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Kwan

在顯徵鏡看癌細胞長大的記者

期刊一週(2) 疫苗競賽與林鄭月娥

疫苗競賽與林鄭月娥

武漢肺炎大爆發至今接近四個月,全國的疫苗競賽如火如荼上演。據《科學》期刊統計,至今已有52種不同設計的疫苗開始或正準備進行不同階段的測試。巧合地,在3月16日同一日內,有兩種疫苗分別在美國和中國開展了第一輪小型的臨床測試,在人類志願者身上測試疫苗的安全性。據美國其中一名志願者Jennifer Haller表示,暫時未見任何嚴重副作用。而負責的美國公司Moderna表示,如果一切順利,估計今年秋季可以進行涉及5,000人的臨床研究以測試其功效,並在明年一月決定該疫苗是否有用。

感染天花的皇帝(梁烈唯飾)。《大太監》劇照

疫苗的基本原理,是將已經弱化、無/低感染力的致病原(即病毒或細菌),注射入人體內,以刺激人體的後天免疫系統,使人體就如曾經受感染又康復了一樣,有能力產生足夠抗體(Antibody),以應付致病原再次來襲,是為對致病原免疫(immunized)。古人將天花患者身上結的痂(充滿半活躍的病毒),磨成粉再讓健康的人由鼻腔吸入,是最古法的疫苗,同樣有機會令人對天花免疫,但危險性十分高。

mRNA VS 腺病毒

隨生物科技發展,除用弱化的致病原做疫苗,科學家亦發明了其他方法製造疫苗。例如科學家會嘗試找出病毒本身能引起免疫反應的病毒蛋白,然後嘗試提煉或製造該蛋白當作疫苗注射;或者將能轉譯(translate)成該病毒蛋白的DNA或RNA注射入人體,讓人體自行製造該蛋白,再引發後天免疫。最先開展武肺病毒臨床測試的美國公司Mordena以及和解放軍合作的中國公司CanSino(康希諾),就起用了不同的方法將病毒蛋白的基因引入人類細胞。

Mordena 的做法是直接將能轉譯成武肺病毒的刺突蛋白的mRNA,放在一個近似細胞膜的脂類納米載體內(lipid nanoparticles,LNP)。因為LNP與細胞膜類似,所以兩者很容易融合,融合後mRNA就能被帶入細胞內,再經細胞核製造出病毒的刺突蛋白。刺突蛋白被細胞釋放,就有機會引發免疫反應。據《科學》期刊指,由於mRNA結構簡單,此做法的優點是容易大規模製造,但至今從未有mRNA疫苗成功通過完整的臨床測試,所以算得上是一場賭博。

Moderna的mRNA疫苗。A:由LNP盛載的病毒蛋白mRNA進入細胞後,細胞製造出病毒蛋白,將其釋放或放在細胞表面。B:細胞表面的病毒蛋白接觸白血球T細胞,引發免疫反應。

康希諾的做法是利用基因工程技術,將刺突蛋白的基因插入一種腺病毒(adenovirus type 5)的基因組內。該種腺病毒一般能感染人類細胞,產生類似傷風的病徵,同時會將刺突蛋白的基因帶入細胞內。此做法對比mRNA疫苗的最大優勢,是能令細胞更容易製造更多刺突蛋白,從而引發更強的免疫能力。但《科學》期刊指不少疫苗專家擔心,由於很多人類已對該種腺病毒有免疫,會自動阻止它感染細胞,同時根據過往Merck藥廠研究腺病毒HIV疫苗的經驗,此做法有可能引來副作用。

腺病毒

沒有林鄭 沒有康希諾疫苗?

Mordena和康希諾的背景巧合地有一點非常相似,就是兩者都是未有任何盈利、未有正式商業產品的上市公司,但兩者都憑武肺疫苗概念,近期股票逆市上升不少。而在香港上市的康希諾,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17年上台後的大計有著微妙關係。

梁頴宇

康希諾的非執董名單中,有一個名字特別引起我注意,梁頴宇。她有份創立的啟明創投亦是康希諾的大股東之一。梁頴宇是林鄭家族的世交,其母前法會議員梁劉柔芬是林鄭的好友,梁頴宇及其弟梁麒繕先後結婚,林鄭都有到賀。而林鄭的大兒子林節思更曾到啟明創投做實習生,一年後再轉到啟明有份投資的小米任經理。

林鄭17年上台前後就開始推動香港股票市場的改策,不停發聲力撐「同股不同權」制度,一上任又成立「金融領導委員會」,在短時間內完成改革諮詢,啟明有份投資的小米成為第一間以「同股不同權」形式在港交所上市的公司。而改革的另一重點,就是便利一批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包括康希諾等梁頴宇有份投資的新生物科技公司,正正就借此改革在香港集資。

成立於2009年的康希諾,四個創辦人都是「海漂」的中國生物科技研究員,全部都有在國際大藥廠工作的經驗,包括Sanofi Pasteur,世界最大的疫苗生產商。四人當中,董事長宇學峰和朱濤更是中共發起的海外人材培養計劃「千人計劃」的產物,該計劃曾被美國FBI質疑涉及間諜行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武漢肺炎解碼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