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0 articlesIn total 20298 words

沒有條理零碎紀錄童偉格《童話故事》裡的3篇筆記

Cross

史嘉蕾·湯瑪斯《我們悲慘的宇宙裡》有一段話: 「『那些你開了頭的事,你永遠也不會完成,』他用一種陌生的聲音說道,『你永遠不會打敗怪物。最終,你將一無所有。』」 真讓人悲傷。以下是零散的紀錄,沒有條理,不成篇章,胡亂塗改,像生活一樣散落一地。

純文學的在與不在

Cross

與不認識的人在匿名群組內吵架,圍繞分析、理論與純文學。被指稱我們的讀書會不是分析只是心得時火都上來了,浪費了很多時間打口水戰。當然這位仁兄從未參加過我們的讀書會,而只是從我一句「理論交給學者,我們專注於分析就好」就做出了結論。他/她(?)的論點不斷在一些飄乎乎的東西上打轉,實在不懂為什麼要浪費這麼多時間據理力爭。

當《美麗的世界,你在哪裡》讀到一百五十頁時讀到豆瓣書評

Cross

《美麗的世界,你在哪裡》讀到一百五十頁時,上班無意中摸魚讀了些豆瓣書評,有了些感想。在一片沒什麼意義的讚美聲之中(豆瓣書評的某種正向評論取向)裡出現了一些質疑的聲音,對於什麼愛爾蘭版《小時代》,或缺乏深度等評論,我也不以為然,甚至更想為此說上幾句。

讀書會淺談《那一天我們跟在雞屁股後面尋路》

Cross

這禮拜和G和T開了讀書會。雖一開始只設定討論其中三篇,但因三人都把整本書讀完了,索性就整本都談了些印象。我認為本書作品的水準頗參差不齊,基本可分為三等,以《疼痛轉生》最優秀獨一篇為最高等之外,以《那一天我們跟在雞屁股後面尋路》和《電梯上樓》為代表的作品為二等,最後則是《蝶》與《一...

太忙,就一句話

Cross

人真奇怪,明明連自家人都不一定相像,卻相信一個國家的人擁有某種共通性。

Y又來家裡踢FIFA

Cross

四塊炸雞,一份棒腿,兩瓶酒。

每個人都應該讀讀朵卡萩的《乘客》

Cross

窗前的玻璃是個冰箱,把男人的倒影凍住了,然而冰箱凍住東西,是為了往未來延伸,這倒像是個能時光倒流的冰箱,往過去延伸,回到小男孩的窗前,給他瞧見那個老男人,那個自己。

我無法推薦《以下證言將被全面否認》的理由

Cross

除了有趣,別無他物。

雜談《永別書》與誠品

Cross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聊著,虛耗著,書壓在手臂上,蓄勢待發的語言被掩蓋著。

廢文·桌遊的能指與所指

Cross

一個人型/胡椒/黃金的token,代表了資源,是能指;而人/胡椒/黃金的概念自然就是所指了。

《永別書》第一章讀書會亂紀錄

Cross

除了沒有重點別無重點的紀錄

今年重新寫作後,我對小說的一些思考

Cross

寫新科技極權的生活吧,寫沈迷於tiktok的人吧,寫那些厭倦了婚姻、卻依舊每天打起精神上班、但又清楚意識到自己在浪費時間、對生活充滿了嘲弄與卑微的神經病。

與烏蘇拉的歧見

Cross

他從一個孤僻敏感之人慢慢爬到領袖的位置,靠的就是一種不懷疑自己的自信,以及對眼前不公的憤怒。這種憤怒一直是啟發他做出重大改變的契機,而其他感情很少讓他脫離日常的生活軌道。

夜晚的屁聲

Cross

有幾次我也被屁聲震醒,然而假裝睡,聽妻的躁動。

1

摸魚

Cross

一不小心就游進螢幕裡

他來我家打FIFA

Cross

這樣我就可以說,如果我贏了,我要站起來唱一首國歌。

對荷西·阿爾卡迪歐來說熟女或蘿莉都不重要

Cross

誰都知道是假的,誰都不戳穿。

【舊作】跟蹤

Cross

我看到裡面有好多星球,好多好多,藍的紅的黃的,自顧自地旋轉著,都不會撞到彼此。

起床式

Cross

手機亮燈,鬧鈴刺破黑暗,不斷敲打的聲音,催促著手指按滅。7點40,右手摸索被冷氣冰凍的機身,朦朧中點選「稍後提醒」,再次蒙頭睡去,輾轉,反側,在醒中拉扯混沌睡意。10分鐘後鬧鈴再起,那於你而言既非充足的「稍後」,也非善意的「提醒」,倒不如說是一記巴掌。

找個地方可以塞垃圾

Cross

那個廢人,總算找到個垃圾桶可以塞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