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世界五百強經驗,連續創業者。曾經於金融、貿易、OA、FA、娛樂、法律、互聯網、文化、媒體...等產業工作或創立項目,超過十年中國大陸文化演出經歷,並曾創造金氏世界紀錄。對互聯網產業與創業熟悉,共同創立項目曾經獲得中國最大傳媒集團千萬級別風險投資。中國大西部地區第一代商業演出的引進者,建立娛樂文化新媒體。

[Live 產業] 音樂產業的未來屬於社群媒體,而非串流!

發布於

前言:每週在音樂、演出產業都有新鮮事在發生,儘管受到 2020 年大似肆虐的新冠病毒 COVID-19 影響,讓 Live 表演現場受到巨大毀滅性的打擊,但相關從業者大多都還在努力的生存著,保持樂觀,積極期待烏雲邊的那一道 Silver Lining 重新綻放希望。每週摘選值得關注的海內外新聞在此專欄,不限定一週一更,可能一週數更,也可能數週一更!最期待是忙到數週不更了~^^~


原文標題:Social Media, Not Streaming, Is the Music Industry's Future

原文作者:TIM INGHAM

原文日期:2020年12月2日

原文連結:https://www.rollingstone.com/pro/features/social-media-tiktok-instagram-video-games-music-money-1097428/

[以下是原文編譯內容摘錄]

音樂串流訂閱每年為唱片產業貢獻了85億美元的產值,但音樂產業的未來發展中最大的成長或許並非來自於此,而是社群媒體、遊戲、直播串流與健身...等領域。
The smart money's now on online karaoke and music creation becoming big business for the music industry. (CR:Griffin Lotz)


在唱片產業中利潤成長最快的領域是?

已經連續多年以來,這個問題的回答一定都是 - 串流媒體服務。然而,根據消息來源所稱,華納音樂(Warner Music Group)的 CEO - Steve Cooper 並不這麼認為。

在 2019 年度,華納音樂總共創造了超過 38億美元的唱片相關營收,其中 63% 屬於 Spotify、Apple Music 與 YouTube... 等平台所創造。不過在2020年11月23日的華納音樂集團最新財報中,Cooper 做了個不尋常的分析提到:「隨著 Facebook、TikTok 與 Snap...等社群媒體平台的持續貢獻收入,他們已經是我們重要的營利伙伴。且社群媒體的成長率也較串流媒體訂閱更高。」

作者與華納音樂的窗口做了再次確認,Cooper 所提到的是為華納音樂每年帶來億級的收入貢獻,且每年的成長率是雙位數的驚人成長幅度。

表面上概觀感覺並不令人訝異 - 社群媒體的巨頭企業向擁有音樂版權的音樂巨頭企業支付大量的音樂使用費用。不過我們可別忘記關於這些議題的一些原罪:在2018年第一季,Facebook、TikTok 與 Snap 總共付給華納音樂的音樂使用費是「零」!(舉 Facebook 為例,他們等於是直接放棄了音樂版權。)華納音樂直到2018年三月才與 Facebook 及其子公司正式簽訂了第一個「整體」授權協議,而 Snapchat 更是直到2020年八月才與華納簽約。至於 TikTok,他們在2020年八月算是正式進入美國市場,但與華納音樂之間則是依然維持無協議狀態。

這兩年之間,社群媒體已經從音樂產業的毒瘤轉換成了搖錢樹一般的存在。

當發現有新的音樂產業值得關注之趨勢時,華納音樂更值得被特別研究分析。在美國證監會(SEC)的公開文件報告中,華納揭露了自己「比其他主要音樂廠牌更為適應串流媒體的環境,且在2016年就率先宣布串流媒體是我們音樂業務營收中最大比例者。」

時至今日,隨著串流媒體的增張開始趨緩,Cooper 則重新將增長領域指向了社群媒體,並且預估將成位音樂產業下一個重要的增長爆發點。且不僅僅只針對音樂人以及相關業者,對於實在的現金業績挹注更是如此。Cooper 在11月份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提到:「我們目前正處於新的音樂黃金時代起點,機遇隨處不在!串流媒體服務的訂閱只是這一切的濫觴,還有許多能創造長期增長的機會等著我們。」


社群媒體滿手現金的另一個明顯證明就是 Sony Music 才剛剛與 TikTok 達成了第一項重要的複數年授權協議。(假如一切如實的話,字節跳動(TikTok的母公司)預付的一筆最低保證金在此協議中。)如果此消息屬實,西方的音樂集團還將繼續翻上一倍數字。從來自中國的巨型企業中可以對比得知:在 TME(騰訊音樂娛樂集團) 上一季就從其「社交平台、音樂串流、線上卡拉OK...等領域」中獲得為數可觀的收入。據稱其在這些領域中總共營收數字為 7.73億美元。而 TME 集團目前持有環球音樂、華納音樂與 Spotify 的股份,並且在 A&R 人工智能算法平台 Instrumental 與印度的串流媒體平台 Gaana 也都持有一定股份比例。

目前所謂的「Smart Money」已經投資在線上卡拉OK與音樂創作領域,對於音樂產業以及全球的音樂發行商而言,都是重要的一個商業模式。而現在這些機會的種子已經被諸如 TikTok 與 Instagram Reels 等種下,他們紛紛在其平台上鼓勵創作者們創作屬於自己的音樂內容。TikTok 的競爭者 Triller 同樣的也在今年早期發起過一場音樂比賽 - Step Up To The Mic!Triller 主要是由各大唱片公司所擁有,而這個音樂大賽最終的勝利者將有機會能獲得唱片錄製的合約並有機會與 Quavo 和 Takeoff 共同錄製作品。在幾個禮拜前 Snapchat 收購了 Voisey - 一個人聲的音樂製作平台,可讓業餘音樂愛好者透過專業的音樂製作人協助下創作音樂。來自 L.A 的創作者 Poutyface 即是從 Voisey 上被挖掘出來,目前被 Island Records 簽下。

一切如同 Cooper 在華納音樂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所說的「很明顯的,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觀眾是創作者,創作者也是觀眾!相乘效應造產生巨大的效果。」

有人預測全球的遊戲市場將在2025年時達到 3,000億美元的總營收。而整個音樂唱片產業目前佔其中約 6% 左右。

「對社群媒體來說,財源滾滾的趨勢看起來絲毫沒有減緩的感覺。」Cooper 另外還提到:「包括遊戲領域、健身領域以及直播領域目前都處於營收增長爆發趨勢的早期階段!」

對於音樂產業來說,很多機遇都是多重面向的。在此,作者更深入的分析了一些統計數據來作為佐證。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的一篇報導中呈現了此趨勢:Dua Lipa 最近的一次 Studio 2054 直播帶來了 284,000 張預售門票,其票面價格由早鳥票的 11.99美元 到超過百元以上的 美國運通卡「Levitating Lounge Package」 - 包含有親筆簽名專輯、紀念衫以及幕後直擊的花絮。所有的這一切都創造該場演出了介於 2百萬 到 2千萬美元的收益。

而健身行業更是在這一波疫情封鎖期間呈現了爆炸性的增長。截至九月底,頂級的家庭自行車運動訂閱平台 Peloton 整季的收入為 7.58億美元,同比增長為驚人的 232%!該公司上個月的投資人信息中提到其付費訂閱的營收(第三季已達到1.565億美元)將會受到一些「可變動成本」因素所影響,其中就包含的音樂版權費用。

除此之外,華納音樂以及其競爭對手環球音樂集團剛剛都與虛擬健身遊戲 Supernatural 簽下了音樂版權協議。該協議將讓其用戶得以夠過 Facebook 的 Oculus VR 設備在地球上的一個絕世美景進行健身訓練。這也意味著華納音樂及環球音樂將可在其每月19美元的訂閱服務費用中獲得一定的分成比例。覺得這是一個很小的市場嗎?千萬別這麼想,目前全球的健身付費訂閱服務市場總值已經超過230億美元了!

接著是遊戲領域,這個領域今年不斷有新創的點子冒出來。例如 Travis Scott 在 Fortnite 遊戲中舉辦的虛擬線上演唱會,以及最近在 Roblox 的一些熱鬧話題...等。Roblox 每月上線活躍人數超過了1.5億,並且成功吸引了3,300萬人參加 Little Nas 的虛擬演唱會。

Cooper 對此肯定有經過通盤的考慮與分析,他說:「若在 COVID-19 這場危機來說有露出一絲絲曙光時,我們應該儘速調整我們的長遠目標,並加速變革的腳步,讓自己從競爭困境中脫韁而出!」


Tim Ingham 是 Music Business Worldwide 的創始人和出版者。該公司自2015年以來一直為全球行業提供新聞,分析和就業服務。他每週為《Rolling Stone》撰寫專欄。


J 的觀點:

花了將近兩個小時編譯這篇報導,獲益良多。屬於音樂巨頭們的動向與想法,或許距離一般小公司很遙遠,但是卻是重要的趨勢觀察來源。在疫情逐步獲得控制(希望)情況下,找到下一步成長動能機會,才是能重新在行業中爬起來的重要指導原則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