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怡然的對話:於己與材料與信仰 對話聯想與學習

《美國叛徒:軸心莎莉的審判》American Traitor: The Trial of Axis Sally

 (編輯過)
站錯邊的舞台


電影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講述二戰期間,一位名叫米爾德裏德·吉爾拉斯的美國婦女,在德國男友的介紹下,來到戈培爾創辦的心理戰電台,無意間成了針對美國軍隊的德國宣傳人員,她直接用英語對美國聽眾廣播,其主要目的就是瓦解美國軍人的戰鬥意誌。她被美國大兵稱為“軸心莎莉”,二戰結束後她隱姓埋名,但1949年,還是在柏林被捕,被美國定為叛國罪,鑒於許多陣亡將士家屬群情激昂,公訴人欲將其送上絞刑台。但在辯護律師的強力辯護下,陪審團否決了她8項罪名的7項,僅認定最後一項罪,最終被判處30年監禁。她在服刑12年後的1961年獲釋,成為俄亥俄州的一名音樂教師,於1988年去世。


從律師的角度看,他的辯護是成功的,尤其是在法庭的最後陳述非常精彩,長段辯護詞一氣嗬成,引經據典:

  一是通過之前在電台的同事作證,說明大家是一個納粹手上的玩偶演員而已,只能照本宣科,若有不從,就會立刻被送去集中營。作為一個被困在德國的美國女人來說,要保住性命是沒有其它選擇的。

  二是對於吉爾拉斯在播音中反複說到的反戰言論,他引用了羅斯福夫人和海明威說過類似的話,那就是“永遠不要認為戰爭有多麽的正義”,只是他們生活在美國,享受著言論自由而無需接受法律的製裁。而吉爾拉斯身處納粹的淫威下,僅僅是為了自己可憐的活著而不得不發聲。

   在美國全國上下彌漫著吉爾拉斯罪該萬死情緒的背景下,這位律師駁斥了公訴人的大部分指控,征服了陪審團的心。如果被愛國主義所脅迫,就會失去理智,使用民主的暴力,社會的包容性也會喪失。

吉爾拉斯只是一個找到舞台的演員;只是一個在德國求好一點生活的美國女人。戰後,卻因為她的廣播就是叛國者。

本片有趣的辯證在於「叛國的行為」,怎麼證明廣播的確傷害士氣?被脅迫扮演的角色或者戲劇是否就屬無辜?戰時扮演的廣播員角色,雖然有正面播報美國傷員的消息安慰家屬,但德國的目的在於遮蓋自己的罪。這雖不是莎莉本意,是否該有罪?戰時,敵對兩國的宣傳,讓人民基於國族主義,都會對另一邊的敵對國產生恨意、報復。同時,很容易忽略人本位的立場。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他雖在敵國,也被迫或不得已,仍可拒絕。或者悲壯些就到集中營。我們不是當事者時,道德的確是可以是唯一尺度,氣節也可以是衡量之標準。就像防疫單位也曾拒絕小明入境回家,因為他們選錯邊的懲罰!回到人的處境,真難。但當我們站錯邊,不也祈求優勢的敵人,就給于最低的人道待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