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9 articlesIn total 53862 words

你会不会害怕一个康复的新冠患者?——我的确诊日记(九)

双面人

这篇文章、这个系列,其实今年3月在我刚刚从德国回来的时候已经在Matters发过,但是后来因为跟歪脑签约,修改后在那边发了专栏,所以被我隐藏了。现在专栏结束,特在此重新发布一下保存。10月中,著名足球运动员C罗(Cristiano Ronaldo)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摊开治疗的账本,算算这笔糊涂账——我的确诊日记(八)

双面人

这篇文章、这个系列,其实今年3月在我刚刚从德国回来的时候已经在Matters发过,但是后来因为跟歪脑签约,修改后在那边发了专栏,所以被我隐藏了。现在专栏结束,特在此重新发布一下保存。2020年仿佛特别漫长,以至于现在去回忆年初的景象,总觉得像是几年前一般。

中国医院里的老外肺炎病人:鸡同鸭讲还要扫二维码——我的确诊日记(七)

双面人

这篇文章、这个系列,其实今年3月在我刚刚从德国回来的时候已经在Matters发过,但是后来因为跟歪脑签约,修改后在那边发了专栏,所以被我隐藏了。现在专栏结束,特在此重新发布一下保存。之前说到,我的病房中首位康复出院的病友名叫史蒂夫,他已经在上海生活了十多年。

你心中的防疫“理想国”,是什么样子?——我的确诊日记(六)

双面人

这篇文章、这个系列,其实今年3月在我刚刚从德国回来的时候已经在Matters发过,但是后来因为跟歪脑签约,修改后在那边发了专栏,所以被我隐藏了。现在专栏结束,特在此重新发布一下保存。什么是你心目中理想政府的模样?是自由放任还是大包大揽、是服从民意还是领导人民、是提供福利还是争取荣光?

从战狼到民航五一:万里播毒的我们

双面人

这篇文章、这个系列,其实今年3月在我刚刚从德国回来的时候已经在Matters发过,但是后来因为跟歪脑签约,修改后在那边发了专栏,所以被我隐藏了。现在专栏结束,特在此重新发布一下保存。当疫情的狼烟烧起,烽火从意大利一直传遍欧洲,美洲甚至大洋洲,地球上仿佛再没有任何一个角落可以幸免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魔爪。

会不会有病人被搞错了?——我的确诊日记(四)

双面人

这篇文章、这个系列,其实今年3月在我刚刚从德国回来的时候已经在Matters发过,但是后来因为跟歪脑签约,修改后在那边发了专栏,所以被我隐藏了。现在专栏结束,特在此重新发布一下保存。说真的,被确诊为阳性时,我心里相当震惊,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毫无症状,也因为我向来是个相当重视个人卫生...

“你的屎是国家机密”——我的确诊日记(三)

双面人

这篇文章、这个系列,其实今年3月在我刚刚从德国回来的时候已经在Matters发过,但是后来因为跟歪脑签约,修改后在那边发了专栏,所以被我隐藏了。现在专栏结束,特在此重新发布一下保存。3月计划回国时,我们不仅见证了机票价格蹿升,也眼睁睁看着上海的入境防控政策日益收紧。

“你到底是哪里被感染的?” 确诊之后,我被源头猎巫了

双面人

这篇文章、这个系列,其实今年3月在我刚刚从德国回来的时候已经在Matters发过,但是后来因为跟歪脑签约,修改后在那边发了专栏,所以被我隐藏了。现在专栏结束,特在此重新发布一下保存。本专栏上一期提到,在我和太太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患者之后,“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被感染的?

“对,你是阳性”,电话那头说——我的确诊日记(一)

双面人

这篇文章、这个系列,其实今年3月在我刚刚从德国回来的时候已经在Matters发过,但是后来因为跟歪脑签约,修改后在那边发了专栏,所以被我隐藏了。现在专栏结束,特在此重新发布一下保存。当下午两点多电话响起时,距离我和太太的航班抵埗上海,已经过去了24小时。

2019年的羅蘭加洛斯-重溫法網之旅

双面人

疫情期間,終於被困在家裡,也許只有不能出門才能讓我減少待整理的旅行記錄,去年6月的法國之旅,終於整理的差不多了。今年法網自說自話的宣佈延期到9月,但未來能否真的成行,也還是個疑問。賽事取消、延期,對老將們來說機會就一次比一次少了,年初現場看了澳網的比賽,還有幸買到小德對費德勒那場,現在想來更值得珍惜了。

一场不科学的病毒“追逐战”,谁代表科学?

双面人

首先,別看錯了,是誰代表“科學”,而不是誰代表“學科”,想找課代表的同學請出門左轉。這麼說是因為,這場“戰役”中沒有什麼“作業”可抄,用這種措辭的人,從一開始就想以一種“標準化”的方式來告訴大家:只有一條路可走。大陸的主流網民,無論年紀大的小的,基本都在高考恢復成長後,以“千軍萬...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簡述外媒與大陸媒體的選擇

双面人

在媒體的信用問題上,到底相信誰?為什麼同一件事,外媒和大陸媒體的報道可能會呈現出兩個截然不同的內容和結論?作為觀眾的我們,到底是因為立場、觀點的不同,這些預設區分了我們對信息的選擇,還是因為這些信息的真偽、觀點而促使了人們思考,產生了觀點、分歧和人群分類?

批评外国防疫的时候他们在批评什么?

双面人

手机上国内的新闻APP每天坚持不懈的推送着冠状病毒疫情有关的新闻,确切的说,不仅仅是新闻APP,我手机里装的几乎每一个APP都加入了这场也许是互联网思维中“流量”最大的活动中。除了社交软件、旅游软件、或支付类的支付宝,连足球软件每天都推送不止一条有关消息。

还能谨慎喝彩吗?——《叫魂》的今天,2020年中国大恐慌

双面人

正月初二从国内搭飞机离开,在能飞不能飞的忐忑中,开始了大约10-12月前就开始规划的度假,离开的时候,原本打算带的书换成了在书柜里躺了很久的《叫魂》。很多朋友留言,在这个时刻读《叫魂》会有新的意义。那个时候,对武汉的封城刚刚过去三天,各地还没有开始实行封村、封小区的政策,而到今天...

【私聊信箱】家人/爱人说怎么能不爱国,我该如何表明立场?

双面人

在疫情面前,朋友圈几乎“万众一心”了起来。连微信群都变得容易“同仇敌忾”,迅速的增加起群友,一个好友问:“等疫情过去,再拨回香港问题,这个群里,尤其是新加入的朋友,能够如此一致吗?” 不过在这个大背景下,原来仍然有一些不一致暴露出来,前两天被朋友L私信:跟爱人政见不合怎么办?

仿佛一场梦

双面人

坐在飞往墨尔本的航班上,当我定下这趟行程的时候,绝不会想到踏上旅程的时候是这样的心情。我甚至不知道还可不可以享受接下来的旅程。过去一周,过的宛如做梦或是一场瘟疫公司与模拟人生联合开发的游戏。这倒应了我一直的怀疑:我们的生活到底是活生生的世界,还是只是在游戏世界中移动的正负电子?

輿論與謠言——法國大革命時期讀書筆記兼談2019下半年的感觸

双面人

一開始我在構思這篇文章的定位,這應該是我在matters發佈的第二篇讀書筆記,作為一個大陸人,我本來的習慣應該都是在豆瓣這樣的網站或者個人公共號發佈這類內容,然而經歷了這個下半年,我不僅不放心這些內容出現在墻內,而且從暱稱、頭像各方面都跟墻內開始隔離,我想這就是我2019年下半年的縮影。

太监看性爱,记台湾大选电视发表辩论战观看

双面人

今天看完了中华民国第十五任总统的三场电视发表和辩论,太太在一边抗议说,你看的这个怎么没完没了的,把一些说过的内容翻来覆去的。当韩国瑜最后的提问还是特侦组,在一旁忙自己事的太太抬头问,“这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吗?大概你比台湾人还认真的看完了全部。

自由的樣子——《舊制度與大革命》讀書筆記

双面人

我經常想問保守主義者一個問題:主張堅持傳統價值與保守立場、推行穩步變革,如果不如意的,社會已經經過了一次劇烈革命,洗去了傳統價值, 此時是否還應該堅持穩步改革,還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推倒並在廢墟上尋找舊制度的價值?——是為開篇自由引導人民——攝於盧浮宮一、一個問題我個人雖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