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

Taiwanese | photographer | traveler | citizen

這座善惡之島

短暫做了幾天美夢後回到現實生活,才發現這世界從不缺乏惡意。


在世界各地爭先恐後地追求進步價值的二十一世紀,歧視和污名依然在各個角落發生。

對於警察濫權殺害黑人固然氣忿,但更令人難過的是強勢文化和弱勢文化的不平等。

大家關注美國人權和種族歧視的同時,卻無視這麼多年來新疆集中營對伊斯蘭教的毀滅,無視藏人迫害造成多少難民流亡,無視香港反送中黑警對兒童的威脅、對女性的性暴力與羞辱、對記者的攻擊、對示威者的殺害。

那天有個朋友說,那是香港的事,我們真的管不著。可你不覺得困惑嗎?美國是人權問題,所以美國警察該受譴責、該被懲罰,香港就是內政問題,黑警有公權力,其他人管不著、也無能為力。那些名人站出來替弱勢族群發聲,卻沒有人願意正視極權統治的迫害、沒有人願意承認中國帝國主義對民主和人權的侵害。

而同婚法上路一週年,同性戀真的和我們享有和我們一樣的權利了嗎?在自由戀愛和開放風氣的年代,約炮不再和風俗敗壞劃上等號,那是人滿足慾望和需求的方式之一。卻因為無良媒體擅自揭發他人私生活和性取向而被迫出櫃、並遭網路霸凌。

你知道嗎?「出櫃」的意思是家醜,躲在衣櫥裡的人即指將隱藏同性戀身份的人。事實是,櫃子根本就不該存在,每個人都擁有愛的自由,也擁有選擇性生活的自由。

這就是對性污名化的結果、是歧視不同族群的結果、是無視弱勢文化的結果。

一直以來都很嚮往小島生活,貼近自然、自由自在,當然有我最愛的陽光和海,更重要的是,那裡沒有標籤、沒有惡意,是良善和愛溢出的地方,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但我知道這世上的每個角落、每個片刻都有不公不義的事正在發生,而我不想躲起來假裝世界和這小島一樣美好。

如果每個人都願意多看多聽一點、多了解一點、多同理一點,美好的地帶是不是就會大一些、再大一些?如果有更多人願意一起撕下標籤、洗清污名,那是不是每個地方都和我嚮往的小島一樣美好了呢?

至少我是一直這麼相信著。

要知道,媒體會報導腥羶色、會使用聳動標題,是因為他們清楚閱聽眾的喜好,所以持續產出這些餵養我們以增加點閱率。也許我們沒辦法改變媒體生態、要求媒體自律,但我們可以提高媒體識讀的能力,不要輕易被標題騙,不點閱、不分享、不引用你知道會造成任何傷害的內容。

也許我們不能真的為香港人、為黑人、為各個弱勢族群做什麼,但你可以不要漠視這一切,你可以讓更多人知道這些事的發生。也許你不能選擇你要的世界,但你可以選擇成為怎麼樣的人。

願有天在他方,也能讓我像在綠島一樣自由自在的生活。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