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yim

在中國的邊緣行走和思考。

記一次黃藍各半的聚餐

發布於

今天中午,研究小組聚餐,恰好日子臨近教授生日,也算師兄弟們一起為師父祝壽。

一桌12人,至少5黃5藍,另兩位較年輕的研究助理顏色未知。十多年師長同儕,大家對彼此政治立場其實心知肚明。有時聊到時事,會小小辯論一下,通常誰也說服不了誰,意在瞭解對方一派的想法,最後各自保留意見。有時還會拿政治立場來打趣,並沒有你死我活。

今天的午飯,開始氣氛略有些尷尬。因為怎樣都不可能避談這兩個月以來的香港嘛。師父與大師兄都是深藍,一開始他們各發感慨,主要還是堅信有外部勢力在幕後操縱組織。黃絲一方笑而不語,都不接話。

大師兄謂:「最近我家裡吃飯,氣氛都很淡靜啊。」原來他家從太太到三個小孩再到外父外母都在「反修例」一方,他一人常常遭遇圍攻,於是飯桌上能談的話題銳減。大家大笑。

酒過三巡,拉拉雜雜地聊了些別的,進入「就近分組聊天」模式。坐在我旁邊的一位,是資深記者轉入學界,她忍不住小聲跟我討論起內地人究竟如何看香港這個問題,繼而聊到林鄭記者會,咬牙切齒地說她都氣得想去扔磚頭了(當然她說她不會真的去扔)最後她忍不住問我「明天遊行你也會去的吧?」點頭,擊掌,哈哈大笑。

教授和大師兄那邊,想必猜到我們嘀嘀咕咕地在笑什麼。也是這位建制派的教授,十年前在我讀博期間,明知我在積極參與一些社運活動,並沒有任何勸阻或壓制。而那位建制派大師兄,他編的書中收錄我一篇文章,也將我對體制的批判和嘲笑照單全收。

這些,是我在香港這十多年體驗到的一種重要的自由:在上位者,即便保守,也不會阻止年輕一輩去實踐自己的想法,大家可以討論,可以各自保留意見。這種寬容,換來我對這些師長發自內心的敬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