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人

你会不会让你的敌人定义你是谁?

批评外国防疫的时候他们在批评什么?

手机上国内的新闻APP每天坚持不懈的推送着冠状病毒疫情有关的新闻,确切的说,不仅仅是新闻APP,我手机里装的几乎每一个APP都加入了这场也许是互联网思维中“流量”最大的活动中。除了社交软件、旅游软件、或支付类的支付宝,连足球软件每天都推送不止一条有关消息。在这些推送中,我们似乎看到这样一幅图景:国内的新增确诊数据每天在减少,而国外则一天天增加,近期的病例都是输入型的,他们还非常有创意的引入了“倒灌”一词;韩国、意大利破千似乎只用了两三天,而欧盟无法关闭国境线、美国副总统称不用戴口罩、各国防疫物资不足、还不愿意带口罩、无症状或轻症居家隔离……国内的亲友开始增加关心身在欧洲的我的频率,似乎所有人都认为中国比国外要安全。

在铺天盖地的国内信息轰炸之下,对国外防疫“作业也不会抄”的怒其不争背后,他们到底在讨论什么?

一、制度自信

近年来的宣传话语主导下,“四个自信”,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是非常有分量的理论,体现出背后的近年来试图“以我为主”的战略思路。改变了过去相对弱势、迁就境外的策略,不再采取过去与境外的差异和分歧当中曾经采取的淡化自己立场,要求相互理解,比较“委曲求全”的做法,而是全面提升自己的“自信”,不仅自己没做错,而且勇敢的表达自己的立场。在近期的外媒报道中,就通过与中国经验不同的处理方式以及看似不甚理想的措施,最终有意无意的落到传播速度、扩散程度和境外病例数上,来实现对自己的正名。

二、杜绝回溯错误的可能性

武汉的封城发生在1月23日,但在那之前几天就有端倪,网络上流传着:钟南山院士率专家组现场考察后建议封城被中央拒绝的流言。随后流言成真。

武汉的封城是巨大的代价,也是一步步走错的结果,但是通过断言:欧洲不可能封城,欧洲将发生更严重的疫情,将封城合理化、正当化,更把中国付出巨大的代价自我牺牲上升到“舍生取义”的高度,从而自信地堂而皇之地推倒出““应得感谢””的结论。

图片来自:RFA

在完全超越自信、甚至有些跋扈的表现之下,是对封城这一举动通过“必然化”向“合理化”、“正当化”转变的潜台词,将“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内化到抗疫的具体工作中。因为封城必然,就无需在纠结瞒报;因为全球物资紧张,就不再有必要复盘物资供应问题;因为各国对疾病的认识不足,自然在先发生疫情的中国对事物的认识有一个“运动的、变化的”过程,不仅符合中国特色辩证法,而且可以证明中国政府在处理疫情的过程中完全是及时、有效的。

在这种情况下还需要纪念”吹哨人“吗?在中国媒体话语体系下的各国抗疫昏招迭出(不否认有一部分可能是真的)替全世界着急、恨不得全世界都封城、都不出门的中国媒体,在认识病毒的道路上,简直是全世界的”吹哨人“。

如果无论如何都要走到封城这一步,那么李文亮就不再那么有价值了,因为他挽救不了武汉,12月、1月,任何一个月份发现病毒(参考其他国家的做法)都不足以阻止病毒扩散,唯有全国层面的封闭才有可能阻止这一切,而这只有中国有能力做到。中国没做错,自然没有错误需要回溯,打赢这场抗疫战,则是亲自指挥的成功;打不赢这场抗疫战,自然是因为世界“猪队友”不给力,如此多的”倒灌“和输入型病例防不胜防。

三、拒绝颜色革命?拒绝任何变革

记得2010年上海市静安区一栋高层住宅发生大火,针对该事件的反思中很多媒体提到了香港1996年弥敦道的一场火灾,并且提到香港认真反思并且历时两年时间通过《1998年消防安全 (商业处所)(修订)条例》,再于2002年进一步通过通过《消防安全(建筑物)条例》。

当年多家媒体的报道之一

当本次新冠病毒疫情刚刚在中国发生的时候,针对传染病防治、预警、卫生系统等多方面的反思多次被提及。人们质问为什么在经历了2003年的非典之后,应该建立了传染病预警和防治系统的中国却再一次倒在了同样的地方?

2019年3月15日 今晚报

如果只是制度问题、如果只是瞒报问题,如果只是官僚推诿,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那么我们应当继续反思,努力变革现在的制度,甚至挑战已经腐朽、无可救药的官僚体系。但是,让我们看看西方先进国家的经验,那些拥有”制度优势“的国家,要么就是权限过小,那么就是州权、联邦、地区权利等等因素让国家无法施展手脚。不少人在李文亮医生逝世那天的网络浪潮中呼吁小心颜色革命。颜色革命?别想了,任何变革都没有必要,我们不再像2010年静安大火或过去其他事件发生时那样,愿意(以及被允许)主动去寻找目前的问题,重视其他国家、地区的经验,并努力加以改进。毕竟,即使他们有一个充分透明又迅速预警的体系,又能阻止这一切了吗?

尾声

有一篇介绍德国防疫的文章这样写道:”德国的国家流行病计划不是针对此次疫情而准备的。它是现成的,放在抽屉里已经15年了。每个州都有。按照实际情况会做出适当调整。“

国外防疫工作做的真的好吗?可能不是吧。

随着,中国的数字越来越少,境外的数字越来越多。亲友对我说,回国吧,国内快好了。可我明明记得抱怨数字太假的也是他们,”北京、上海复工回城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没有病例“,这些话好像也是他们说的,他们也不记得没有试剂盒、不确诊就不算病例。人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相信这些数字都是0,病例都是输入的。相信韩国、意大利一周之内猛增到数千,我想起,在春节前,湖北、武汉的锅盖没被揭开之前这个病毒跟现在一样,很懂事地只出现在武汉和被资本主义侵蚀的香港。

如今,这个病毒又开始懂事起来。

还能谨慎喝彩吗?——《叫魂》的今天,2020年中国大恐慌

嘲讽他国疫情的同胞们,我想对你们竖中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