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初🌺

手作&小說分享 | 思緒梳理 | 自我開導 | 學習紀錄 | 生活推薦

#新人打卡 流星落下後

發布於
這篇文章很臭很長、很奇怪、很負面、很發洩,很內心深處的我,但我歡迎每一位不熟悉的你看完它。

大家好,其實我也不算初來乍到,而是已經在多篇文章拍好拍滿、但之於文字發表依然潛水的半市民。 終於決定要寫一篇文聊聊自己。我是要升大三的中醫學生,曾經最熱愛小說寫作,我大概是那種幸運兒,只要我一腔熱忱的投入,許多不可思議的成就很快就會伴隨而來,我國中就被一直發表小說的那個平台出版社主動聯繫,出版了我的作品。直到上了高中課業繁重,課外書本的精神食糧斷炊,文思跟著枯竭,過往那種歡喜寫、歡喜發、歡歡喜喜就有很多點閱的日子不再。寫的作品沒人看沒人回應也沒人交流,加上高中,一顆徹頭徹尾被數理僵化的腦袋,為了分數必須虛情假意的寫作文,事實上那時的我也真的沒什麼感性細胞了,畢竟生活處處都是一板一眼的公式和單字。從那時開始,寫作對我來說是痛苦的,因為輸入得少,所以輸出的語句不通,組織混亂,即使是旁人口中「很有自己想法」的我,也不再會透過文字表達,我想周圍的朋友也是被荼害過的吧,否則我顛三倒四的口語,他們怎麼還能解讀出我「很有思想」(笑)。

高中的我就讀明星高中的資優班,求學前15年的經驗告訴我第一名是讀點書就有的成果,第二名是不讀書會有的代價。但高中的競爭顛覆了我狂妄扭曲XD的觀念,落到過班排22名,也曾經是校排第三,但也因此我總是焦慮到「感受不到自己有壓力」,直到從身周不斷接收到關愛和擔憂的眼神,我還是不知道我自己哪裡不對勁。等我發現自己真的不對勁時已經是學測了,作答總是靈感迸發、不確定的題目也如有神助的我因為緊張而腦袋空白、亂寫、無意識的自暴自棄,可能真的壓抑太久了。這樣蝦搞的後果就是只得了個中醫系,還是靠繁星上的。或許沒有太光輝的名堂,但因為是自己有興趣的,也就安之若素。

大學一開始是順利的,但苦讀的自我逼迫習性改不掉,我大一幾乎不願交際(其實也是隱隱覺得大學不會有真摯的友誼,幹嘛浪費時間鬼混),一心撲在課業上,畢竟第一名還有書卷獎金可以拿,雖然數目不大,但也是一份小小的想回饋家裡繳這麼貴的學費讓我讀私校(台灣的中醫系都是私立的)、提供優渥生活費和租房的心意。因為我們家住在沒有車代步就哪都去不了、什麼店都沒有的偏鄉,所以就讀一間市中心的大學,能夠隨意行動、玩樂和掌控金流的自由應該要讓我感到非常興奮且快樂,但實際並沒有,為了課業我總是兩點一線往返,通識課也可以把自己搞得壓力山大,為了分數還親自寫信去問老師的作答喜好_(:3」∠ )_,被組員雷就拉著幾個也覺得委屈的同學私下問老師有沒有補救方法,順便把豬隊友的惡行全盤拱出……大一上的我像是讀中文系、音樂系、企管系、生科系一樣,中醫系本科的東西(其實也只是生物、化學一類基礎學科)隨便唸唸或靠考古就打發了,想起來真好笑,但也因此我超出第二名一大截的拿下第一名,大一下因為心底一個不切實際的理想去帶了營隊,過上活動咖與讀書人切換自如的充實生活,那個時候我以為我是因為收穫一群摯友,發現大學生活可以如此燦爛,所以雖然行程滿檔,我還是拿下了99.83這樣誇張的學期總成績。不過現在想想,創造那一切的應該還是高中那般,「感受不到壓力」麻木到極致卻還是飄飄欲仙,覺得自己活力滿滿。如果是真心喜愛,我應該在接了幹部後依然幹勁十足,夥伴們應該對我接了一個如此重要的幹部而為我開心、對我信賴,但一切全是相反的,還沒上任就被質疑,上任後沒有歸屬感,所有責任都是我的責任,即使可能我沒有參與決策。現在的我只想趕快卸下一切,回到我就算有讀書壓力,但我能覺知自己狀態和極限,並且可以不顧他人自由釋放的日子。

不過其實營隊接幹的不愉快,只是在火苗上添的柴,起火的主因是大學接受到太多之於本科系的負面資訊:中醫早就飽和了、學校教育藏私、制度拖你職涯還造成薪資倒退……嚇得我一度想要重考去完全沒興趣的牙醫系,因為人生初次體會到財富自由的我,對於唸大學的目的只剩向錢看,否則就是愧對父母的栽培。當然最後不敵重考惰性,只安慰自己反正台灣就是這樣啦,各行各業都是滿滿的芒果乾,唯二不太抱怨的科系--電資,叫我去讀還不如重新投胎。

這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這麼甘願不逼迫自己XD

雖然留下來了,但我的焦慮甚囂塵上,總是在傍晚和深夜侵蝕著我。

想起國小時總是羨慕朋友擁有電視廣告的最新玩具,予取予求的父母,每個禮拜500塊零用錢,最棒的是--不受限制的3C使用權,哈哈。雖然我的爸媽這些都不給我,但至少他們很樂意買我想要的書給我,小五時得到那一套初版的《後宮甄嬛傳》至今還是我的珍藏(突然又想看了)。因為價值觀與眾不同卻開明的父母,長大的我,才漸漸變成大家羨慕的對象。國一升國二的暑假我狂熱於寫小說,還直接跟學校老師說我不去暑輔了,我要在家做更有意義的事(๑•̀ᄇ•́)و ✧ 簡直不要太大膽,但我爸媽跟老師居然都同意了。然後那個暑假我就完成了第一本10萬字的小說,初出茅廬就在POPO原創盤踞了整個暑假的排行榜,是我始終期盼也始料未及的。認識了好多讀者朋友,成立一個近300人的粉絲社團,光第一本作品就印了50本個人誌(媽媽是頭號粉絲,當然全額贊助),為自己帶來了一萬塊的零用錢。對一個拿到500塊就不敢花掉的國中生來說,一萬塊!那是天價啊!從此我更受鼓舞,為這本作品以日更九千的速度寫續集、國二整個學期寫了延伸作,最後得到出版機會的正是延伸作,還是被POPO他們自己找上,為了出書需要一個比較成熟的筆名(來掩藏我的低齡)就改成了現在這兩個字,其實也沒啥含義。話說回來,這一遭帶來的是五萬塊的稿費。

從開始寫小說到達成創作者付梓的夢想,不過兩年。成功來得太快去得也快,高中後的我再也寫不出所謂「爆文」或是有出版質量的作品,即使是我多麼喜愛、精雕細琢的後期作品。

從高中出獄,在大學浸淫一年的我,因為一直有種「長大感」,即使我很愛我的父母和家庭,我父母也從來為我各種投資無怨無悔,但我還是覺得我必須脫離了,這個脫離不是遠走高飛,只是漸漸離開受贊助的舒適圈,想要有能力支付自己,甚至開始回饋家裡。我還有一個劣根性就是什麼都想顧到好,既想要去接家教賺錢,又不甘浪費能夠充實知識的自我時間去提攜那跟我沒半毛關係,甚至還會威脅到我弟弟排名XD的別人家小孩。所幸父母也反對我去接家教,但我心裡竟然會為此愧疚,責怪自己沒本事把24小時當48小時一樣效率應用,責怪自己不夠聰明。

沒有家教這條路,二上又沒有拿到書卷獎,覺得自己根本是浪費父母一個學期學費的我,開始研究怎麼利用網路開創副業。感覺別人賺的輕輕鬆鬆,自己光是研究,還沒實作就先焦慮症爆發:曝光率、內容行銷、SEO優化(抖),寫作都不是自己的,必須服務大眾、服膺商業、迎合時下需求,我都已經沒辦法我手寫我口了,還要我在組織文辭時考慮到這些……2021農曆年的我就在覺得自己毫無生產力、想到錢與被唱衰的未來又無法安住讀本科書的矛盾之中度過,每個晚上都熬夜不願睡,想要讓即將逝去的一天更有意義再放它走,但往往以淚作結。

焦慮萬分的我,甚至還嘗試去那種男生要付費才能和女生聊天,女生可以借此賺錢的半黃交友軟體撈撈。但裡面的人實在是太令我難以接受,讓我感覺自己跟那種沒讀書走投無路的女生一樣,反而更羞愧,就火速退出刪掉app。 一事無成又不開心的寒假就這麼過了。新的學期因為嚴重感受到自己以為是摯友的人並沒有把我看得多重要,我就回歸自己開始嘗試手作,一方面是療癒自己,但不得不承認更多的還是想靠此獲利。意外的天份使然,即使動機這麼不純,開始學習不出一個月就接到兩張訂單,作品呈現也是指數級的成長,材料花費當然也得是,現在也才做了三個多月,已經通過Pinkoi據說只有10%錄取率的審核,開了自己的設計館。成功之神再次大方眷顧,但同時我也不斷為網站流量、曝光度、下單率所苦,可能當初是天真了,以為在Pinkoi輕易就能遇到伯樂。操之過及的我投機的在某些論壇發文,以提供有價值的知識內容來隱晦宣傳,但夜路走多還是會遇到鬼,有看完真香的內容後檢舉的正義魔人,也有那種我不能宣傳妳也別想的炸彈客。好啦我也認了,因為我的確不應該遊走邊緣,只是還沒經受過多少網路歷練,有點玻璃心所以影響了心情,同時也開始反思手作、或是不拘於手作,一切興趣、日常行為和金錢的意義。

暢所欲言到此,先收攝一下兩個我想表達的點:

第一,我覺得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父母願意投資我讀書和我想發展的事物,而我剛好也很有天份。可是這些成果無法穩定變現或是如預期的高獲利,會讓我覺得我沒有回報他們,我不過是個賠錢貨,這是我焦慮的原因之一。

第二,我總是很容易成功,但無法維持它或是因此滿足,就像太早劃過天空的流星,一時的譁眾取寵。加上我有點短視近利,覺得一直燒錢卻看不到起色真的很痛苦。手作的心理學觀點是讓人們獲得「有價感」,透過親手完成作品而覺知自己是有價值的,從而燃起生活的希望。但我的心態反而讓沒賣出去的作品打擊自我價值,覺得自己的存在每分每秒都在浪費錢,迷失了興趣的初衷,讓它變得四不像,不務正業(不過,什麼又是正業?熱情擁抱芒果乾嗎?)、不開心又放不下,這是我焦慮的原因之二。

其實我也是個旁人眼中會不理解的憂鬱症例子吧:家庭美滿、經濟無虞、天資聰穎、多才多藝,完全人生勝利組,還有什麼好不滿意的? 我想是那,被自己美其名曰「精益求精、不想讓誰誰誰失望」的追求完美,和一直以來享受著充足金援、物欲太重又無法斷捨離的慚愧。

有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對我說過,我這是太善良。 現任男友也跟我提過,「父母的愛與付出不求回報」這句話被視為常理,說孝順可以,可怎麼就妳絞盡腦汁想要「還清」? 甚至有一次實在按捺不住,和我父母聊起,他們似乎很難過:「回報了之後呢?妳就要徹底離開我們嗎?」我說沒有,「我要奉養你們,讓你們也能對我予取予求」就像曾經與現在你們對我一樣。

會有愧對感竟是因為覺得自己太幸福?什麼理由呀!

追求完美其實很自卑,無法開源時只會慚愧而不願節流,其實是貪婪和懶惰。 寫到這裡我很興奮,心裡好像有個結被解開了,終於找到可以對治的面向。 只是在我真正工作之前,金錢觀還會是我繚繞不去的小惡魔吧。想來也奇妙,從來沒有缺過苦過,卻像魔障一樣執著,覺得金錢才能帶給我安全感。每天爸媽只要晚一點回家,我就擔心他們是不是出事,家裡會失去經濟支柱。 甚至我還有過假使爸媽一定有一個必須遭遇無常的話,寧願是誰的自問。我自答是媽媽,因為爸爸的收入是媽媽的兩倍多,而且還在增值中,才能讓我維持現在的舒適生活。

很可怕吧,金錢的魔障,可以蒙蔽血親之愛。

所以學習知足節流之餘,我還要學習跳脫凡事都以金錢計量的思考,這樣關於才能無法持續變現、興趣需要花錢、怕工作收入不好、認為自己是賠錢貨的憂慮才會得到解決。

在靜下心來寫下這些文字的前幾天,我都在忙設計館架設、商品文案撰寫、假裝積極正向的品牌社群貼文、垂危營隊那些不得不做的雜事。明明狀況不好的我為這些感到很心累,尤其幾天努力下來根本沒有新訂單,覺得自己是在自嗨。可能寫這篇文本質也是自嗨,但它至少帶給我理清思緒的機會,和一片與錢無關的淨土(畢竟連讀書也被我建立了金錢連結,讀個大學像在商戰一樣,每一分的分數都像一則廣告觸擊,卻不保證成為未來能帶來收入的客戶)。

未來我打算在這裡分享我的作品,小說或手作、創作心得、相關知識分享、宣傳或推坑(?)、新學習到什麼事物,也會透過書寫理清負面想法、紀錄思考、釋放焦慮。發表這些縱然沒什麼價值的東西,但想發就是希望有人看,透過不知人不知面但知心的網路交流,這些難以啟齒,悶著會在心裡發酵腐敗的思緒,可以獲得一點回饋,能有「有人陪我一起抒發」的感覺。這些萍水相逢的言語往往也最是私密,可以直搗心窩,燃起一簇希望或深深扎心,因此我這種玻璃心才會選擇在氣氛友善活絡的馬特市發文。

期待能融入這片天地,重拾寫作,找回純粹因為熱忱所以快樂的自己,對一切事物。

4700多字嘮嘮叨叨的新人打卡,無論看到這裡的你是否願意撥空回覆我,我都應該致上謝意,謝謝你分擔了一點我的怪奇想法。

封面是近期得意之作,希望圖片不要變形得太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