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秋

一个没有原创性的人。 In the world of poverty, signlessness is best, in the story of love, tonguelessness is best. From him who has not tasted the secrets, Speaking by way of translation is best. (Jami, Lawa'ih)

法蒂玛在十月迁移

發布於
Mohja Kahf, "Fatima Migrates in October"


法蒂玛在十月迁移


穆赫贾·卡赫夫


我是十月的鸟,

迁徙的羊群

我是新国土的第一个女人

谁敢爱我?


我是伊甸园后的夏娃,

在吉达的岸上洗手,

我是这座岛上的克鲁索

用一只乳房给亚伯喂奶

用另一只喂该隐

他们把我撕开


我是卡尔巴拉之战后的栽娜卜

我是地上的人的

最后部落的

最后绝望的最后尖叫


我是科尔特斯时代的马林切

带西班牙征服者上床,

让他成为我的新民族的父亲

某天,他们将砸碎他的头盔


我是俄勒冈小径的女人,

把男人和孩子埋在路边

继续以他们的名义旅行

我是分开大海的哈莉特,

领导我的人民走向自由,


我是在沙中挖掘的夏甲,

对天使挥拳,

从石中取水,

在人类居住地的天空创造一个

新的星座


我从我无限的,

痉挛、蠕动、被新血弄得

滑溜溜的大腿间生出

一个新的世界


我进入历史

砸碎它的窗子,

从它的架子上拿走

我喜欢的一切:


这罐娜芙蒂蒂涂脸的蓝颜料

这块示巴女王的头巾

这把主持九十九个

暴力之夜的女苏丹

沙贾拉特·杜尔的大马士革钢匕首


我拿走祖莱卡嘶哑的欲望

和塔中玛丽的纯粹

我拿走狄多对埃涅阿斯的诅咒

和克娄巴特拉的毒蛇,

因为心是背叛者


我拿走摩西母亲的蒲草篮

我不会任由法老杀戮孩童

我拿走赫蒂彻的财富

和阿伊莎的雄辩

我拿走萨基娜在城市中的笑


和拉比雅在沙漠里的灯

我拿走莱拉胸中的激情,

诗琳唇上的欢乐,

瓦拉达花袖上的欣喜

我拿走汉萨喉咙里的悲叹


我是代尔亚辛村大屠杀的最后幸存者

和伤膝河死者的末裔


我是从尸体的废墟下下爬出的最后一人

我寻找新的国土

我飞向外海


我的世界在我身后燃烧

我的世界是这即将开始的时刻

我是从唇间涌出的

沸腾心血

我是一个处在最后的绝望


和最初的能量之间的女人

我是法蒂玛

你敢爱我吗?

1998

(王立秋 译)

Mohja Kahf, “Fatima Migrates in October”. 译文仅供学习交流。文中出现的人物均为历史上著名的女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