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雅

教訓帶來的改變,能否持久?

本文授權自作者閭丘露薇。原文刊發於1月21日騰訊大家,十小時後文章被刪除。

(因非本文作者,請大家謹慎給likecoin,謝謝~)

早上接到學校發給全體師生的郵件,通報在學生宿舍發現的一宗內地學生感染肺炎個案的最新進展。目前學生已經確證患普通肺炎,並且被安排在宿舍大樓中一間專門用來隔離的房間修養。這段時間因為正好開學,不少來自武漢,或者有去過武漢的內地學生返校,香港多家大學出現曾經到訪武漢的學生出現發燒和上呼吸道感染症狀,不過到目前為止,這些病例都被確診不是新型武漢肺炎。

隨著疑似病例從去年底到今年初開始在香港出現,各大學都嚴陣以待,除了校園還有宿舍進行特別清潔和消毒,也增加日常校園清潔次數。各大學還給師生們發出郵件,進行公共衛生宣傳,提醒大家注意意個人和環境衛生,預防肺炎和呼吸道感染,從外地回到香港如果出現發燒和其他病症,應該馬上求醫,並且佩戴口罩,避免感染他人。 

前兩天去另外一家大學開學術會議,進會場前,工作人員先遞上洗手清潔液。同會的有不少內地學者,其中有些還來自武漢,對於這樣的安排覺得頗為新奇, 我的解釋:「哦,從SARS吸取的教訓,防範於未然,對你我都好」。然後我們聊起武漢肺炎,發現原來在當地,並不是一個話題,不像在香港,媒體天天大篇幅報道,本地的疑似個案一個個都不放過,專家們不斷提醒,香港記者們還跑去武漢的醫院,結果是自己變成了新聞主角。香港本地的口罩甚至一度賣斷貨,而那些天正好帶學生在台灣觀看大選。跑去西門町,店員頭也不抬地說,口罩給你們香港人買光了,要預定。

香港政府是在一月四號宣布「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同時啟動嚴重應變級別。這個應變計劃,是基於1997年的禽流感,2003年的SARS, 以及2009年的甲型流感H1N1的大流行而制定,幫助政府能夠在新型傳染病出現的時候,可以降低死亡或者發病率。三個級別報道戒備,嚴重以及緊急,而目前的嚴重級別,意味著政府判斷武漢肺炎的風險屬於中等。

不過政府的反應遭到不少批評,認為對於疫情不夠重視,其中最被詬病的地方,就是並沒有要求武漢抵港航班,乘客必須填寫健康申報表,而是一直到一月二十號,在召開了緊急會議之後決定,從一月二十一號開始,所有來自武漢的航班,乘客要填寫健康申報表,而香港醫生們呈報的懷疑個案,也從曾經到過武漢,擴大到了湖北省。

03年的SARS對香港影響深遠, 香港成為過疫區,也失去299個生命。這場災難反應出公立醫院應對疫情的不足,政府早期對於傳染病控制研究之源不足,以及政府不同部門在應對危機時,在分工和合作方面引發的權限問題。事後政府也在反省,如何在對公眾解釋時,一方面保證公眾的知情權和透明度,從而確保公眾對政府的信任,另一方面如何清楚解釋一些相對復雜的醫學和科學信息,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從個人層面,因為這場疫潮,香港人開始注重個人和公眾衛生,比如養成飯前洗手,定時清潔家居,外出吃飯,會使用公筷,以及在患上感冒時,主動戴上口罩。也因為這樣,在電梯和車廂裏面打噴嚏或者咳嗽卻不戴口罩,常常會遭遇鄙視和厭惡的眼光, 因為這被視為一種對自己,對他人都不負責的行為。在香港常常有這樣的情況,如果辦公室裡面有一名職員感冒發燒,往往會被上司要求回家休息,一方安心養病,其他人則可以安心工作。

只是,這樣的公共衛生習慣和文化,要保持並不容易。這兩天香港社交媒體上一個熱門視頻:一位老伯在西鐵上不停咳嗽,一名老外遞上紙巾,結果老伯暴怒,老外停站倉狂逃出車廂。老伯對著老外背影大叫:「這裏是香港!」當公共衛生問題摻入了其他因素,那原本簡單有效的解決方法,就變成了問題本身。

AFP/GETTY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