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思敏讀電影

影痴,畢業時立志窩在椅子上當電影字幕翻譯;辦了幾場婚禮後,現在變成到處跑跳的活動人。喜歡和人們一起感動喝采,相信那是大家心意最相通的moment。覺得只做一件事很無聊,喜歡到處斜槓,希望人生有趣到老了可以拍成一部電影。

潔思敏讀電影/從電影《動物方城市》探討翻譯在地化

發布於

在了解語境的重要後,本篇要來了解從語境延伸出的「翻譯在地化」。在翻譯的時候注重語境的轉換有助於讓譯文接收者感受原文的意涵;而翻譯在地化除了傳達原文的意思之外,還要讓讀者更進一步沉浸在原文意欲建構的氛圍中。翻譯在地化之所以在字幕翻譯也同等重要,是因為會在看電影時觀看字幕的觀眾除了電影本身外,他們也大多會從字幕的語氣拿捏來建構該角色的個性、感受角色情緒,以及體會當下劇情氛圍;而在地化翻譯的使用,就是利用目標語言受眾的背景文化,將原文翻譯成受眾能直覺反應的譯文,不必在觀看影片時腦袋多轉一圈去理解劇情要傳達的意思。有趣的是,由於現今觀眾能收看電影的渠道增加,透過不同平台觀看電影時裡面的字幕也會因為平台配合的字幕公司不同而有異;因此有時同一部片在不同平台觀看可能會產生不同的評價,也從而看出字幕翻譯在影片中舉足輕重的影響。

       以動畫電影《動物方城市》為例子,片中警察哈朱蒂與胡尼克到監理所請快俠樹懶查詢嫌犯車牌號碼,胡尼克講出的一段笑話:

- Hey, Flash. Wanna hear a joke? (嘿,快俠,要聽個冷笑話嗎?)

- No! (賣鬧!)

- Sure. (好)

-What do you call a three-humped camel?(為什麼有人看到點滴就笑?)

-I don't know. What do you call a three-humped... camel? (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人看到點滴就笑)

-Pregnant. (因為笑點低﹙笑點滴﹚)

從原文來看,這則是美式風格的笑話,是在問「-有三個駝峰的駱駝怎麼稱呼? -懷孕」(駱駝最多只有雙峰,多的第三個是因為懷孕造成的),由於這是一齣老少咸宜的動畫電影,因此如果直接援用原文的笑話,對於駱駝生態不熟悉的小孩來說可能無法感受到這一段趣味的地方,因此透過翻譯在地化,將笑話轉化為臺灣人能直觀感受到的諧音冷笑話。而哈朱蒂使用的台語「賣鬧」,也是使用本土化翻譯,強化她極度不希望被干擾的煩躁。這兩種方式的使用都是為了將本場景的原文笑點好好的在譯文中也能完整傳達。

圖片出處:People

翻譯除了在意語境的轉換,也要在意如何讓讀者快速感受到目標語言的意思,而在地化翻譯就是著重在該台詞精神與目的的方式之一,因此除了台詞意思的翻譯,也要能夠讓讀者能透過字幕感受到劇情氛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潔思敏讀電影/以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討論語境的重要

潔思敏讀電影/從影集《24反恐任務》了解目標語言背景文化的重要性

潔思敏讀電影 / 從電影《隔離島》討論同一字意如何「換句話說」的技巧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