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芸

基本上是個書蟲📖 [email protected]

在原地等待是最溫柔的愛——《心塵往事》

「我說這是那女人的選擇,她有選擇的權利。」
「希望自己的愛人照你的願望行事,或者你希望愛人去做你認為對他好的事,這是很正常的想法,不過這一切都得順其自然。你不能干涉心愛的人的自由,正如你不能干涉素不相識的人。」

這是主角荷馬的好友華力吿訴荷馬的兒子安吉的話,這句話也可以概括說是《心塵往事》的故事主軸。故事講述著不斷在探索人生,思索自己所信念價值的孤兒荷馬和經營孤兒院,將荷馬視為己出的勒奇醫生間介於父子與師徒間的情感,理念認知不同歧異,還有深刻的感情羈絆。雖然荷馬沒有受過正規醫學教育,卻在悉心指導下擁有令勒奇醫生感到驕傲,不遜於持有執照醫生的醫術。勒奇醫生期盼荷馬能夠傳承衣缽,延續孤兒院的營運,給予那些無助的婦女和孩子們幫助。但荷馬卻對墮胎抱持著另外的想法,他認為「胚胎」亦是生命,他無權決定該不該將「生命」結束。

勒奇與荷馬,對於墮胎的想法洽好位在天秤上不同的角度,出發點卻都是因為對生命的愛。勒奇醫生自年輕時起便目睹不少選擇墮胎的女性的困境,像是遭遇強暴、經濟困頓、未婚懷孕、性工作者懷上嫖客的孩子⋯⋯,每個決定墮胎的女性身上都背負著沈重的枷鎖,都是一個苦難,若選擇將腹中胎兒生下,並不是個值得歌頌母愛光輝的決定,反而更加拖累母子雙方。

當時的社會雖然也有其他接受墮胎的醫療機構,但表露的態度也相當不友善,伴隨著譴責的聲音,將需要墮胎的女人一律貼上「失足」、「失德」的標籤,又或是不得不由環境骯髒陰暗的密醫操刀,過程充滿風險,使得這些女子在墮胎過程中還要再被道德羞辱一次。

聖克勞斯孤兒院,是勒奇醫生為了實踐自己理念的地方。來此求助的女性可以選擇將孩子留在孤兒院,或是接受墮胎手術。勒奇醫生和孤兒院的護士們向這些女子伸出援手,他給予她們切實的援助,不帶批判性,不施加道德的壓力。而且提供援助的過程無一不悉心安排,不讓她們感到被指責,或被道德大旗壓到喘不過氣。只要她們有需要,聖克勞斯永遠都會在這裡等待。

「我說這是那女人的選擇,她有選擇的權利。」

勒奇相信人都有選擇的權利,所以即使荷馬不願執行墮胎,扼殺「生命」,他依然尊重荷馬的選擇。孤兒出身的荷馬,是某位女子「選擇」生下的孩子,所以墮胎對他而言有另外一種意義。基於被選擇的不確定性,荷馬抗拒將那些他已視為生命的胚胎從子宮刮除。他可以理解勒奇醫生的想法,卻無法認同。勒奇除了尊重荷馬的選擇,也明白荷馬的人生有很多的可能,他也有自己的理想、愛情要去追求,荷馬有權去選擇他的路,走向他想去的世界。所以縱使勒奇醫生希望,他卻不願強迫荷馬回到聖克勞斯。

荷馬屬於聖克勞斯,勒奇和荷馬都明白,但勒奇放手讓荷馬像風箏般在天上飛翔,他與聖克勞斯則在原地耐心地等待。在地上的人仰望著隨風飛昇的風箏,風箏有時順風飛揚,有時逆風凌亂,會遇見陰晴,也會遭遇風雨。當荷馬在聖克勞斯之外體會到更多人生的面貌,他也看見了勒奇當年所看見的:懷孕女性的困境。逐漸能夠體會到勒奇醫生之所以會做墮胎手術,亦是一種基於對生命的愛。

荷馬改變了想法,墮胎並不僅僅是「選擇」那個「生命」該不該被留下,而是一種拯救,一種阻擋悲劇的方式,一種解除詛咒的救贖——一種愛的表現形式。由於兒子安吉對一名女孩的愛,荷馬對安吉的愛,他終於慢慢理解,解開縈繞不去的心結,拿起手術工具,成為像勒奇醫生那樣的人,回到聖克勞斯,安靜、堅定,溫柔地向那些女子伸出救援的手,讓她們得以有重新的機會。

勒奇的等待,是尊重荷馬的選擇,就像聖克勞斯,安靜地為需要的女性敞開大門,都是最為溫柔的愛。


其他出沒地:

👉Vocu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