翹卓

// Cₕᵣᵢₛₜᵢₐₙ丨Bₗₒggₑᵣ,新手業餘作家一名。 //

發布於

不知如何形容這種感受,對,是斷捨離。

心,會空空的,無形是沒有了什麼。

這亦像,十六歲那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十時十一時左右,收到某好友去世的消息。腦海空白,只剩下那「佢主懷安息了」的一句話。頃刻所有思緒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回到他還在的時光,咱們幾個好友打鬧玩耍的時候,咱們所說的每一句話......

不知是否因為看了陳韋安《關於基督徒,我們說的其實是...... 》十三劃感恩--〈給錦恩的信〉,談到聽到熟悉的好朋友離世的消息,看到最後,內心與眼睛的眼淚不住流下。

離去與離開,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依然,會因離開而想念;依舊,會因離去而痛苦,甚至哭泣。

/

和同工傾談,她說:「其實你知嫁,你知有冇可能嫁」。對,沒什麼可能,100%不可能和0%可能。但問題是,理智上我知道我明白,不等如我感性上接受,感性上不捨,感性上仍有情感,又是另一回事。

我不知道是高興還是諷刺,經過一年,我終於找到了為何吸引的地方,生命破碎至修復的那一刻,一種美亦強大的自我,我經歷過,所以被吸引,卻發現,不可能了。

這可能是,一種幻滅。

我不確定我的感受是什麼,一種我很想哭卻哭不出的狀況,一種至今不解的為什麼我會這樣的狀況。

或許這種感受,其實,與十六歲那年的我,相差無幾。只是,十六歲的我能哭出來,現在的我不能哭出來。

不能否定,這個現實是殘忍的。

也或許,當我認真面對自己,發現很多地方,其實面對不了。尤其當你認真看待你每一個少少的又少少的情緒和自己時,你發現,原來自己,真的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的自己,你沒發現的這個自己。

釐清了原因與感受,發現感受仍存在,現實卻不是。然後,你便會質疑到底是現實的問題,還是自己的問題。尤其,那種感受仍在的,會很痛苦。

斷捨離,是實難。

尤其回憶。

或許,彼此不應以這樣的方式相遇,又或其實彼此不應相遇。

會不解為何祢要我相遇一隻很美的蝴蝶卻帶有毒,不是我能擁有的;蝴蝶雖美,但不是我能擁有。

請放手,放過糾纏不放的自己。

Set it free and set you fre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