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

①分享内地见闻; ②交流骑行、电影、摄影、比特币等话题; ③希望来到Matters打破自己的信息茧房。

那个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有我放不下的牵挂

凌晨,给那个身在武汉的她发了一条消息,那一刻,突然特别想她,担心她,牵挂她。

早上醒来后,才看到她的回复,听到她有些低落的声音,心里很难过。

除了说一些无力的安慰、鼓励的话,其他的,我真的爱莫能助。

她是这个网络馈赠给我最长久最亲密的女友,不,毫不夸张的说,是灵魂伴侣。

我们彼此懂得,惺惺相惜。

五年里,尽管我们一再约了又约,从西安到武汉其实并不远,几个多小时的车程而已,但我们却因各种原因,一直未能相见,但空间的距离并不曾让我们有任何疏远或隔阂。

我们曾隔着长长的网线,一起哭过笑过,也相伴走过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

十年里的相知相惜相伴,早已成了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她懂我的欢喜,我也知她的小寂寞。

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我们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在网线的两端,抱着手机嘀咕个没完没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她生活的那个城市,如今却成了疫情最重的城市,她说前两天心态都崩了,看当地新闻更是触目惊心,说医疗用品各种缺一一可是,她说到最后却又开始安慰我,我知道她是怕我担心她。

这是一个很压抑的新年,每天早上醒来后打开手机,就会看到各个城市的新增病例,心里特别难过。

多么希望这些数字不再增加,而是慢慢减少,多么希望我牵挂的那个城市早日云开雾散,阳光普照。

我亲爱的她,加油!武汉,加油!

(注:此文为我一位多情的朋友所写,经他同意发到matter)。



黄冈「小汤山」投入使用的首日,我在那里帮忙搬运病床与床垫

一场被冠状病毒肺炎(武汉肺炎)打乱的生活

封城後,武漢人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