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an

温州人,关注科技、自然、阅读、电影及家庭教育

如果你来温州,我带你吃一碗糯米饭 | 我話我鄉①

我的家乡在浙江温州。

当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脑袋里蹦出一堆的词汇,那是被媒体定义的温州,并不是我心中的家乡。

温州一直被误读,人们总以为这里布满了皮革厂,这里的人都在炒房,却不知温州人经商不过数十年,而温州建城已有两千余年。

温州依山傍海,气候温和,有各种美味的海鲜和美食;温州是戏剧的故乡,也是数学家的摇篮;温州有水乡韵味,也有山川奇秀。

我在这个城市出生,长大,在这里生活,恋爱,对它的一切似乎都很熟悉,熟悉它的节奏、熟悉它的喧闹;熟悉它的人情冷暖,也熟悉它的文化传承。

但也因为太过熟悉,没有了距离感,反而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它。

我想,家乡应该是一种烟火气,是在吃喝住行中,是在每一处细微的回味中,是对朋友的絮叨中。

所以,假如我的朋友,你来温州,我会怎样向你介绍它呢?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切口。

第一站,我会先带你去吃一碗温州糯米饭。

世间万物,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一段旅途中最值得回味的记忆,非美食莫属。

如果你来温州,我会带你品尝这里最有特色的美食。

温州有各种你吃过的没吃过的海鲜。但我想,你要了解温州,留下对温州的回味,或许应该首先去吃一碗温州的糯米饭。

我的这个观点,在牛津大学人类学家项飙那里得到了“印证”。去年许知远的十三邀采访项飙,这位温州出去的人类学家,第一件事就是带许知远走进一家卖糯米饭的小店。

项飙推荐许知远要一碗咸的糯米饭
咸糯米饭是温州的特色

不知在这位人类学家眼中,这碗糯米饭,是乡愁的寄托,还是温州的代言?

巧的是,这家小店,正好在我单位后门。每天早上,我都在项飙坐着的这个位置,点一碗糯米饭,就一碗甜豆浆,然后开始一天的忙碌。

在温州,糯米饭,又称“炊饭”,是每一个温州人念念不忘的味道。在温州的大街小巷,到处可见卖糯米饭的摊点和小店。

凌晨四点,人们还在睡梦中,这座城市的糯米已经炊上了。

提前熬好的香菇肉汤,新炸的油条切成碎粒,虾皮紫菜肉松芝麻,整齐排开。还有一桶桶现熬的豆浆热气直冒。

七点,上班的人们陆续来到,“老板,一碗糯米饭,多肉汤少葱,甜浆”。

老板熟练地从蒸笼里挖一勺糯米,浇上肉汁,铺上油条,最后撒上葱花。

糯米虽然黏软,但吸饱了汤汁,粒粒分明;肉汤是微咸的,浇在饭上鲜美适口;碎油条是点睛之笔,脆生生的口感丰富了饭的层次,让热、香、咸、软、甜的多重体验依次凸显出来。

这碗满满的糯米饭,就是温州人一天的开始。

温州的糯米饭也是最能承载温州人乡愁的美食。很多在外打拼的温州人,逐渐把温州糯米饭带到了全国和全世界各个角落。

前些年,还看到新闻报道说,有四位在香港就业的温州年轻人,为了能天天吃上一碗温州糯米饭,四人辞掉高薪的白领工作,在香港开了一家糯米饭专卖店。大概乡愁,都是因为馋。

如果你来温州,请一定要尝尝这里的糯米饭,那是一种不会让人失望的期盼。

下一篇,我带你看一场温州瓯剧。

社區活動提案-「我話我鄉」徵文活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