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9 篇作品累積創作 58052 

什麼時候都是最危險的時候

梁文道

我懷疑,有些人早在綁架國家之前,就已經先被國家綁架了。

2

現實(二十五年之後的恥辱與和解二之二)|2014年紀念六四

梁文道

活在這個我們被迫閉嘴與失憶的恥辱現實之中,不去與現實和解,也不去委屈自己,反而很不現實地保存自我,難道不是一樁意義非凡的事件嗎?

恥辱(二十五年之後的恥辱與和解二之一)|2014年紀念六四

梁文道

二十五年過去了,政府或許真如他們所說,「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同樣地,我們也把恥辱紋在了自己的身上。

2

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 |2009年紀念六四

梁文道

也許有一天,我們真的會變成大多數人眼中的瘋狂先知,並且一個個老去,一個個凋零,所有記得六四的全都整代人整代人地消失。即使到了那一天,再也不是為了起到什麼實際作用,而是單單因為這個記憶本身就是道德的

1

唔關我事|2017年紀念六四

梁文道

你怎能說這只是「那個時代」的事呢?

1

六四與愛國 |2012年紀念六四

梁文道

六四和中國有關,可是卻成為香港人自我認同的核心

在一隊坦克車前 |2009年紀念六四

梁文道

這個意像彷彿就是預設了靜默的圍觀者的存在;就像一齣沒打算演給任何人看的戲,但卻讓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有注視的義務和責任,並且沉思其中的意義

愛國港人的六四創傷———給程翔 |2005年紀念六四

梁文道

六四的結局不只壓抑了香港人參與政治的熱情,延滯了曾經可望可即的民主前景,同時使得香港人對於「愛國」產生了抽離的情緒。這就是香港的六四創傷綜合症。

2006年紀念六四:放下六四向錢看

梁文道

迴避六四,甚至迴避文革,並不能證明往日的正確,更不能彰顯現在的成就。

族基政治

梁文道

我喜歡馬來西亞,其中一個原因是我把它當成學校,一間能教懂我族群政治之魅力與困境的學校。對我這個中國人來說,這實在是一門十分切時的課程。馬來西亞的長壽執政聯盟叫做「國陣」,底下有三個分別代表三大族群的政黨;一是馬來人的「巫統」,二是華人的「馬華公會」,三是印度人的「國大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