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翔萬里

住在海港山城,患有文化、歷史和藝術上癮的單身大齡女子,分享生活與觀點

[觀展心得]姚瑞中—犬儒共和國(一)

我想只要對台灣當代藝術界稍有認識,應該沒人不知道姚瑞中的大名吧!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舉辦的「犬儒共和國」,是C-LAB開啟與個別藝術家共製大型計劃(也就是政府花錢的委託案),也是姚瑞中創作迄今最大規模的個展。

此一展覽融合了場域特色再造、個人史(軍事經歷、創作史)、虛構藝術、時政批評,有高度完整性,創作媒材與文本非常多元,集結了藝術家近30年的各種類型創作於此時此地,作品其中牽涉到的威權、政治、國家認同議題也很牽動話題與敏感神經。

「犬儒共和國」緣起於姚瑞中2008年發想、但未曾完整實現過的創作計畫,延續姚瑞中過去橫跨30多年的創作路線─將身體、行為、繪畫及影像組裝為尖銳又冷冽的敘事載體,探索人類歷史命運的荒謬性之外,更進一步透過虛構國家語境,反思國家主體的幽微、曖昧,其作品因而從中流露出具矛盾性的苦澀喜感。」─ C-LAB 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政府花錢讓藝術家在過去充滿威權的空間場域裡,佈置一檔充滿政治批評意味的展覽,還敞開大門、拆除圍牆邀請民眾一起來同樂,真的會覺得簡直是對台灣的自由開放程度,又樹立了新標竿。(笑)不管你的路線是親中、親美、親中、獨派、統派或其他,真心推薦去仔細品味,我想都在能空間、文本、作品中找到共鳴和歷史記憶。

姚瑞中曾自述年少輕狂的時候,功課不好的學生在學校經常不被重視及待見,學校的枯燥課程和圍牆關不住他的漂泊心思,時常翹課在各種廢墟中四處遛達流連,廢墟接納了渴望逃離體制的姚瑞中,成為他的一方樂土。他說曾在廢棄空間中巧遇落難神偶,感覺「我們都是被棄置的『閒人』」,有一種惺惺相惜、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受。由於在廢墟裡的成長記憶與經驗,著迷於廢墟無窮可能性,姚瑞中也因此發展出《台灣廢墟迷走》《海市蜃樓-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抽樣踏查》等一系列相關作品。

「每每在補習班冷氣房中睡得不省人事差點沒感冒後,就乾脆翹課瞎晃到人煙罕至的廢墟去,沒有特別目的,更沒有任何壞念頭,大概是潛意識怕被人『抓包』,於是只好躲在沒人管的廢墟裡啥事也沒幹,就傻傻地抽著煙,面對破舊廠房與斑駁牆壁,想像著未來遙不可及的 藝術大夢……」——《台灣廢墟迷走》自序,〈關於如何被廢墟召喚的無聊人生〉

國之疆界: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

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是以台北仁愛路舊空軍總司令部為基地,它的前身是臺灣總督府工業研究所,戰後行政長官公署改為臺灣省工業試驗所,1950年改為中華民國國防部空軍總司令部,曾是台灣空防、作戰最高軍事指揮機關,在多次臺海軍事衝突中扮演關鍵角色。(2012年10月國防部空軍司令部已遷址至台北市大直忠勇營區)

空總廳舍建築是日治時期臺灣工業發展見證,亦表現冷戰時期重要軍事歷史價值。仁愛空總戰情大樓為光復後國防部空軍總司令部代表性建築,為歷任空軍司令、參謀辦公重要場所。仁愛路大門官兵房、當值長官室是空總門戶重要軍事景觀,園區週邊尚存的防空洞、碉堡及崗哨亭皆是重要附屬建物,極具軍事地景特色,也是空總軍事歷史發展的重要見證。2015年全區登錄為台北市文化資產,具有跨時代和產業的意義。

2018年由文化部成立「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透過藝術文化創新實驗、展演映發表、跨域協作共創、國際文化交流、教育研習及工作坊、社區文化營造,以及都市美學公園等多樣化功能和服務活化空間,匯聚當代創意文化,推動文化實驗和社會創新,提供大眾文化體驗與探索文化未來性的平台。

虛構國度:犬儒共和國

犬儒主義被定義為一種對倫理及社會風俗採取不信任的態度,大眾社會中那些拒絕被收編的人也常常被稱作是憤世嫉俗的犬儒主義者。他們把對現有秩序的不滿,轉化為一種“不拒絕的冷漠”、一種“不反抗的清醒”、一種“不認同的接受”,他們虛假成風、信任匱乏、玩世不恭,說一套做一套,獨善其身,只追求自己不受傷害利己主義。

2020年5月,一個虛擬國家「犬儒共和國」(Republic of Cynic,簡稱R.O.C.)在中華民國首都台北成立。採用了相同英文縮寫「R.O.C.」的犬儒共和國,是依附在中華民國的一個平行組織,也是這個政體的幽靈、幻覺、潛意識,自冷戰歷史中萌生,在當代世界中陰魂不散。此「國中國」是由藝術家姚瑞中所創建,以「寄生宿主中華民國」為概念,探討美、中、台自冷戰以來複雜的國際關係,以及當前的新冷戰態勢下,國族認同的魂與體。

邊境管制:入境檢疫

「犬儒共和國」,以「國家」作為展覽概念,作為一種「國中國」的展覽實踐,特別發布一套虛構的國家識別系統,包括國徽、國旗、服裝、國歌等,並在文宣、海報、入境章、護照等周邊配套細節設計發想,也選定舊空總兩棟建物為特定場域,賦予其不同身份。

犬儒共和國國旗
犬儒共和國護照
犬儒共和國入境章
犬儒共和國國歌
犬儒共和國國歌工作坊花絮

而由於目前新冠病毒疫情關係,配合原本進入展場就有量測體溫的規定,在展場入口設置檢查哨,由著全身制服的邊境管制人員蓋印入境戳章後,才能進入展場,藉由國家疆界、大使館與相關護照、文件的發行包裝展覽概念,將藝術以有趣的方式溝通嚴肅政治議題。

姚瑞中說,「這樣對於身體的管控,也是延伸到生命政治的治理,跟整個國家對邊境管控的思考是一致的。」
犬儒共和國入境檢查哨

舊空總內充滿政治歷史痕跡的美援大樓與中正堂,將被藝術家重新定義為半廢墟狀態的「犬儒共和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館」以及「中華民國史蹟館」,兩棟建築是展場,也是展覽語境的一部分。

此次展出姚瑞中四部全新錄像裝置委託製作,主題取材自為美、中、台關係帶來深遠影響的四項歷史事件;此外,也將集合藝術家自1990年代以來數件影像創作,以及橫跨過去30年創作生涯的珍貴手札、草稿與檔案。

美援大樓—犬儒共和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館
犬儒共和國大使館門牌
中正堂—中華民國史蹟館
中華民國史蹟館門牌

註:部份資料取材節錄自空總網頁及中文維基百科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