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椒部落

尖椒部落,放大女工的声音!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

外卖女骑手:热点过后,舆论胜了,而我们依然溃败

發布於


原文:http://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108453

大家好,我是丝丝,一名深圳的普通“骑女子”。

最近有闺蜜问我:“今年你们外卖骑手非常受公众关心,很多主流媒体和自媒体都推送了一些10万+热文,督促外卖平台减轻对你们的压榨,呼吁消费者更宽容一点。那么现在你们的劳动环境应该有很大的改善了吧?”

对此我长叹一口气,唏嘘一声:“其实并没有,而且变得更恶劣了。”

闺蜜很惊讶,非常不解地说:“9月份时候美团、饿了么明明都陆续公开发表了行动声明,表示会进行改善呀?他们好歹是大企业,不至于欺骗公众吧?而且我看当时他们态度都还不错,很多网友都对此点赞呢。”

我只能苦笑:“那只是公关,店大才欺人呢。”

接下来,我会一五一十给大家解释被主流舆论遮蔽的,另一个版本的外卖骑手2020奇遇记……

一、热文不热

今年9月初,一篇关心我们外卖骑手的媒体报道《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刷爆了网络。据说后续也有很多不同的报道推文出来,文章都剑指外卖平台的不合理之处。

但很可惜,直到9月底我才在某个朋友的转发之下读到它……不是我不爱阅读,只是因为我实在没有工作外的时间和精力。

我跑的是美团专送,在固定时间上下班:每天早晨9点起床,匆匆忙吃完早餐过后骑车2km,准时9点半和其他同事集合开早会进行昨日盘点,接着餐箱消毒。从10点多开始上线接单一直到下午2点半,然后休息两小时同时给车充电,到了4点多再出门一直跑到夜里10点多回家,冲完澡后直接累趴在床上睡觉……第二天再重复。

为了挣钱,更为了不被扣太多的钱(月出勤达28天及以上才会有“全勤奖”),我每月只有在月经到访的头一天才会请个假喘喘气,“敬业”如此。

总之,我每天的时间,不是在送外卖就是在等外卖,然后就是睡觉,连吃午晚饭都是在等外卖的时候。私人时间不断地被打碎,稍微用脑量大一点的活动都感到无能为力。同行们要么在打牌斗地主,要么在打王者吃鸡,更多地在刷抖音,各种网络段子笑呵呵,只需无脑刷,一直无脑一直爽……

所以,我几乎没有看到身边的和认识的骑手转发那些“关心外卖骑手的热文”,也没有听到任何同行讨论过它们。

毕竟对于大家来说,亲近那些成段成段的文字实在是太难了,而且那些也无非只是在重述一遍我们日常遭遇的痛苦,都是我们嘴皮子上早早骂烂了的,也并没有给予我们实际的改善。

记得之前有一个“外卖小哥三问美团CEO王X”的短视频,我倒是有点印象,只是后来貌似也不了了之了。

我非常感谢媒体、感谢网友、感谢舆论对我们的关怀,但是我也确实不知道这些关注除了让我们心里感到一丝温暖以外,还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作用?

毕竟舆论无法替代一些有实际监管权力的公共部门。加之如今的网络时代是一个健忘的时代,热点一波滚一波。即便是路见不平的一声怒吼,相信很快就会被淹没在庞杂混乱的各种喧闹之中了,甚至留不下一点印记。

二、美团不美

虽然说在遭受舆论压力之后,饿了么和美团都先后发表了声明,表示一定会改善我们骑手的劳动环境,让配送时间得到一些延长:饿了么把责任推给了消费者,增加“多等5分钟”选项,被一些网友抨击;美团则回应“多给8分钟”,被很多网友认为是“很诚恳,有担当”,公关成功。


图片来源于官方平台声明截图

但事实上呢?

首先我们作为美团骑手,我们的配送时间在美团的公关前后一丁点的延长都没有。

很早之前有个网名叫“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的同行就打过美团的脸。它其实只是把在顾客端显示的原本比在骑手端显示的少8分钟的预计送达时间,变更为与骑手端相同。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微博截图

所以这明明只是公关,玩一个文字游戏,就骗过了大部分热心网友,也逃过了舆论上的责难。

然而,2020年以来最让人恶心和头疼的是,自8月份以来美团逐步上线了一个几乎泯灭人性的,骚的不能再骚的骚派送系统操作……

简单来说,以前我们送外卖,往往是手上外卖单子即将送达时,才会被系统派发新一波的订单。而骚操作上线之后,只要我们手中的一波单子还剩六~十几分钟(经过本人和同行多次测试)没有送达,便会哗啦啦地被塞进来一波新的订单。等旧的一波订单送完之后,相当于新的一波订单便被削去了更多的送餐时间……也就是说我们很多订单的配送时间不但没有被“多给8分钟”,还被活生生地骗走抢走了十多分钟。

尤其遇上高峰期和下雨天,单子不是一个接一个地来,而是一波接一波地来。但实际配送时间却一波比一波更短。如果再遇到大雨、系统不按照路程远近混乱派单等情况,纵然我们有三头六臂也无法避免超时。

某天我的送餐任务路线图需从1到10顺序执行但系统其实并不按路程远近混乱派单

很多骨灰级外卖大神也都纷纷在骚操作的淫威下翻了车,而我在某场大雨,在系统的“安排”下,连续超时了8单。

如此一来,即使总体派单量大幅下降,但只要到高峰期,我们还是会被系统“整蛊”得紧紧张张、累死累活、风险丛生。

由此也很容易看出,系统的目的从来不是为了所谓的提高派送效率、服务社会,而只是为了让同一时段更少的骑手送更多的单(同时骑手挂载的单越多,收入单价越低),降低平台支出,降低骑手的工作收入。说白了,就是为了平台能吸走我们更多的血,而骑手的死活从不在它的考量范围之内。

这不是“人工智能”,是“兽工智能”。

另外,平台及站点在处理超时订单时不仅会罚款,往往还会变更骑手们的工资结构,在降低收入单价的基础上设立几百元的“准时奖”,只有准时率超过98.5%(有的是99%)才能拿到这一部分钱。

在“兽工智能”的助攻之下,平台便理直气壮地从更多骑手的口袋里抢走了这笔钱,这样一来还不如超时罚款,也比扣“准时奖”损失的少。

以上种种“家丑”,往往无法被行业外部的人们所关注到和意识到。很多朋友都说饿了么对骑手更人性化一点,但据很多同城蓝衣靓仔的反映,饿了么的派送系统也早已进行了类似的“升级”,但可能由于相比美团在市场竞争上的劣势,才使得它以相对人性化的面目来作为自己发展的某种筹码。

三、骑手不齐

从外卖平台诞生以来,我们骑手的配送时间就一直在缩减,收入单价一直在降低,劳动环境一直在恶化。

即使在公众舆论中引起过那么高的关注度,都无济于事,平台资本依然无法无天,玩弄骑手于股掌之中,敲骨吸髓日复一日。

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虽然骑手人数多,但是心不齐,每个人都在孤军奋战,人与人之间还激烈地在竞争,难以形成一股向心的合力,没办法去和平台讲条件,更不用说什么谈判之类的,都只能敢怒不敢言。

在庞大的平台面前,我们一个个的骑手显得非常渺小,面对不合理不合法的压榨,如果我们胆敢不遵或反抗,可能很快就会被系统拉黑,从此就与整个外卖行业绝缘。

我们跑外卖首先是为了挣钱生存,面对饭碗丢掉的威胁,大部分人宁愿选择逆来顺受,毕竟,目前跑外卖确实还是比其他很多行业能挣钱的。事情也就这样不断地恶化、恶化、再恶化……恶性循环。

这就产生了一个令人纠结的悖论:面对平台的进攻,如果我们逆来顺受,不团结不反抗,可以保住眼前的饭碗,但碗里的饭量会变少。我们骑手也不会形成力量,平台便会变本加厉、更无所顾忌地开始下一波进攻。

但如果我们绝大多数骑手都能够团结起来说“不”,那么这一次平台可能会栽跟头,但它转身便会用各种手段把积极战斗的人拉黑,让我们丢掉眼前的饭碗,但很快便会有新的骑手涌进外卖这个低门槛的行业……

总之,跑外卖挣钱,越来越难;而“站着挣钱”,更是难上加难。

纵然如此,在各大城市,仍然有一些优秀的同行在凝聚着大家,勇敢站出来发声,比较出名的如北京、上海的“骑士联盟盟主”,而在各种骑手微信群里,总有一些讲义气、热心肠、伸援手的兄弟姐妹。

四、困兽犹斗

每每聊到我们外卖行业的种种悲哀,我都会想起某位骑手大哥在一个群里的发言。他说,我们骑手就好像是关在铁笼子里的角斗士,而平台就是扑向我们的狮子,当狮子要吃掉我们的时候,无论角斗场上的围观者们如何怜悯、同情、鼓掌、激励……都无济于事。

只有我们自己的肌肉变得粗壮、我们的武艺变得精湛、我们的精神变得坚韧,才有可能与狮子一搏。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超级英雄,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每个群体、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苦辣酸甜,只有沉迷于童话和鸡汤的孩童和傻瓜才会把未来的希望寄托在他者身上,别人的关心只是一种道德上的情分,而非职责上的本分。

在跑外卖的4个多月里,我经历过烈日的灼烧,经历过暴雨的毒打,挨过商家的拖垮,挨过顾客的叱骂,无数次与大车擦身而过,无数次罚款……曾经的“软妹子”的我早已变成了“女汉子”,但我依然在平台的魔爪之下坚强地存活着。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外卖这个江湖中挣扎多久,但我始终觉得脚踏实地地凭借自己的双手和汗水挣钱是一种安心,而这份工作也让我变得更加坚强。

天越来越凉了,是时候抱团取暖了。

我相信没有人会愿意继续被平台按在地上摩擦,团结就是力量,拥抱就能生热,已经有很多骑手走在组建联盟、工会、行业协会的路上,以后必定也会有更多的人去做。

祈愿我们这些坚强勇敢的骑士们,最终能够磨出利刃,战胜恶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