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leungmantao
3.28k追蹤者13追蹤中
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901 
梁文道

即便到了最後,現實和常識的必要

區議會選舉結束之後,許多人認為整個治港策略應該會逐漸貼向現實,慢慢回歸理性。這種猜想當然十分合理,因為如此震撼的選舉結果,將會徹底改變下一屆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構成,極有可能使得中央政府陷入被動,無法如臂使指地決定未來香港的特首人選。再加上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間接危及香港獨立關稅區和金融中心的地位。

梁文道

寫在香港區議會選舉之後:誤判了什麼?

為什麼建制派會在區議會選舉大敗?他們接下來會做什麼?中央政府對這件事情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在試着回答這些問題之前,我想先介紹一條朋友發來的短片。這條短片想要解答的問題,是為什麼中國的豬肉價格會在近日瘋狂上揚,而它給出的答案竟然是美國在背後操縱,他們派出特工,潛伏中國境內,以巨大的...

梁文道

廣東人就該說廣東話?

在香港堅持說廣東話,推動粵語文化;這究竟是一個香港主體的體現,甚或包含了些許港獨的意味;還是一個歸根認祖的愛國行為呢?過去幾年,因為政治形勢的緊張複雜,時常會出現一些讓我覺得難以理解的現象。舉個簡單的例子,晚清陳澧著有《廣州音說》,其中有這麼一段非常有名,時常被人引用的論斷:廣州...

梁文道

再硬下去是反恐?

幾個月以來,在同情抗爭運動的市民圈子裏,一直流傳一種講法(或者我該說是幻想?),相信中央政府最後會為了拉攏大部分香港市民的民心,清算香港警方,把他們當成用完即棄的過河卒子,狡免死,走狗烹。而啟動這一點的關鍵,就是曾經的社會主流共識,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梁文道

道德高尚的納粹德國(見過漩渦的人,未必知道漩渦的樣子──二之二)

「英國媒體實在應該為他們對德國撒的謊感到羞恥。」1935年,德國旅途當中,在日記裏頭寫下這句話的人,叫做貝瑞.道姆比爾上將(Sir Barry Domvile, KBE, CB, CMG)。他出身自聲譽卓著的海軍世家,前一年,才剛剛從英國皇家海軍學院校長的位置退下來。

梁文道

希特勒的柏林歡迎你(見過漩渦的人,未必知道漩渦的樣子──二之一)

1939年9月1日,德國入侵波蘭,一般被認為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事爆發的日子。同年,全世界最古老的旅行社之一,英國的「通濟陸」(Thomas Cook)有一份向英國遊客宣傳德國旅行團的小冊子,上面寫着這麼一段話:「所有令人着迷的古老事物都在這裏,四處還有更多令你驚喜萬分的新事物...

梁文道

23條交換普選?

剛剛閉幕的中共四中全會,並沒有出現之前外間流傳的種種變化,既沒有重大人事更動,對於香港問題也沒有任何放軟手腳的跡象,反而更加強調了中共領導一國兩制。至於行政長官到底會不會換人,對體制稍微有點瞭解的人,大概都不會以為這是此次大會之後能夠公佈的事吧。

梁文道

「港獨」標籤的氾濫(二)

沒有想到林鄭月娥竟然也是個港獨分子。我是在內地一個網站上面看到有人這麼懷疑的,起因是香港警員在內地的微博上面公開批評林鄭月娥和香港的勇武派對話。中間的邏輯大概如此:香港的示威者,乃至於一切同情這些示威者和反抗運動的人,全部都是港獨暴亂分子。

梁文道

「港獨」標籤的泛濫(一)

經過這個漫長的夏天,香港確實變了。很多人都對這座自己土生土長的城市產生了更深的感情,發現它再也不只是那個獅子山下,讓人安居樂業開心賺錢就好的寶地,而且還是一組值得為之付出重大代價的理念和價值。因此有人認為香港出現了一種前所未見的「共同體意識」,甚至乾脆大膽判斷,當前發生的這場運動就是一場港獨運動。

梁文道

警民關係還回得去嗎?(香港危機解析之三)

前幾天我在機場低頭趕路,忽然聽見後頭傳來一陣口哨,調寄《有隻雀仔跌落水》,正是最近被人改來諷刺警察的那首兒歌。一抬頭就看到兩位警員正迎面走來,看來應該是我身後有人一見警察,就忍不住想要發洩。接下來我身旁竟然此起彼落地響起同一曲口哨,而那兩位警員只能面無表情,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