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

書籍翻譯及自由寫作者,喜歡閱讀、思考、探索,不相信凡事只有一面,Nothing is impossible.

最後的探戈?

到底在五窮後是否會六絕呢?還是香港已經淪落為長期絕望城市呢?港股在六月第一個交易日抽升771點(幸好不是777點),中概股網易也宣布到香港第二上市,到底這是不是末日前的最後探戈呢?當香港人大排長龍申領BNO,湧往美資銀行開離岸戶口,中資資金就大舉進入把握最後的黃金機會。

A portrait of George Floyd hangs on a street light pole as police officers stand guard at the Third Police Precinct during a face off with a group of protesters on May 27, 2020 [Stephen Maturen/Getty Images]

美國因為白人警察警暴案令全國怒火燃燒,多個城市要實施宵禁或進入緊急狀態,就連特朗普都要躲入白宮地堡「避難」,似乎分散了市場的注意力,但大家心知既然中國一意孤行要在香港落實國安法,侵侵也肯定會褫奪香港的特殊關稅、貿易和貿易地位。由於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單邊安排,美國要怎麼做,根本可以不用任何理由,中國連批評的資格都沒有,多說一句都是「干涉美國內政」,林鄭政府那些只會對北京言聽計從的奴才當然也沒有甚麼可說,就連派個官員去美國遊說都不敢,生怕觸犯國安法,背叛國家。

當香港還是殖民地時,港英政府在六四事件後一直努力向美國遊說,每年延長當時的最優惠國待遇,令中國艱困的改革不致走回頭路,今日中國官員有沒有知恩圖報呢?到底香港在哪個時代最有高度自治權,大家心裡有數。中國和香港現在心裡最沒有數的是侵侵,知道他已啟動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地位的程序,但到底他會做得幾盡幾狠呢?美國國內的種族矛盾到底是令親親無暇以顧,還是令他更用力轉移視線呢?

President Donald Trump looks at reporters asking questions as he returns to the Oval Office after delivering a statement on China at the White House May 29, 2020 in Washington, D.C.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一眾在美國上市的中資概念股就是知道末日到,所以紛紛申請到香港第二上市,繼續在金融市場大玩金錢遊戲,孰料可能正從一個末日之場,逃亡至另一個末日之場。若然美國只是貿易上和政治上「制裁」香港,那可能還後果可控,但若然在金融上,甚至貨幣上將香港與中國等同,港元要被迫與美元脫鉤,就是一個不可控的局面。當香港不再是可以和美國這個超級金融系統自由接軌的市場,就連港元都可能不再可以自由兌換美元,淪為一個普通的中國金融城市,中國資本在這裏洗錢、買貨賣貨、吸引海外資本,以及透過港元作為這個封閉大國最方便的國際資金流通渠道,全部瞬間玩完。

Photo credit: Raysonho @ Open Grid Scheduler / Grid Engine

以前舊世界的政治是講求妥協的藝術,但今天不講這套,喜歡硬碰硬,「鬥大」,看誰玩不起。美國的侵侵如是,中國的習大大如是,一個日日狂言妄行,一個深沉獨斷,兩人都是鬥大、鬥硬、鬥面子,不能輸的領袖,絕不妥協。香港人的攬炒策略就是看穿侵侵和大大兩大領袖的「小心眼」,將中國的盲點、弱點和缺點全部攤在全世界前,又將侵侵成功拉落水,變成一場世界級大戰。結果難料,香港肯定不再一樣,中國、美國,甚至世界會否同樣不再一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一国一制和一国两制、黄仁宇的视角、连体婴手术 关于“《国安法》与香港的未来”

瑞幸:割把“洋韭菜”,却让“中概股”买单!不是民族之光,而是民族之耻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