扰而且明言要进行统一和征服。中俄这两个对内镇压对外扩张的强权与二战前的德日法西斯非常类似,一方面由于经济和军事力量的提升,各自正妄图通过武力实现自己地区霸权的梦想,另一方面正强化联系并结成类似二战时轴心国一样的联盟,通过发动世界大战、打造属于独裁威权的国际新秩序。而侵略乌克兰只是中俄两邪恶轴心改变、重构国际秩序的前奏,如果俄罗斯侵占了乌克兰,那么欧美的安全马上会受到直接威胁,而且也关联到中共武统台湾、扩张西太平洋,这一切,就是拜登总统所说的乌克兰战事会改变整个世界的原因。


习近平有中国梦,而普京有他的大俄罗斯之梦。简单来说,普京的梦想就是要将俄罗斯变成前苏联一样的超级霸权,恢复二战之后雅尔塔体系中苏联的霸权和势力范围,将北约从前苏联诸国清除出去,并将前苏联加盟国家(如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等)和受苏联控制的国家(如波兰、捷克、匈牙利等)或占领或控制,全部划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这正如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 )最近针对乌克兰局势所说:“我们不再是雅尔塔的时代”( We are no longer in the Yalta times )。他还说: ‘势力范围’的概念在21世纪无立足之地( Notions of ‘spheres of influence’ have no place in the 21st century. )。这些话首先是警告俄罗斯,现在不是1945年美、英、苏三国首脑将欧洲以及整个世界一分为二的时代,当时一半的欧洲甚至柏林的一半都划为苏联的势力范围,俄罗斯妄想将一半欧洲划为自己的势力范围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另一方面,博雷利也提醒美、英、俄,不是他们就可以决定欧洲的命运,欧洲有决定自己命运、抵抗俄罗斯扩张的实力和权利。


雅尔塔体系是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苏联主席斯大林于1945年2月4日至2月11日期间,在苏联克里米亚雅尔塔举行会议,制定了二战后的世界新秩序和大国分配原则,当时制定的雅尔塔体系基本上就是美苏两超级大国主宰全球,平分欧洲、亚洲等地缘政治疆域,这个体系一直持续到冷战结束、苏联解体后才告终。正如根据法广报道,法国《费加罗报》记者 Isabelle Lasserre 最近撰文认为,通过对乌克兰保持军事压力,俄罗斯总统普京梦想重振前苏联帝国的雄风,逐步恢复雅尔塔体系。去年12 月 17 日,俄罗斯胆大妄为,居然向美国和北约书面提出自己的所谓安全需求,核心就是将北约不仅彻底剔除出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而且清除美国在东欧及欧洲的影响力,俄罗斯要建立一个新的雅尔塔体系,重新绘制欧洲地缘政治版图。


著有《普京的俄罗斯》(Putin’s Russia)一书的美国作家 Lilia Shevtsova 也在最近《纽约时报》撰文《乌克兰只是普京棋局上的一小步》,其中写到:“普京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当前的目标是让乌克兰重返俄罗斯轨道。但那只是一幅更大画面上的一笔。普京的计划是宏伟的:保证俄罗斯个人化权力体系的生存,在此过程中重塑冷战后的格局。从西方迄今为止尴尬而痛苦的反应来看,他可能就快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了”。俄罗斯步苏联的后尘,迅速崛起成地区霸权并威胁到西方的安全与利益,这是西方没有预料到但现在不得不接受的现实。觉醒的欧洲和美国唯有拼全力遏制和威慑俄罗斯的霸权扩张,才是避免欧洲陷落在普京的邪恶帝国手中。


跟普京一样,习近平自上台以来就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为他的施政目标,而且时间点规划在二个一百年。伟大复兴不仅是祖国统一、收复台湾,而且要复兴到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比如康乾盛世、比如元明王朝,这就是要在东亚确立霸主地位,叫朝鲜半岛、日本,包括越南、菲律宾在内的整个东南亚都臣服在习大帝脚下,而且突破第一岛链,与美国平分太平洋,正如习近平很早就对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所说:“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另外,通过一带一路,将亚欧非和拉美、太平洋诸国,也都归附在中国的势力范围之内。这也就是习近平要绘制的全新的世界地缘政治版图,是他经常念叨的国际新秩序和全球命运共同体。


普习二人的梦想版图虽然有冲突的地方,例如在中亚地区,但总体而言可以与美国三分天下,而且中俄在地缘政治对付美国上,有高度一致性。普京要将美国从欧洲驱逐出去,而习近平要把美国从东亚、西太平洋驱除出去,普习二人实现梦想的最大障碍就是美国,所以两人有千万个理由连成一体、结盟对付美国。普习二人的梦想也许就像奥威尔在政治寓言小说《1984》中所预言的,世界将由三个大国统治,中俄美届时三分天下,然后中俄联手继续对付美国、直至统治全世界。


除了地缘政治版图外,普习二人妄图打造的国际新秩序的核心本质是以专制、威权政治制度来一统天下,将中俄体制推广到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国家之中。正如习近平一直试图将中国治理模式推广到全世界一样,普习二人就是要给全世界证明,中俄的威权、专制体制可以战胜自由民主体制,而且更有利于全世界的发展和安全,是全球最佳发展模式。所以中俄与美之战不仅是地缘政治之战,而且也是自由民主体制与专制威权体制之战。因此,拜登政府一上台,就明确地将美国与中俄两国的竞争对抗定位为民主与专制、自由与威权之争,并组织全球民主峰会,将全球民主国家组织团结起来,对付被排斥在全球民主峰会之外的专制、威权国家。这两个阵营的对抗冲突,目前来看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激烈,除了价值观、经济文化、科技军事等的对抗外,目前最突出地表现在乌克兰与台湾两个“火药库”上。


普京为了实现其重归苏联霸权的梦想,早在2008年就对格鲁吉亚发动战争,扩张自己势力范围。2014年又在克里米亚制造内乱、发动战争,将克里米亚全境掠夺到手。西方虽然制裁了俄罗斯,但后者损失不大,这就鼓励了普京继续为实现其梦想得寸进尺。现在普京将10多万大军压境乌克兰北部和东部、并准备好战后亲俄政府成员,虽然俄罗斯还在与美欧谈判,但是众多美欧政要都认为战争迫在眉睫、一触即发。如果俄罗斯占领或控制了乌克兰,那么欧洲的门户就将丧失,东欧及波兰,紧接着波罗的海三国、德国等国将受到威胁,普京要瓜分欧洲的梦想就更加接近。


如果普京吞并了乌克兰,那么就极大地鼓励了习近平,后者就会加快武力侵占台湾的进程。 也许更加让人担心的是,普习二人早就对乌克兰和台湾有完整计划,他们会采取背靠背战略,先互相配合夺下乌克兰,然后共同努力,再夺下台湾。这在1月28日中国外交部长在与布林肯对话时,强力维护俄罗斯利益、替俄罗斯说话的情况就可知悉。目前在乌克兰立场上中俄完全一致,今后在台湾的立场上,两国也会高度一致而且会高度配合。乌克兰是欧洲的门户,同样,台湾是美国的门户,台湾一丢失,那么关岛、夏威夷乃至整个太平洋和美国本土就都会受到威胁。如果美国与欧盟最终没有办法保住乌克兰,那么同样的逻辑也会让世人认为美国没有办法保住台湾。


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齐曾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在二战时发生的德日法西斯结盟,然后发动世界大战,重构国际秩序的一幕,今天在中国和俄罗斯身上重新演绎出来了。对此,民主自由国家大家庭,绝对要提高警惕、剔除绥靖、不惜一战。实力实现和平,各民主国家人民,要精神抖擞,作好与中俄两个邪恶强权进行世界大战的准备。当然,中俄两国最终也逃不出历史的宿命,它们也会如德日意法西斯一样,初期嚣张狂妄、攻城掠地,但在世界民主国家的强大盟军反击下,最终溃不成军、土崩瓦解、彻底落败,而习近平和普京两人,如果没有被盟军击毙的话,就会被押上类似纽伦堡、东京大审判一样的审判台,以反人类罪和各种罪大恶极的罪名受到全世界人民和人类历史的正义审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