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6 篇作品累積創作 34107 

论语漫读(36):何为则民服?—孔子主要就是教如何维护统治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为政第二)。哀公是鲁国国君,“哀”是后人给他的谥号,对他一生的评定。谥法上说,“早孤短折曰哀,恭仁短折曰哀”。总之就是死得早没有什么作为的意思。但鲁哀公活得也够长的,生卒年为前521―前468年,53岁死的。

论语漫读(35):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孔子是“打太极”的老祖宗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为政第二)。子张,复姓颛孙、名师。子张是他的字。他是孔门第三批学生,性情偏激,有些像子路。他向孔子请教如何做官。“禄”指俸禄,“干”是谋求,“干禄”就是谋求俸禄,引伸开来就是如何保住官职。

论语漫读(34):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为政第二)。“由”是子路的名,子路是他的字。子路是孔子早期的学生,年龄与孔子差得不多,只比孔子小九岁。据史记记载,“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还曾向孔子动拳头。但被孔子以礼折服,才拜孔子为师。

论语漫读(33):攻乎异端—会妨害学习为政之道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为政第二)。这句话,关键是“攻”字如何解释。一说是攻读、专研的意思;一说是攻击的意思。比较之下,前者合理多了,说得通。“异端”就是异端邪说旁门左道。整句话字面的意思就是,“专研异端学说,为害很大”。那在孔子眼里,什么是“异端”呢?

论语漫读(32):思而不学则殆—孔子缺乏逻辑思维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为政第二) 。孔子说,“只知道学而不思考,就会迷惑;而只思考而不学习就会疲怠”。“罔”是迷惑的意思了。“殆”有两个含义,一是危殆,一是疲怠。结合孔子另一句话,解释为疲怠更合理。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卫灵公第...

论语漫读(31):“君子周而不比”与亲疏有别相互矛盾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为政第二)。这是孔子在告诫作为君子,应当如何处理与他人的关系,用小人来反衬。孔子认为君子应当对人一视同仁,而不应当厚此薄彼,与一些人关系亲密,而与另一些人关系疏远。而小人正相反。周,是普遍的意思。比,是亲近的意思。

论语漫读(30):先行其言—君子应率先垂范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为政第二)。《论语》中,记载了孔子对君子和小人的许多论述。但却没有给君子一个完整的定义。可以肯定的是,君子有一定社会地位,然后,还要具有较高的道德、品质和修养。孔子对君子的论述就集中在这些方面。但根据这些要求,我们也只能知道不符合这些要求...

论语漫读(29):君子不器—君子通而专,专能易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君子不器”(为政第二)。这是《论语》中最短的一句话。但很有内涵。器指器具,有专门的用途。碗是用来盛食物的,杯子是用来喝水的。君子指有地位有学识有教养,志于治国安邦的社会精英。作为古今适用更一般化的理解,君子就是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孔子认为,君子不应像器具那样,被塑造成只有专门用途而不能变易。

论语漫读(28):“温故而知新”和“述而不作”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为政第二)。孔子说,通过温习过去的知识或经验,能有新的体会和认识。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为人师长,教化他人了。人类获得新的知识有两条途径。一是从过去的经验中总结出规律,外推而用于解释现在和预测将来,此为归纳法;二是从已有的一般性前提出发,推导出具体的陈述或个别结论。

论语漫读(27):人焉廋哉—良鸟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为政第二) 此为孔子考察诸侯大夫之语。孔子当年带着一帮学生,辗转于列国之间想谋得一份差事。虽说诸侯多不待见他,但他老人家还很挑剔。不符合他的期望和标准,一言不合,拔腿就走。《左传》记载,卫国大夫孔文子准备攻打他的女婿,就去征求孔子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