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讀行

本來環遊世界,當下遨遊書海

我不是我的我:讀《餘生》李登輝自傳

發布於

最近李登輝逝世,台灣各界一片追悼之聲,反而香港好像沒有什麼迴響。我一向對李登輝認識不深,小時候更覺得他是個“壞人”,一手拆散了國民黨令陳水扁上台,還曾經參拜日本的靖國神社。不過從最近懷緬的文章看來,李登輝又被譽為“台灣民主之父”;我心裡好奇,台灣民主不是由蔣經國開始的嗎?因為這些疑問,我從台灣訂來李登輝的最後自傳《餘生》,並參考了網上的評述,得出一個頗為有趣的答案。

台灣的民主之路,無疑由蔣經國開始。在他統治的最後幾年,蔣經國解除戒嚴,放鬆黨禁,提拔了不少台灣本省的精英-- 李登輝便是其中的表表者。曾經加入共產黨的他,仍然被蔣經國大膽舉薦為政務委員,而且仕途一帆風順,在短短數年間由政務委員躍升至台北市長,台灣省主席,以至副總統。傳聞蔣經國最是欣賞李登輝勤奮認真,卻不群不黨,不出風頭的性格。所以最終力排眾議,選擇李登輝為副總統,差不多就是欽點他為接班人。

李登輝在自傳中憶述,在他初任台北市長之時,蔣經國每晚都會來到他家,與他討論當日政事。

1988年蔣經國驟逝,李登輝繼任中華民國總統。但可能蔣經國也沒有預計自己離世得如此倉促,所以在繼承人方面並沒有仔細安排。據李登輝自己的描述,他當時是個空頭總統,“沒有權力,沒有部署,沒有派系,無法命令軍隊,掌控不了情報機關”。在黨政軍中他充其量只掌握了政務權力,而且周圍的政敵虎視眈眈,蔣介石的遺孀宋美齡特地從美國來台主持大局,掌握軍權的郝柏村更揚言有他在,“十五年內都不會讓李登輝為所欲為”。

在這些時刻,李登輝表現得像一個馬基維利式的弄權好手-- 他先是三番四次的重申奉行三民主義反攻大陸的方針,每天到蔣經國靈前致敬,藉以麻醉政敵;再以借力打力,分化拉攏的方式,首先和郝柏村合作取代掌握黨務系統的李煥,然後明升暗降,將郝柏村升為行政院長,從而將他剝離軍事系統。接著,他又透過百合花學運累積群眾壓力,將尸位素餐的萬年國代趕下台。經過一連串的鬥爭,李登輝成功在上台四年後正式掌握權力,開始推行他的民主改革。

李登輝與郝柏村

不過與一般的弄權政客不同,對於李登輝來說掌握權力只是工具,而非目標。由此至終,他從政的初心就是希望透過推動台灣的民主化,讓下一代能夠活在一個多元進步的社會裡,擺脫舊中國中央集權,既得利益者透過依附政權成為特權階級,用人唯親利益輸送的貪腐制度。簡單點來說,就是讓人民擺脫奴隸思維,令台灣不再需要有皇帝。而最直接達成這目標的方法,就是讓台灣實現一來一往的政黨輪替。這解釋了為何當年李登輝一手離間連戰和宋楚瑜,令民進黨的陳水扁漁翁得利驟登大位,實現首次政黨輪替;也解釋了為何他在退下火線後一時支持馬英九,一時支持蔡英文的多變形象;這亦解釋了,為何他卸任總統後沒有緊抓權力,而是以培養和牛為樂-- 就像全身而退的華盛頓一樣,在他放下黨政軍大權的時候,李登輝亦從中國歷史上常見的統治者,一躍成為華人中難得一見的政治家。

李登輝能夠有如此素養,在於他不止是一個中國人。以台語為母語的他,年青時接受的是日本戰前注重修養和奉獻的全人教育,從政後又在蔣經國的耳提面命下成長,所以有評論形容他同時具備“台灣人的親切,日本人的公私哲學和纖細,以及中國官場的進退和謀略”。而且正因他以身為台灣人,甚至半個日本人自豪,所以他能夠擺脫傳統中國“大一統”的觀念,以台灣總統的身份和中國抗衡。

李登輝一生以接受日本文化熏陶自豪

不但如此,在李登輝從政前,他首先是一位學者。所以對他來說,弄清楚“為何”行動,與“如何”行動同樣重要。在李登輝的自傳中,他不厭其煩的反復重申政治理念,以至他的做人哲學;卻甚少談及他當年如何掌權,如何執政。李登輝曾用一句話總結自己的做人哲學:“我不是我的我”。這句話曾被人批評故弄玄虛,但其實簡單來說,就是放下自我,以奉獻大眾的精神為人處事。這哲學的來源,一部分來自基督教中“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的器皿精神,一部分來自德國哲學中“自我超越”的概念,但有更大部分卻來自日本武士道中“捨己奉公”的態度。

我們一般理解“捨身取義”這概念,都會覺得是一瞬間的事,例如勇者衝入火場救人,或烈士走上戰場慷慨就義。但對李登輝而言,捨身取義卻是一種我們在任何時刻都在實踐的生活態度-- 我們每一刻都在選擇,或是按著自己的性情利益出發,或是以民眾公義的立場主宰自己的行為。捨己奉公的態度有兩個結果,一方面在放下自我後,我們不再被自己的私慾、情感、甚至意識形態蒙蔽,能夠以平靜理性的態度作出最適當的決定;另一方面從大眾的角度出發,我們也能夠看得更遠更深,得出常人未必有的結論。就是這態度,令李登輝能夠以棋手的姿態,冷靜耐心的逐一將他的政敵鬥倒;也是這精神,令他的目光能夠超越政黨的利益,一心以台灣人民為依歸,達成政黨輪替的“寧靜革命”。

李登輝好學不倦,熱愛反思,甚至有人稱呼他為“哲學家總統”

李登輝身高一點八米,在照片中常高人一頭。經過檢視他一生的事跡,感受到他捨己奉公的精神後,我感覺他在相片中好像更高了。現在斯人已逝,但典型在夙昔,就如他在最後一次公開出席選舉晚會中說道,“台灣要交給你們了”。但我們準備好接棒了嗎?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