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aping from China Censorship. From a screenwriter and actor to a Political Philosophy or Philosophical Politics self-learner!

論媒體“斷章取義”和“移花接木”——答台灣網友質疑

在Matters發表了第一篇文章,是關於我刪除和分組微信好友的,有幸獲得一些朋友留言,我都會一一認真回覆。
有一位朋友,應該是台灣人,問我如何判斷媒體報導是“斷章取義”或“移花接木”。一來二去,我發現回覆的長度都超過文章本身了,思路還算清晰。所以索性就當作文章發表出來。

首先坦白講,用了“斷章取義”和“移花接木”這兩個詞,是犯了辭藻堆砌的毛病。不過我也將其打了引號,其實,在下意識地我確實認為,中國官方媒體的全部報導,都可以用這兩個詞來形容。不代表我是對的,也不代表我認為西方媒體就一點問題沒有。只是因為中國是個有新聞審查的國家,在進入網絡時代後,尤其是進入社交媒體時代,逐漸掌握了很先進的審查技術,來引導民眾的集體無意識。所以,大家更願意看西方媒體,更願意相信西方媒體。

對於我如何確定在這次“反送中”中,媒體報導是“斷章取義”或“移花接木”。我想我沒法去一一說明或舉例,包括你說的支持示威的媒體也有這種不實或片面報導,我知道也有可能。但是,“反送中”不是個神秘事件或是地下活動,香港又是一個高度發達的西方體系城市。我相信如果有媒體名目長大的這樣做,一定有另外的媒體和民眾去揭露。

而關於中國的媒體報導,我可以宏觀概括的梳理一下——首先,從6月9日開始,每個週末一次的大遊行,中國官方沒有任何報導,還把遊行的照片登在頭版說“八十萬港人上街支持修例”,整個6月大部分中國人根本不知道香港發生了什麼;到了7月,開始全面報導,大部分民眾第一次看到消息,就是佔領立法會等一系列事件,然後大部分人把示威者都稱為港獨、暴徒,中聯辦還定性為恐怖襲擊(所以後來媒體也把警察的行為稱為恐襲,這是有根源的),把塗污國徽和扔國旗的照片、示威者和外國人交流的照片、舉美國國旗的照片、黃之鋒見美國領事的照片等等拿出來大肆渲染,刺激愛國情緒,而且只是照片,都不是視頻;再比如,後來有衝擊立法院的學生到申請台灣的政治庇護,又被讀解為蔡英文政府煽動示威,台獨港獨合流等⋯⋯種種類似的解讀充斥著整個網絡,絕大部分中國民眾看到的重點就是這些。又有多少人知道6月份發生了什麼以及港府的態度,才引發了後續的事件?而關於抗爭的訴求和合理性,有哪個中國媒體或平台可以理性的討論?

我也有很多始終支持民主自由的朋友,他們從一開始就會發一些內容表達支持,但都是比較隱晦的方式。從7月份開始,明顯討論香港的話題激增,很多朋友都發了愛國和撐警的內容,尤其是經歷了“七·一”和“八·一”兩個中共的重要節日,情緒被推到極致。這裡面有的人只是轉發一些官方文章或圖片,不加評論,最多加一個emoji,但好多朋友是有自己強烈的言論,讓我很震驚,比如把香港學生帶防毒面罩開發佈會的照片和基地組織殺害人質的照片放在一起,說他們是一類人,有些文章甚至以此暗示說香港示威者在基地組織受訓,後來又說具有美式武器裝備等等 ⋯⋯相信和轉發這些內容的人,我能感覺到他們對示威者是發自內心厭惡和憎恨,但也是這些言論讓我的忍耐達到了臨界點。

相較之下,嘲諷已經是一種最理性、最和善的聲音了。

我說的那些嘲諷香港人的論調,其實並不是單單針對示威者,而是針對香港人這個身份,這個城市,認為他們已經沒有從前的優越感,變得落後。港人失去了優越感所以心理不平衡,才會走上街頭⋯⋯把反送中示威讀解為港人對經濟和民生怨氣的一種發洩,而且支持這種觀點的人總是以一種睿智、洞察、理性、清醒、同情的姿態來表達,這期間還有很多人轉發英國學者馬丁·雅克談香港問題的採訪,其實這些不都是中國官方默默製造出的一種輿論導向嗎?


被我刪除或分組的這些“好友”,我也知道他們身後都有很大的家庭和工作責任,他們公開表達的思想關乎自身和家人以及工作團隊的利益和生活穩定。這是中國人的現實,我當然理解他們。況且我自己也逃脫不了,因為不敢公開表達,才來到matters寫東西。

我在微信刪除或分組,只是我個人行為,是管理個人社交帳號的方式,取組名只是簡單方便,這並不代表我覺得他們都是完全思想一致,更不是鼓勵大家要對人輕易下判斷或者簡單粗暴的歸類。

就像把反修例等同於港獨,把支持蔡英文等同於台獨,這些到底是誰的思維模式呢?這類人是不是可以被等同為一類人呢?能做出一個簡單的判斷嗎?

1 篇關聯作品
7
7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