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erence

我們是Limerence,癡迷藝文的社群。Limerence意為羅曼蒂克的感情,代表我們對文學、電影與藝術的熱衷,以及想和各位分享的渴望。

今敏、筒井康隆和【盜夢偵探】:「夢」是無限的想像,抑或是最深的恐懼?(下)

--

撰文: Tsuba

--

上週我們一起進入【盜夢偵探】角色粉川的夢境中,探討今敏一氣呵成的分鏡和虛實交錯的敘事技法。今天讓我們一起進入原作者筒井康隆的幻想中,佐以佛洛伊德的理論,揭開【盜夢】的神秘面紗吧!


【盜夢偵探】中夢的原型------筒井康隆的劇情厚度

再來我們談【盜夢偵探】中,作者筒井康隆為各角色的營造的厚度。這裡我也想舉警察粉川為例,因為他是我個人最喜歡的角色。整部片中他先遭遇自己夢中的幻想、理解幻想、再面對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想法,接著試圖解決,最後成功破除心魔,這一連串奪回自己夢境的過程十分引人入勝,輔以今敏精湛的分鏡和Madhouse的製作水平,讓一切都鮮明且有色彩了起來。在他的夢裡,雖然其他電影的片段不停出現,但當別人問他他是否喜愛電影,他卻總是否認,甚至說自己討厭電影,這段便為粉川的人物故事蒙上一層摸不清楚的基調。劇情發展到中段時,他心中泛起了一些記憶的拼圖,模糊地想起高中時他和他的一位朋友共同製作了一部實驗性電影,那位朋友十分有才華且充滿自信,但他卻有些自卑,且認為自己比不上朋友,也不夠有能力從事電影行業。這一段回憶便為原本單純的夢境情節鋪墊上現實的基礎,正如【夢的解析】的節錄所說,「夢境都其實是欲望的滿足」,或許夢裡各電影片段的出現,是在滿足粉川未能達成的那些拍攝電影的渴望,也有可能是在懺悔自己沒有勇氣追尋理想。

而在電影的後段,敵人利用他最害怕的一段夢境,「在自己調查的兇案現場,受害者被槍殺」的那一幕試圖逃跑,而粉川終於決定粉碎過往的膽小,正視過去的渴望和現在的自己,舉槍解決了敵人,在他瀟灑地吹散槍口白煙時,他像是進入了他過往拍攝過的警匪片:勇敢的自己終於打倒心魔,抱著心愛的女主角消失在夕陽裡,今敏無可挑剔的敘事節奏,使這一段走到了粉川歷險的頂峰:發現困難,正視它,並送給它一記最完美的射擊。

故事的末段,萬事回歸平靜,粉川漫步在路上沉澱並享受日常的美好,他轉頭望向大樓玻璃,看到了回憶中的那位朋友。朋友開口了:「你沒有做錯。你只是把我們的電影當作真實生活,所以你當了警察。事實總是來自虛構,永遠記住!」聽完這句話後,粉川露出了久違的一抹微笑,那是釋懷的笑容。故事最後,粉川重新拾起了自己最愛的電影,買了張全票,瀟灑地走進影院,正如他瀟灑地完結了自己的故事,他終於也能用最純的心去面對電影了。筒井康隆為粉川描寫了十分有厚度的冒險故事,有吸引人的開始,也有最令人讚嘆的句點,粉川這個人物體現了筒井厲害的文筆,再藉由今敏的動畫讓全世界的觀眾一同分享這奇幻又令人感同深受,粉川的心境變化。


 

結語

【盜夢偵探】結束在粉川、也開始在粉川,或許今敏想傳達的是夢境和現實永遠是交錯的,我們在現實中逃避某項事物,而那事物則會以不同型態在夢境裡出現,電影中有一句話:「正因為我是人類,所以我擁有多種面貌。」而這世上的所有人事物也都擁有千變萬化的樣態,因此人們遇到難題時,都可以化身成自我的【盜夢偵探】,藉由夢境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那一種型態,讓自己能伸手擁抱自己最害怕的心魔。畢竟,多刺的荊棘在夢中也有可能是柔軟的棉花糖,最複雜的問題,在夢中也有可能像一加一等於二一般簡單地迎刃而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今敏、筒井康隆和【盜夢偵探】:「夢」是無限的想像,抑或是最深的恐懼?(上)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