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aping China Censorship.

論媒體“斷章取義”和“移花接木”——答台灣網友質疑

在Matters發表了第一篇文章,是關於我刪除和分組微信好友的,有幸獲得一些朋友留言,我都會一一認真回覆。
有一位朋友,應該是台灣人,問我如何判斷媒體報導是“斷章取義”或“移花接木”。一來二去,我發現回覆的長度都超過文章本身了,思路還算清晰。所以索性就當作文章發表出來。

首先坦白講,用了“斷章取義”和“移花接木”這兩個詞,是犯了辭藻堆砌的毛病。不過我也將其打了引號,其實,在下意識地我確實認為,中國官方媒體的全部報導,都可以用這兩個詞來形容。不代表我是對的,也不代表我認為西方媒體就一點問題沒有。只是因為中國是個有新聞審查的國家,在進入網絡時代後,尤其是進入社交媒體時代,逐漸掌握了很先進的審查技術,來引導民眾的集體無意識。所以,大家更願意看西方媒體,更願意相信西方媒體。

對於我如何確定在這次“反送中”中,媒體報導是“斷章取義”或“移花接木”。我想我沒法去一一說明或舉例,包括你說的支持示威的媒體也有這種不實或片面報導,我知道也有可能。但是,“反送中”不是個神秘事件或是地下活動,香港又是一個高度發達的西方體系城市。我相信如果有媒體名目長大的這樣做,一定有另外的媒體和民眾去揭露。

而關於中國的媒體報導,我可以宏觀概括的梳理一下——首先,從6月9日開始,每個週末一次的大遊行,中國官方沒有任何報導,還把遊行的照片登在頭版說“八十萬港人上街支持修例”,整個6月大部分中國人根本不知道香港發生了什麼;到了7月,開始全面報導,大部分民眾第一次看到消息,就是佔領立法會等一系列事件,然後大部分人把示威者都稱為港獨、暴徒,中聯辦還定性為恐怖襲擊(所以後來媒體也把警察的行為稱為恐襲,這是有根源的),把塗污國徽和扔國旗的照片、示威者和外國人交流的照片、舉美國國旗的照片、黃之鋒見美國領事的照片等等拿出來大肆渲染,刺激愛國情緒,而且只是照片,都不是視頻;再比如,後來有衝擊立法院的學生到申請台灣的政治庇護,又被讀解為蔡英文政府煽動示威,台獨港獨合流等⋯⋯種種類似的解讀充斥著整個網絡,絕大部分中國民眾看到的重點就是這些。又有多少人知道6月份發生了什麼以及港府的態度,才引發了後續的事件?而關於抗爭的訴求和合理性,有哪個中國媒體或平台可以理性的討論?

我也有很多始終支持民主自由的朋友,他們從一開始就會發一些內容表達支持,但都是比較隱晦的方式。從7月份開始,明顯討論香港的話題激增,很多朋友都發了愛國和撐警的內容,尤其是經歷了“七·一”和“八·一”兩個中共的重要節日,情緒被推到極致。這裡面有的人只是轉發一些官方文章或圖片,不加評論,最多加一個emoji,但好多朋友是有自己強烈的言論,讓我很震驚,比如把香港學生帶防毒面罩開發佈會的照片和基地組織殺害人質的照片放在一起,說他們是一類人,有些文章甚至以此暗示說香港示威者在基地組織受訓,後來又說具有美式武器裝備等等 ⋯⋯相信和轉發這些內容的人,我能感覺到他們對示威者是發自內心厭惡和憎恨,但也是這些言論讓我的忍耐達到了臨界點。

相較之下,嘲諷已經是一種最理性、最和善的聲音了。

我說的那些嘲諷香港人的論調,其實並不是單單針對示威者,而是針對香港人這個身份,這個城市,認為他們已經沒有從前的優越感,變得落後。港人失去了優越感所以心理不平衡,才會走上街頭⋯⋯把反送中示威讀解為港人對經濟和民生怨氣的一種發洩,而且支持這種觀點的人總是以一種睿智、洞察、理性、清醒、同情的姿態來表達,這期間還有很多人轉發英國學者馬丁·雅克談香港問題的採訪,其實這些不都是中國官方默默製造出的一種輿論導向嗎?


被我刪除或分組的這些“好友”,我也知道他們身後都有很大的家庭和工作責任,他們公開表達的思想關乎自身和家人以及工作團隊的利益和生活穩定。這是中國人的現實,我當然理解他們。況且我自己也逃脫不了,因為不敢公開表達,才來到matters寫東西。

我在微信刪除或分組,只是我個人行為,是管理個人社交帳號的方式,取組名只是簡單方便,這並不代表我覺得他們都是完全思想一致,更不是鼓勵大家要對人輕易下判斷或者簡單粗暴的歸類。

就像把反修例等同於港獨,把支持蔡英文等同於台獨,這些到底是誰的思維模式呢?這類人是不是可以被等同為一類人呢?能做出一個簡單的判斷嗎?

1 篇關聯作品
5
5

回應15

只看衍生作品
  • @清楚 這個人,自己寫 "極端會引發極端,仇恨會擴散仇恨",但觀點卻是完全倒向一邊的,看不到曱甴這個稱乎在香港在被誰用,或者看看大陸的民族主義情緒,動不動就要派坦克到香港。

    這個人還寫了一篇勸告大陸人不要代入香港人,怕他們被港媒誤導的文章。說 "很多大陸人同情香港",我看著就笑了,這根本不是事實,"很多大陸人同情香港"?別說笑了,同情香港的大陸人絕對是少數,不用你惺惺作態 "害怕他們被誤導"。

    你自己的立場這麼偏,就別扮理中客了。你這種人只是鄙視上街那些比你歲數少一半的人而已。你真的一點也不理中客。

    "而分裂的社會還能不能彌補就更難說了" 你立場這麼偏,有資格說這句話嗎?你真的沒有資格。

    我真的很厭惡你,遠比小粉紅和民族主義者要來得厭惡,所以我用詞不會對你有任何客氣。

    "而分裂的社會還能不能彌補就更難說了" 你有資格說這句話?你真的沒有,一點也有沒有。

    我非常厭惡你這種扮理中客,但只看到一邊情況,然後口上說著害怕 "撕裂" 的人。我真的非常厭惡,你沒有資格去談 "撕裂"因為你這種人就是源頭之一。

    • 到底是有人先擾民、先暴力脅迫人、先破壞公眾秩序,還是先有曱甴的綽號?何況我自己別說曱甴,我連暴徒這種詞都避免用。至於示威者那邊把不同意他們的人都稱為港豬共狗,我又沒見你如此義憤填膺。

      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是看了你的文字,覺得不值得浪費時間。您非常厭惡我,我也非常厭惡您這種人。就這樣吧。

    • 朋友,坐镇於千里之外倒不如眼見為實。請先把事情發展捋一捋。

      你說的那些擾民,破壞公共設施,是8月份的才開始的。早在第一次遊行,超過100萬人塞滿了港島,沒有一滴鮮血,沒有意思破壞,滿懷期望帶來的是冰冷的回絕。這是6月9。第二次是6月16,由於前一天梁義士在太古廣場以死諫的方式來勸政府尊重民意,令更多的人走上街頭。後面我就不講了,第一次衝擊。

      朋友,如果你有去過遊行,有去過示威,有試過嗆到講不了話,有試過無緣無故挨打,再來發表偉論吧

  • 清楚
    關聯了本作品
  • 我估計一大幫香港人也會被你歸類為五毛了。事實上,很多港人自己也總結跟貧富差距、香港人失落的優越感有關,當然這不是全部理由。參加這次運動的確不都是港獨,但是港獨占很大成分,特別是前線衝擊的那群。關於把蒙面學生開的民間記者會和ISIS開記者會並列展示的圖片,我在香港網友的圈子裏看他們傳了無數遍。。。我感覺你似乎沒有看過很多這幾個月的各種衝突視頻 。當然,衝突是逐漸升級的,不止警察與示威者,還有示威者與平民。在機場私刑禁錮淩辱內地人也不是他們第一日失控,其實之前就好幾次這麼對普通香港市民做了,只不過沒媒體曝光。大部分港媒只展示示威者好的一面。當然他們會有很多理由,比如政府不答應他們的五大訴求。但是,無論什麼樣的理由,都不是他們濫用暴力的藉口。

    這次港媒大部分是挺反送中的,很多自己就是穿上記者服的示威者。最激烈支持學生的大概是香港電臺、蘋果日報和立場新聞。當然,強烈支持示威者的也不能少了matters創辦人的前東家-端傳媒。香港01之前一直支持,但是最近隨著暴力越發失控,有點“割席”的意思。東方日報本來是挺學生的,似乎也開始動搖。TVB有藍有黃,但一開始就因為報導了些示威者不想讓別人看見的畫面,因此被示威者們圍攻了,所以後來比較小心。星島日報還算親中的,也報些另一邊的聲音,但它在香港不是很流行。

    給你看看香港01(也是香港一大媒體)近期的兩個評論文章:
    https://www.hk01.com/01觀點/370364/不能讓暴力示威成為常態
    https://www.hk01.com/01觀點/367822/暴力失控一念之差-還要美化嗎

    當然,民間有很多自發的視頻、評論、報導。只不過港媒基本不報反示威者這一邊(基本被滅聲),比如818百萬和理非集會(其實頂多大概20萬人)之前817有40萬人反暴力撐警察集會(大概10萬人),但是817你只看到港媒西媒報導幾百幾千人的示威而沒人去報這個反暴力集會。所以“新聞自由”真不能盲信等於全面報導。而粵語的語言障礙更阻止了很多外人真正瞭解內部的情況。事實上,香港人從占中運動就開始分裂,在這次反送中活動(尤其是7月以後)已經越來越水火不容,社會撕裂,朋友反目,親人失和,屢屢聽聞。這絕不是很多媒體想讓外人相信的那樣好像所有香港人都被示威者代表了。這次運動即便最終沒釀成大禍能萬幸以和平收場,香港被破壞的金融、秩序、法治和信心還得相當一段時間恢復,而分裂的社會還能不能彌補就更難說了。

    我之前曾寫過:“極端會引發極端,仇恨會擴散仇恨”。任何人採取極端手段、充斥仇恨,都不應當被鼓勵。這世界多數時候沒那麼黑白分明,敵人的敵人未必是你的朋友;很多人可能正在用他所反對的東西去反對他反對的東西。

    其實若真有心去找,網絡有大把的資料可以看,也不用我給你找,多如牛毛。包括示威者自己的連登論壇也是公開的。我也有加入他們一些的組,有些內容真是跟恐怖分子無異。 當然,我不是說中國內地新聞報導的就是全部真相。 但是,你也不知道那些撐香港警察的是不是通過某些途徑看到了些你所不知道的事情,你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很多事情其實不知道。貿然因為立場就把人家歸為五毛,這種粗暴的標籤化,似乎不是理性求知人應做的事。

    • 很感謝你的分析,你分析很有條理,我也看到給你點贊的數量是我評論里最多的。

      雖然隔了好幾天才回覆,但我卻是第一時間就讀完了你的留言,這些天也一直在我脑海里盤旋,我已經不會再去急於反駁任何人的觀點。我認為一個良性的討論,從來不是以反駁為目的。但是,往往在討論中,爭論雙方都可能下意識地讓反駁本身成為目的。

      對於抗議中的一些極端行為,其實我是看過很多衝突的畫面的。確實,和平理性和暴力激進,這是對於示威者內部的方式的分歧。

      但我始終是站在一個大陸人的角度去分析,因此我覺得我無權去批判香港的示威者。因為我們的日常中都無法對身邊的政府和公權力發出任何批判的聲音,反抗的權利更是癡人說夢,如今就連一點匹夫之勇可能都不存在了。

      我看到過很多暴力行為的視頻,我也看到過親反對派的媒體報導示威者不好的一面(當然不會像HK01那樣專門搞一個主題來寫)。但是即便我看到,我不會選擇批評,難道你沒看到一個14億的大國從上到下都在批判、都在以舉國之力挖掘示威者的醜態嗎? 難道需要擔心這些醜態無處爆光、會被掩蓋?

      我記得第一次機場被關閉的第二天,有示威者鞠躬道歉,我真的哭了。即使在我自己實名制臉書上,我也說寫了應該是道歉的不是他們,而是我們,是我們這些不敢發聲的人!因為他們正在替我們爭取權利!

      我看到這裏一些大陸朋友,在以一種很理性的姿態在分析、批判示威者,可能他們自己感覺很良好,認為自己不偏不倚,但是他們可能忘了(無意識了),自己身為一個中國人,完全放棄了任何爭取民主與自由的權利,那他們又有何立場去批評港人爭取權利的方式呢?

      如果做為一個台灣人,或是海外華人,他們可以認為民主和自由不應該這樣爭取。可是香港又能否算作是一個像台灣或者日韓、歐美澳洲一樣的民主社會呢?

      可能在你心裏,還覺得香港是一個一國兩制的典範,擁有不同的制度,與台灣日韓是一樣的地方,但在這些極端示威者心裏,香港已經不再是亞洲四小龍,不再是一個港人治港的社會,他們的憤怒,可以理性地分析看待嗎?

      暴力是要譴責和批判,但是不是因為有暴力行為,其理性示威者的訴求就一筆勾銷了呢?可能你不這樣覺得,但是有多人是巴不得看到暴力多一點、好得到口實去否定訴求呢?


      其實,如果你沒寫最後一段,我也可以給你點個贊了!對於那些被我粗暴歸類的朋友,我可以確信他們會可能是通過別的渠道看到了我沒看到的內容。

      另外,我也想提醒你,在這裏給你點贊的人,不一定是出於你的理性條理和客觀,而可能恰恰是因為你批判了他們討厭人;同時,我還要很粗暴的把你能對此事做出這番理性分析的原因歸結於你從未在一個專制體制下生活過(至少應該不是在共產專制下長大的,哪怕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如果你想要在台灣去體會,那麼你可以去支持一國兩制!

    • 幸存者偏差,在FB上尤其在立场、苹果下看到的评论,认为很多香港人想搞港独。其实来来去去就是那么一小撮。

      最主要还是追求民主,虽然暴力手段我不认同。但目前因为没有政府监督机构、监督机制来让民众表达诉求,也是促使了这次暴力冲突。

      另外,简单将一件复杂的政治事件以港独标签定义,也是国内媒体的一贯做法。

  • 不过是对话语权的争夺和民意争取的手段而已,天下乌鸦一般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