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貓狗情緣] 最懷念的吵鬧貓聲(二)是貓似狗

NONO逛四合院廊道逛到了柱子,竟然毫不思索,抬起後腿就好似狗一般的撒尿!

前一代賓士貓NONO和現任的花花,說相似頗相似,都是黑背白肚;說不像也非常不像,NONO頸部是個白色大圍巾,面部幾乎全黑,只有左頰白底,而花花則是額心向兩側下方畫出了白嘴巴,只有鼻心一塊黑,圍脖部分相對少了很多白底。

或者這麼說,NONO是戴了白狐圍巾的上流貴婦,花花則是穿著黑色小禮服內搭白衫的拘謹姑娘。

白胸脯似貴婦的白狐圍巾。

話說回NONO,約莫三個月大來到貓家,自進屋的那一刻,嘴上基本沒停過,喵啊嗷喵的,而且忒響亮,不時必須出聲制止她「別叫了、別叫了」。她這前前後後裡裡外外,把當時二房一廳一廚一衛的貓家格局逛了個遍,幾乎每個角落都有意見,不時發出點評。

一天,某人打開房門正要出去丟垃圾,當時住的四合院格局,垃圾都是統一收集一處的。NONO竟然屁顛屁顛地邁開腳步,也踏出門去,就跟著某人走,走到開始生膽量了,她就跑在某人面前,一路大步向前走,神情彷彿君王一樣得意洋洋,叫我和某人看得不時笑岔氣。

這位貓女皇有袋子就想鑽。

某人有幾回想捉弄NONO,先是陪著她走了一段,看她走在前頭,等到轉角或有空窗地方,故意躲了起來,觀察NONO的反應。這一躲,不得了,原本是趾高氣昂大步流星的NONO一回頭,發現「欸把鼻怎麼不見了?」立馬猶如高分貝的喇叭,喵吼得整棟都是貓嗚聲....我和某人又是大笑又是害怕她吵壞鄰居的,趕快出現她面前,然後聽她聲音轉小但仍舊碎念不停。

再一回,NONO逛四合院廊道逛到了柱子,竟然毫不思索,抬起後腿就好似狗一般的撒尿!

我和某人驚呆了,貓咪尿尿不是都是後腳撐著把屁股抬高高的撒,會跟狗一樣,看到柱子就抬腿撒尿做記號、畫地盤嗎?

和當初的獸醫師聯繫,他開始時表示,貓和狗有類似之處,公貓有時也會抬腿尿尿....當時的我眼珠子一轉,弱弱地問道:「她不是母貓嗎?」獸醫師方才如夢初醒地喊道:「對呀,她明明是母貓!」

由於發生原因很難查考,後來我和某人討論一番,認為NONO可能待在獸醫院的那兩三個月,跟獸醫師的黃金獵犬學習了這項本領。大汗。

似狗的作為不只上述一樁。NONO喜歡類似玩丟飛盤的遊戲,有一回她發現桌上的小髮圈,玩性大起,把它撥下桌底,某人撿起故意往遠處丟去,NONO就叼回來放在某人腳下,再丟,再叼......這來回跑期間還汪喵汪喵的,換著狗叫聲的感覺。

玩嗎?玩嗎?(隨時準備衝出去)

某人不陪玩了,NONO就跑到浴室哭,哭聲特別宏亮,讓我哭笑不得:聽說妳是貓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貓狗情緣] 最懷念的吵鬧貓聲(一)黑白姐妹花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