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淇淇
葉淇淇

我是個單親媽,帶兩個青春期的大小孩,今年都已上高中,寫文章超過10年,因為自身的經歷及在台中晚晴協會擔任志工隊長,聽到很多個案的故事,也了解很多法律,想用真實的故事及法律知識來跟大家分享,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或安慰.

04具有法定離婚事由就可以裁判離婚,蘇向承發狠了

(edited)

上集寫到:
蘇向承說“那是你的完美生活,不是我的!
蘇向承看著石筱雯,眼裡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厭惡和鄙視,“我早就不愛你了,這個婚姻對我來說,就是牢籠和枷鎖!我不想繼續調解,直接出庭吧!我有更多證據可以訴請離婚!”

蘇向承堅持不調解,石筱雯抓緊身上的衣服,茫然不知所措,轉過頭看看律師,律師無奈的搖頭:"如果對方不願調解,雙方意見不一致或是條件談不攏,沒辦法依據兩願離婚的規定和平分手的話,只能等開庭了!"

又過了吃不下睡不著,恍恍惚惚的一周,終於到了開庭日.

法官問原告蘇向承離婚的理由,蘇向承說;"妻子一直自認為自己做得非常好,對我們照顧有加,但我已經無法再忍受這種虐待了,我有證人可以證明."

法官同意證人出席,首先一前一後走進來兩個人——那是她的公婆,她這些日子以來遍尋不著的蘇向承父母。

他們走到證人席上。

婆婆一開口就哼了一口氣:“哼,石筱雯是好老婆嗎?她給我兒子吃剩菜剩飯,我兒子在國外出差,她就沒完沒了不停的打電話,一天可以打十幾個。”

“自己不想上班,吃我兒子用我兒子的,還嫌棄我們老兩口,孩子也不給我們帶,不就是嫌我們沒知識又窮嘛。”

石筱雯看著婆婆,瞪著圓圓的大眼睛不敢相信親耳聽到這些話。

剩飯剩菜 !那是剛結婚經濟不允許時的事,他們當時沒錢,又不想去求助父母,就盡量節省,那兩年,石筱雯吃的剩菜剩飯比蘇向承多。

出差打電話,是公公前年跌倒,醫院下了三張病危通知書,蘇向承在國外沒法趕回來,這些電話都是石筱雯跟他報告情況,怎麼變成奪命連環扣了?

至於不讓公婆帶孩子,明明是兩個人的決定,想親自陪伴孩子成長,不想因為教育問題和老人家起衝突,怎麼都變成她的錯?

石筱雯看著站在席上滔滔不絕的婆婆,渾身發涼。

她看向蘇向承,也清楚看到一抹冰冷的笑意。

婆婆說完,輪到公公,他沒那麼話,只說他要孫子,石筱雯不肯生,不但不生,還叫蘇向承去結紮,實屬大逆不道。

還說他的女兒要換新房子,向弟弟借錢,蘇向承說石筱雯不肯,這個女人討厭蘇家.

石筱雯想站起來,雙腿卻一直發抖,她全身發冷,冷得她心臟都在痛,原來這就是心寒的感覺。

律師對證人發問時,石筱雯扶著額頭看著,淚水全堵在喉嚨,胸口悶痛,只剩下默默流淚,連哽咽都沒有了.

開雜貨店,常年做生意的公婆,狡黠而圓滑,多問就說記不得了,口供咬死不改。

“哎喲,你問那麼多細節,我老了,記性不好,只是說出我看到的事實,石筱雯真不是個好媳婦,更不是好老婆,我兒子這麼拚命為了什麼?她只知道享受逛街買買買罷了。”

兩個老人家口供一致。

石筱雯解釋了出差頻繁打電話的事,也盡力解釋了其它的,到最後,自己都苦澀的笑起來。

“不想生二胎是因為我身體不太好,生女兒時血崩,命都是撿回來的,醫生建議我不要再冒險,結紮,我是提過兩次,他不同意,我也就沒再提。”

“每天有那麼多瑣碎的事情,如果都要拿放大鏡看,我自認……我的確做得不夠好。”

她流著眼淚,淒涼又心酸,法庭內沈默片刻,法官傳喚了蘇向承的下一個證人。

這個證人是一段錄音,裡面是輕鬆的閒聊聲。

“你說的是蘇家啊?蘇先生很忙,我們很少看到,蘇太太可有福了,整天把自己跟女兒打扮的漂漂亮亮,每天神氣地走在大街小巷,我們這附近哪個不認識啊?”

“啊……蘇先生真的很忙,我沒見過幾次,但蘇太太倒是天天見到,在家帶孩子嘛,……嘖嘖嘖,真有福氣,命真好,找了個這麼會賺錢的老公,真的是躺著享福啊。”

“聽說,這房子當年蘇太太家出頭期款買的,蘇先生當然必須努力賺錢,不然,房子都是老婆家買的,多沒面子嘛……”

…… ……

一陣陣嬉笑,把他人的家事拿來當茶餘飯後的八卦,在口中隨意批評,毫無尊重可言。

這裡面,有住在隔壁李阿姨的聲音,也有無數個每天都能見到面打招呼的鄰居,那一聲聲調侃,讓石筱雯氣得臉色泛青,覺得無比難堪又難過.

她張了幾次口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閉嘴,只是默默坐著。

她突然間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坐在這裡聽這些人指責自己不是個好妻子,到底是不是,蘇向承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嗎?

律師問完後,對石筱雯做了個盡力了的表情,退了下來。

蘇向承有條不紊地拿出自己的好幾個借款證據,還有去年買七期新房子的付款證明,證明自己沒有轉移財產,而是的的確確沒有錢,錢都拿去還款了。

至於借款的理由,不是投資失敗,就是買股票虧了,個個堂而皇之,光明正大。

他轉向石筱雯,表情真摯而誠懇。

“筱雯,我願意把你住的這間房子給你,已經是對你最大的容忍和讓步,至於女兒歸我,那也是因為我有正當的工作、穩定的收入,還有一間沒有貸款的房子,依據我的經濟條件和能力,能夠給芯恬更安穩的生活環境,你呢?你憑什麼?”

石筱雯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看著蘇向承,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不認識這個冷漠的男人。

蘇向承經濟條件當然比她好,結婚這10年,她全力支持他的事業,懷孕產檢自己去,帶孩子親力親為,讓他全身心打拼,當然越來越好。

現在,他厭倦了,要拋棄她這個糟糠之妻,理由是:感情早就破裂!

石筱雯不是不知道,在法庭上這樣哭個沒停對自己沒好處,卻控制不住淚水和傷心,她一直以為令人羨慕的婚姻,被公婆和其他人全盤否定,而蘇向承,卻全無異議。

“我想見芯恬,既然不管我怎麼做,你都覺得我不好,那還有什麼意思?我要先看到芯恬,我要女兒!”

蘇向承一口回絕:“不可能,不離婚,你別想見到芯恬,她太小,受不了你這樣哭哭啼啼的。”

石筱雯還沒說話,法庭的門被人推開,兩個老人互相攙扶著走進來,石筱雯錯愕地睜大了眼睛。

竟然是她的父母石易鎮和孔申梅,他們怎麼知道今天開庭的?

她看到爸媽,心卻被揪得差點無法喘氣,太陽穴直跳,她感覺自己在發高燒,身體猶如在火爐烤著,乾到快炸裂。

“你讓我見女兒,不然,我死都不會放過你的,蘇向承!”她“喊”了一句,渾身直冒冷汗。

法官見她情緒激動到不行,為難地對蘇向承示意,問今天是否就此休庭。

蘇向承對著後進來的岳父母視若無睹,好像再也忍無可忍,從椅子上站起來,語驚四座。

“我有石筱雯‘出軌’的證據!我一直不想撕破臉,但她如果堅持不肯離,我只能拿出這些證據了!”他大喊著,滿臉沈痛。

石筱雯吃驚的看著他,眼淚還掛在臉上,表情卻像看到了鬼。

她嘶吼著:“你說什麼?!蘇向承,你胡說!?”

蘇向承一張無可奈何的臉,拿出了一疊照片。

那些照片中,石筱雯和一個年輕男人舉止親密,態度曖昧,有一起吃飯的,有她在瑜珈教室,那個男人在後面抱她親她的,最後一張,是在機場,兩人擁抱吻別。

石筱雯眼冒金星,那是她的瑜珈教練小楊,他們什麼時候留下這些引人遐思的“證據”?她怎麼不知道?

看到一張吃飯時親吻的照片,石筱雯看向蘇向承大喊著:“不對不對不對!我和小楊只吃過一次飯,那次還是我們一起請他吃的不是嗎?我那天穿的就是這套衣服,你呢?你在哪裡?”

冷汗滾滾而下,律師叫她冷靜,可她就是冷靜不下來,最後律師也無語,幹脆收回拉她的手,徹底放棄。

那個“吻照”,石筱雯怎麼都想不起什麼時候有這樣的事,她腦子亂糟糟的,所有聲音都亂成一團,沒有注意到在不遠處的父母,身子已經搖搖欲墜,快要站不穩。

這個“雷”劈得太狠了,蘇向承怎麼能冤枉她出軌?那可是她的清白啊!

他明明知道她是個很傳統的女人,這樣做,是真的想要她的命嗎?

法官靜靜等了一會兒,想聽她接著往下說,結果她只是臉色慘白全身發抖,一副馬上就要暈倒的樣子。

法官嚇了一跳,正準備宣布暫時休庭,蘇向承站了起來。

蘇向承眼中含淚:“法官,你相信我,如果不是有了這些證據,如果不是這樣萬不得已,我怎麼會……這樣自揭傷疤?我是個男人啊!”

他痛心疾首難過萬分的表情,“十年的感情啊!我沒想過,自己在外面拚死拚活要讓她們母女過好日子,她竟然是給我戴了綠帽子!我一定要離婚啊!”

蘇向承眼淚流了下來,並且痛苦萬分的用拳頭抵住嘴,努力控制住顫抖的聲音,對著法官深深鞠了一躬,“這是家醜,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拿出來說,我今天的位子,是要臉的。”

是的,他如今可是上市集團公司的新任總經理,春風得意,如魚得水,這樣撕破臉讓人看,承認自己老婆不忠,是多難堪的一件事啊。

年輕的法官看向石筱雯的眼神,帶了幾分探究和嘆息,石筱雯完全傻了。

她看著照片一語不發.這些根本沒做過的事情,她無法具體的交代這些經過.

她顫抖著嘴唇開了口:“蘇向承,你這些證據我不認,我沒做過這些事."

對婚姻和家庭,她一直堅貞無比,所以,她不容忍,不容忍蘇向承用這樣的汙衊來跟他談離婚.

石筱雯剛想再出聲,卻聽到一聲巨響.

她回過頭,看見父親石易鎮倒在座位前,身子蜷曲前伸,狼狽得像一條可憐蟲。

母親孔申梅驚叫一聲,石筱雯跌跌撞撞跑過去大叫:"爸!爸!"

庭上馬上叫救護人員,法庭內一片混亂,法官也起身關切。

石筱雯抱著臉色青紫,嘴角流出口水的父親,父親拉著石筱雯的手,嘴角抽動的說:"你,你,你,出,軌,了?"

沒等到女兒回答,石易鎮就暈了過去,石筱雯大叫.

蘇向承在不遠處袖手旁觀,他的臉上,掛著似有若無的微笑,疏離得就像最遙遠的陌生人。

(第4集完)


這些照片怎麼來的?這場離婚戰,蘇向承為什麼這麼狠?

如果想知道,請繼續關注下去喔~~


本集法律重點:

裁判離婚是透過法律的規定強制解消人民的婚姻關係,有侵害婚姻自由等人格權的疑慮,所以一定要具備法定的離婚事由,法院才會准許夫妻離婚的裁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