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min

左手感性寫文字、右手理性寫程式 喜歡文字但目前在寫程式的網頁工程師 台灣台南人,五都都待過的流浪人,北漂狀態中 希望能雙手一直寫下去,留下更多值得回憶的事物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1

懷念起以前因為學校宿舍實在太常沒熱水,尤其又常常在冬天時發生。

這種天氣洗冷水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啊!導致我對學校男宿的淋浴間有很深的怨念。

但宿舍真的很便宜就算了,沒想到出社會後還是有熱水的困擾,但還是很便宜...

只好寫寫小說洩忿。



淋浴間 1


這是一間歷史悠久的宿舍,但由於價格跟其他學校相比實在太便宜,於是每個同學也

不會有任何怨言。


唯一會有怨言的就是洗澡的地方,那是一個同時擠下淋浴間、小便池跟曬衣場的地方

,淋浴間有兩排,一排八間,總共十六間,而一層樓大概有快五十人的學生,於是每到晚

上約十點左右,總會有一堆人爭先恐後的要洗澡,因為這時候才有熱水。


要是太早洗有時還會有熱水不夠熱的窘境,所以想早點洗也不行,沒搶到的同學只能

越來越晚洗。


由於那個空間的燈是感應到人才會亮,偏偏半夜十二點過後常常不靈敏,於是太晚洗

的同學就只能面臨伸手不見五指,摸黑洗澡的狀況。


鈺仁是個剛進來的大一新生,懶得跟其他人搶洗澡的時間所以常常拖到半夜一兩點才

洗,這時間烏漆麻黑狀況不講就算了,經常是整個空間只有他一個人在洗澡。


這天鈺仁電腦玩太久,拖到室友都洗完澡準備睡覺了他還沒洗,看看電腦的時間已是

半夜兩點,於是趕緊拿著洗澡工具快步走向淋浴間。


黑漆漆且靜悄悄的走廊只有鈺仁一人的腳步聲,看著別間寢室的人不是都已熄燈就寢

,就是專心的玩電腦。


走到淋浴間,鈺仁本想選擇第二間,但不知為什麼今天門鎖好像卡住了,怎麼拉就是

打不開,於是便放棄而選擇了倒數第二間。


走進去後,轉身將門鎖往左扣上,先將開關謹慎轉好再打開蓮蓬頭,要不然常常會被

突如其來的熱水燙到,以前就有過經驗。


調好之後,往上一扳,溫熱的水隨著蓮蓬頭呈拋物線流下來,整個空間就只有嘩啦啦

的水聲,十分安靜。


雖然水的溫度剛剛好,但今天鈺仁卻覺得腳底板很涼,淋浴間的地板是相通的,所以

空氣會流通,如果剛好隔壁有人洗澡的話,水也是會流來流去的。


鈺仁心想: 「因為是倒數第二間,比較靠近窗戶所以比較涼吧。」


於是便也沒想太多,繼續洗澡,洗完之後擦乾身體準備穿上衣服,正當穿到一半的時

候,突然有水從門上灑過來,鈺仁頭髮、身體、跟衣服都全濕了,而且還是冷水,搭配著

窗戶過來的冷風讓鈺仁直發抖。


鈺仁十分生氣道:「誰啊。」


正當鈺仁說完後,又有水灑了過來,這次是熱的,剛好讓他發抖的身體停了下來,但

他卻更加的不爽,也不管內褲還沒有穿,打開門鎖奮力一推,門急速的繞了一圈撞到隔壁

的門,『蹦!』的一聲在這寧靜的空間迴盪。


但是,沒有人,一個人也沒有,鈺仁甚至連逃跑的腳步聲也沒有聽到,心裡充滿生氣

且疑惑的心情回去把衣服穿好,氣沖沖的回到寢室放好衣服,準備下去二樓跟宿委報備這

件事情。


室友都被鈺仁發火的行為嚇了一跳,停下手邊的遊戲轉頭看了一下他,但為了不被掃

到颱風尾於是又轉頭繼續玩電腦。


鈺仁放完東西之後氣沖沖的從八樓不停按下樓的電梯,電梯到了之後馬上衝進去坐到

二樓,走到宿委的房門外,雖然怒氣沖天,但他還是很有禮貌的敲門。


「怎麼了?」打開門的人略顯不耐煩,畢竟現在都半夜兩點多了。


「有人在我洗澡的時候胡亂潑水,可以請你們調一下看哪裡的攝影機抓住他嗎?」怒

氣沖天的鈺仁使得他忘記宿舍裡面根本沒有攝影機。


但宿委沒有馬上糾正他,反而耐心地問他。


「請問你是住在幾樓?」


「八樓。」


當宿委聽到八樓之後眉頭皺了一下,隨即又問:「請問你是使用左邊那排倒數第二間

嗎?」


「對啊,怎麼了?」鈺仁不解宿委怎麼會知道,又為什麼要問這樣的問題。


「同學,以後不要用那間。」宿委神色緊張的說道。


「為什麼?」非但沒幫忙揪出兇手,反倒指責我不該使用那間,鈺仁感到十分奇怪。


「反正不要用就對了!別問那麼多,時間也不早了。」說完不等鈺仁反應,便迅速地

把房門關上。


被宿委突如奇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心中的疑問也漸漸取代了原先的怒氣,帶著許多問

號回到了寢室,由於時間真的已經很晚,於是不想太多便上床睡覺。


隔天一早,清晨六點。


一道尖銳的尖叫聲畫破長廊,整層宿舍的人紛紛睡眼惺忪的打開房門看究竟是怎麼一

回事。


鈺仁也被這尖叫聲嚇了一跳,從床上下來打開房門。


聲音是從廁所那邊傳過來的,一堆人走出來後開始紛紛議論,「是誰在叫啊?」、「

看到蟑螂嗎?」、「去看看好了」。


大學生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揪團,無論大小事,小至上廁所,大至出門遊玩,於是一

群人便開始走向廁所的方向,鈺仁心裡好奇便也過去一探究竟。


圍觀的人群中皆呆若木雞的看著倒在門邊驚惶不已的掃地阿姨。


掃地阿姨嘴巴微張,手指不停發抖地指著前方,半開的門隨著窗戶吹來的風一搖一晃

的,有人看了一陣子之後,首當其衝地走向前看裡頭究竟發生什麼事。


沒想到第一個同學看了之後,也尖叫了一聲隨即往後跌倒。


鈺仁阻擋不住好奇心的萌發,於是也決定上前查看。


一看,裡頭的景象令人背脊發涼,全身爬滿雞皮疙瘩,一時還無法接受的鈺仁站在那

一動也不敢動,只能不停地顫抖,似乎一動就會發生什麼重大的事情一樣。


一個人,不,那慘狀已不是人,背對著門,全裸的俯在蓮蓬頭下,全身呈水腫狀態,

紫清色的漬在皮膚上一塊接著一塊,以極其詭異的姿勢攤在那裏,頭斜斜的掛在一旁,之

所以會形容『掛在一旁』,那是因為根本已跟身體骨肉分離,勉強用頭髮纏住蓮蓬頭才湊

在一起,血跡斑斑的沾滿了這一小塊淋浴間。


很快的有人報了警,警察趕來立刻就封鎖了現場,一條黃布成了暫時不能使用這塊地

方的封鎖線。


等鈺仁再次回過神時,他人已經坐在寢室的椅子上。


「你還好吧?」剛睡醒沒有目睹現場的慘狀,但聽他人訴說略知一二的張憲鴻輕聲細

語的安慰道。


張憲鴻是他的高中同學,讀了同一所大學後又很碰巧的在同一間寢室當室友。


「嗯。」鈺仁還在回想剛剛那幅駭人的景象,想著想著便開始乾嘔想吐,張憲鴻坐在

一旁擔心地拍著鈺仁的背試圖讓他好受一點。


鈺仁不斷心想:「到底是誰做出那麼慘忍的事……」


畢竟常看恐怖電影的鈺仁看久了其實也知道那些都是假的,會覺得恐怖通常都是電影

帶來的聲光效果,以及逼真駭人的化妝技術,甚至常在各大論壇看恐怖貼圖的他也習慣了

,恐怖貼圖更是常常貼著屍體、內臟外翻、腸肚外流各種令人噁心的圖片。


但也許是親眼目睹,就在眼前於是更加讓人感到驚悚萬分。


稍微平復了點情緒之後,張憲鴻提醒鈺仁等等還有課,若不行不要勉強,他可以跟老

師說一下你身體不舒服,要請假。


鈺仁想也不想的說「不!」畢竟他不想一人待在離命案現場沒幾步路的寢室內,那只

會讓可怕的記憶在他腦海裡更加的揮散不去。


於是平復了心情之後,買了早餐便邁向教室的途中。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2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