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社會弱勢群體及環保議題。

看完付国豪被困全程视频之后

今天看到媒体用文字叙述这个事件的时候,我觉得特别难过,特别悲哀。心里在想,那么多和理人士非坚持了那么久的努力,是不是就要被毁于一旦了。内地官媒又有了一个很好的反击理由,下一次港澳办的新闻发布会又会用到更严重的措辞,中央终于会“迫不得已”地进行一系列的被动反击。

果然几个小时以后,官媒和微信公众号又开始了一轮新的“爱国主义宣传教育”,而且这一次,正大光明地支持香港警队,把人民群众的情绪转移到了对抗“跟香港警察作对的暴徒”上。特别是那个“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的海报,流传速度之快是可以上记录的(他确实说了这句话,但说完之后并没有马上被打)。毕竟现在我打下这些字的时候,国内也才是早晨九点半而已。

于是我去搜索了很多视频,想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暴徒”,什么样的“暴行”,在这个时候严重地帮了倒忙,让香港之夏走上下坡路。找到的最完整的一个视频,来自The New York Times, 把从他被困,被绑,被审,被打,被救助,被运上救护车开走的情景,都记录了下来。

我想说,看完这50分钟的视频,我的内心的震撼的。所有的报道都只强调了“暴徒殴打”,强调了他”支持香港警察“,但没有任何提及到原来有那么多示威者一直在保护他,一直在他身边没有离开,还在他短暂被打之后很快速地叫来了医疗队,为他在现场清理检查伤势,并护送他上救护车。值得一提的是,在视频中,全程被没有任何香港警察帮助他。但他所供职的《环球时报》却在微博上第一时间感谢了“香港警队克服巨大困难进入机场”并”营救“了他。这有点尴尬啊。

当然了,我觉得那两个真正袭击了他的示威者确实可恶。从任何角度来看,他们这样的行为都是自私的。是,经历了那么久的游行,身心疲惫,一时忍不住了愤怒,可以有理由。但是在那么多媒体的摄像机之下,用雨伞和警示板那么用心地击打已经被捆绑起来的内地官媒记者,真的是很傻(或者很坏)。

可是,这么两三个袭击者的殴打行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身边的示威者同伴制止了。所有人叫嚣的“别打(这句粤语听懂了)”,让看视频的我都被这些所谓的“暴民”感动了。还有一直在他身边试图维持秩序的人也同样让人感动。那位从一开始就一直在他旁边的白衣老者,全程都在试图保护他,就算视频上听不清他说的话,也可以感受到他的关切。那几位给他围了人墙的男生,那几位给他检查并清理伤口的救护人员,以及后来一起给他开道,护送到救护车上的急救人员,一起彰显了以大局为重的精神。

我真的希望这个视频可以让所有的内地人民看到。所以他们不会在用自己的想象去填满“暴徒“和”殴打“的情景。当他们在谈论香港事件时,对游行示威乃至暴力行为的想法会有所不同。可惜有股境内势力不能让他们看到这个。暴徒怎么能这么克制呢?不符合这几个月来一直试图建立的形象啊?

看完视频之后,是非也仍然不是非黑即白的。他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承认是记者(而说是tourist)?为什么搜到他包里有淡蓝色“I♥HK警察”的T恤(而不是穿在身上)?(视频里不是很清楚,但那件黄色的press马甲看起来也像是他的,为什么他没有穿?)是谁最先开始怀疑他的?为什么突然起疑?想要审问并且得到什么背景故事?

跟最近几个月很多事件一样,可能我们再也无从得知这些问题的真实答案。但还是要坚持be water,保持头脑清醒。我们所有人都一样。

视频在此:https://www.nytimes.com/video/world/asia/100000006660086/hong-kong-protests-video.html?action=click&gtype=vhs&version=vhs-heading&module=vhs&region=title-area&cview=true&t=3446
(建议从6:10开始看)

4 篇關聯作品
香港474反送中193
32
32

回應283

只看衍生作品
  • k粒码
    關聯了本作品
  • 你还蛮搞笑的,写的那些什么屁话。就看那几十分钟的视频就洋洋洒洒的写暴徒很可怜?当天发生过三件重要的事,你只知道了最后一个,你就说那群智障可怜?

    第一,救护人员很快到场救走付国豪。那你怎么说当天下午,一个深圳居民到香港机场送朋友,因为粤语发音跟香港不一样,被认出是大陆人。因搜出他“港澳通行证”上,有“大陆公安局批准”的字眼,因而肯定他是大陆派来公安,把他打到昏迷不醒,还非法禁锢他好几个小时,不让救护人员把他救走?

    因为机场的特别法律,警察要等到机场人员报警,他们才得出手干预。所以几个小时候后,警察带着救护人员来救走第一名被打的人,他才安全脱险。而且在救护车和警车送走伤者的路上,暴徒不断设置路障且敲打破坏警车,不让他们通过。是机场的保安人员不停在路上清走路障,拖了快二十分钟,载着第一名伤者的救护车才成功开走。

    第二,为什么整个过程中警察都没出来救人?付国豪被打发生在深圳男被送走之后。当时警察在送走伤者后,有在逮捕一些冲击警察的暴徒。其中一个警察因为逮捕一名暴徒的时候,不小心落单而被围殴,警棍被抢且暴徒狠狠的用他的警棍往他脑袋上打去,警察为了自保拔枪,暴徒被吓至四散,其后其他警察赶到护着他,他站不稳两次跌倒在地上……为什么?因为被头部被殴打所以头晕?不,因为有暴徒一脚踢向他的下体,据说造成他阴囊破裂!

    用粤语的话说就是:

    佢俾人踢爆春袋!!

    佢俾人踢爆春袋!!

    佢俾人踢爆春袋!!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不过当然,香港黄媒不会跟你说这个,因为他们说:警察是公务员,他们把警察当狗看,狗是不能反对主人的,所以他们交税养的狗被他们踢爆春袋也是那份工资包了的。

    所以,为什么警察不进去救付国豪?你觉得警察要叫多少警力过来才能够进去就他?其实付国豪被打的时候,我相信是还有警察在外面的。所以你能保证,经常进去救人的时候,不会让暴徒更加亢奋?更用力殴打付国豪?或者做更多事逼警察开枪??

    你怎么又没看到,付国豪被担架抬走之后,还有傻子拿着美国旗追上去想继续打他呢?

    因为通行证上有“公安局批准”这字眼认定深圳男和付国豪是公安这种蠢到家,智障到脑残的白痴行为你怎么也不讨论一下?

    • 我对所谓的“普世价值”坚持者有点看不起,一个人认错是不应该是yes,but。yes扭扭捏捏,but长篇大论找毛病,找不到就偃旗息鼓,找到了长篇累牍。而且特别讨厌香港台湾的新闻标题党: “疑似中共特工”“怀疑为深圳警察” 把那种莫须有的事,不确定的事和确定的事一起说。这就是所谓的言论自由吗?

    • yes,加上but是非常常見的句式也是處理某些事情的時候必要的句式。這次事件使用這種句式就非常有必要。這和普世價值沒有任何關係,普世價值裡可沒有教你怎麼道歉啊。這次是付國豪的北京地址被爆出是國安第四局的宿舍,同時發現他還在以兩個名字分別是「付國豪」及「付豪」在銀行開戶,以及同時在一家名為北京世華萬向資訊公司工作。這足以說明他和國安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 机场当天第一个被打的人是福田公安徐锦炀,这个名字全广东省只有一个,名字可在谷歌查到辅警名册,他当天混在人群之中号召大家冲击旅客,涉嫌妨害公共安全,可得最高刑期12个月,可行使普通法赋予的公民逮捕权。

    付国豪出事时据说是拍示威人士大头照,被问身份,否认记者,但又穿记者服,逃跑时脱下一半被抓。在场前线能否出示他穿记者服拍示威人群大头照的证据?有证据才能证明当时有理由行使公民逮捕权,否则就是文革红卫兵打老师同类行为。

    另外事后有人爆出付国豪身份证(缺后四位)和国安四局地址,请问信源是否可靠?身份证前面位数不难拿,关键是后四位,国安四局地址的身份证是否有图片?付两套身份和大外宣关系不足以合理化被打理由。

    btw为这事我十几年的好友要和我割袍断席,请各位好心人帮我提供一些可靠的证据好帮忙说服他。谢谢。

    • 付國豪被爆出住國安宿舍。請問為什麼環球時報的記者住國安宿舍》還是國安第四局專管港澳台事務的

    • 机场管理局只归还了相机信用卡这些,苹果手机和身份证还没有下落,请问前线有没有这个带四局地址的身份证的图片?

  • 继续洗地吧。你也是 立场先行!

  • 泯灭人性的大是大非面前,还不是非黑即白。

    看完视频之后,是非也仍然不是非黑即白的。他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承认是记者(而说是tourist)?为什么搜到他包里有淡蓝色“I♥HK警察”的T恤(而不是穿在身上)?(视频里不是很清楚,但那件黄色的press马甲看起来也像是他的,为什么他没有穿?)是谁最先开始怀疑他的?为什么突然起疑?想要审问并且得到什么背景故事?
    两三个袭击者的殴打行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身边的示威者同伴制止了。所有人叫嚣的“别打(这句粤语听懂了)”,让看视频的我都被这些所谓的“暴民”感动了。还有一直在他身边试图维持秩序的人也同样让人感动。

    按这个申辩的逻辑,轮奸了妇女之后还可以这么说:

    看完轮奸视频之后,是非也不是非黑即白的。她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说明自己在月经期间,不宜房事?为什么她包里有其他的厚衣服而不是穿在身上,(她明明带了衣服却穿着这么暴露,她为什么不穿?)是谁最先调戏她的,为什么调戏?想要调情并且得到什么背景故事?........两三个轮奸者的轮奸行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身边的同伴制止了。所有人叫嚣的“别操”,让看视频的我都被这些所谓的“轮奸犯”感动了。还有一直在她身边试图维持秩序的人也同样让人感动。

    这说法有多荒谬!

    基本的大是大非啊!

  • 是卧底打的

  • 为了这个视频注册的,看完感觉更不可理喻了。视频里,他被“个别暴力分子”粗暴对待,甚至被绑起来,那其他“理性示威者”为什么不阻止这种限制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请问香港哪条法律允许香港人可以这么对待一个公民?

    • 感谢分享你的看法。

    • 这不是我的看法,这是我的质疑。如果你能看到,希望正面回复。要是连行为本身都是违法的,还有什么理由为行为辩解?

  • 你看到的是示威者为了不被带偏节奏,不落人口实,而选择的所谓的“和平”方式。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无辜的中国公民,在中国的领土上,被一群暴徒非法羁押非法扣留,严重侵犯他的人身自由与生命安全。

    归根到底,这文章看起来逻辑再严实,也是掩盖不了你的屁股之歪。

    再说了,去你们的粪坑论坛LIHKG看看,“文宣”不是你们最爱用的词吗?只许港人宣传,不许大陆支持?

    • 感谢分享你的评论。你看出了他们不想落人口实的努力(或者捧场做戏,随便你用什么词),我看出了他们本意是不支持暴力,但重点是我们都自己看了,得出了各自的结论。希望更多内地朋友也可以这样。

  • 暴力固然是不对的。但是看完这位记者之后极力煽动"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试图营造出国内人来香港就被打,支持警察就被打的舆论,也大概可以推测这是一起有预谋的事件。阴谋论地推想一下,打他的少数人里面,是否也有警方的卧底呢?

  • 看了视频,你们就是暴徒。就应该让大陆公安来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执法。香港赶紧成为直辖市,别再搞一国两制了

  • 为什么不写 暴徒用锁喉至昏迷的第一个大陆游客受害者! 当晚简直就是在直播小黄尸杀人,视频中一个小黄尸还拿着米国国旗佝偻着背迈着鬼子进村的步伐从背后突袭救护人员施救!犹如鬼子先是杀第一个,然后寻找第二个继续杀,杀到眼红杀到肾上激素飙升!

  • 我仍然覺得香港公民抵抗的主線是非暴力的也是值得尊敬和支持的。對岸這裡已經是立場先行的平行世界,幾乎沒有和氣真誠的討論溝通的餘地。心酸且無奈。不同平台渠道上都有很多人在記錄、呈現事件的進程,在表達、發聲和討論,多接觸不同的信息,多一點耐心、思考和理解也不會把事態變得更糟。於公義追問真相,於民間要和解,也許是妳和人群撕裂的唯一出路。

    • 这群人如果都是你这种态度,事态不至于发展至此。正是因为港人示威队伍视而不见其中的老鼠屎,反而包庇他们,才导致双方不断割裂。不要说这些老鼠屎是什么“卧底”、“大陆警察”,请去你们的粪坑论坛LIHKG看看,这些青年的司马昭之心再清楚不过了。

    • Lol. We think HK is in parallel universe, not us. Go check staffs on Weibo to see how “brainwashed” we are or you are??? Haha.

  • 在一片“我不再支持”文裡,此文真讓人松了一口氣。此次事件又成了一把“完美受害者主義”者的精細篩子(我不是鼓動暴力的意思)。至於內地,“我只看打沒打人”,這是我用內什麼想都想得出來的我那些朋友圈裡愛國奴們的“理性中立”反應。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嘗試闢謠、平衡信息收穫到的慘痛教訓:他們已經把“裝作看不見”和“我只看我想看的”上升到了哲學的高度,你任何解釋、說理、闡述都會被釘上“這是觀點 我只要事實”的“超理性”標籤被徹底否決。作者良苦用心恐怕一定是會被這樣的冷血辜負的。

    • 我认为那篇文章更多的是觉得被欺骗,示威者示威本来是针对当权者暴力行为,可当示威者使用跟当权者一样的暴力行为,就觉得被欺骗了。一边抗议当权者的暴力行为,一边又做出跟当权者一样的暴力行为,变成了示威者当初自己最讨厌的那个模样。

    • (啊!!我剛才寫得那麼好的回复居然閃退!!!!哭死……)

      【本評論的所有前提是建立在“打人、限制人身自由、擄奪財物、人身侮辱這樣的私刑行為是違法的、也是毫無道義的。打人是錯的,這個點是沒有討論餘地的”之基礎上的。】(經網友提醒建議後於 美中時間 1:49pm 08/15/2019添加)

      我覺得現在就下結論說示威者變成當權者模樣是不恰當的。

      首先這是將個別行為毫無依據(甚至是罔顧事實)地推廣到全體,這與林鄭一干人等的對待示威者的態度沒有太大差別。

      然後我認為這次事件偶然性佔了客觀的比重,而必然性的貢獻者可以說絕對不是示威者們。而我們在看待這個事件的時候最好還是不要忘記警權濫用的大背景。在一線的示威者(我想)並不會因為參與多了就脫敏,反而會因為事態的惡化,而時時刻刻處於崩潰邊緣。這不是洗地。我很明確譴責打人違法、無理,可是並不代表我就要去買鮮花果籃慰問那個心機環球記者,與我認為絕對有必要關心、探究打人者心路也絲毫不矛盾。

      最後也是本文著重在講述的,無論事件發生時還是之後,清醒的行為和批評體現出理性的主流地位沒有動搖。在這種背景下大談割席,恕我直言,並不是建設性的,而且也是在傲慢地無視現在仍然被牢牢堅持的寶貴價值。

      這樣的評論者自己估計是還不太明晰掌權者究竟是什麼模樣。在我看來,或許是他們有點變成了掌權者的模樣。……這樣說也不太對,不過說都說了……估計有一部分是吧。

  • 总结一下文章观点:

    只要对方不是圣人,只要他犯过一点点错,那么对其进行违法侵害,就应该适当宽恕。

    报导侵害事件的人只要没把施害者受到的一点点委屈报道清楚,没有把受害者犯的一点点错误报道清楚,就涉嫌蒙蔽事实,煽动舆论。

    • 您的阅读理解能力有待提高。我不赞成暴力,但不也觉得每件事情都是非黑即白的。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激发看到更多接近真相的信息之后来形成自我思考的能力。

    • 泯灭人性的大是大非面前,还”非黑即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