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6 Followers
47 Articles

故乡剪影(二):风中的馒头

竹西

我的故乡是个封闭的小城,绝大多数情况下波澜不惊。城里很长时间只有一条主要街道,叫“解放路”,路的西头是仅有的两个百货商店之一——“一商场”,路的东头自然就是——“二商场”,这也是小城从西到东的完整宽度,走路大概需要十到十五分钟。一商场和二商场之间,依次是理发店、粮油店、冷饮室、县...

故乡剪影(一):弹棉花

竹西

我偶然经过一条寂静的小巷。半高的院墙挡住了阳光,窄窄的小巷隐没在阴影当中。巷口挂着一块小木板,上面写着“弹棉花”三个字,下面画着一个箭头,指向小巷里面。我往小巷深处看去,小巷里空荡荡、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但是,看着那块小木板,我仿佛听见那熟悉而又单调的弹棉花的...

凡人呓语-22.7.20-月影离合

米高的树洞

月亮消减了地球的孤单~

凡人呓语-22.6.15-他乡之月

米高的树洞

能在蜀国每年见到十二分之一的满月,已然很知足了~

Back to All

2022年4月30日,油面

janejane

今天中午煮了碗面。封闭第40天,这种时候当然物尽其用。面汤用了几日前煮的咖喱的剩余汤汁,所以有些甜味。然后想起小时候吃过的油面。非常朴素的、又有点特别的味道。但不是平日都会吃的东西。小时候,如果有人生病、拉肚子,大人有时会去后面老街买油面回来煮给小孩吃。

写给故乡的诗

Shawn

一个离开故乡长久漂泊的人,失去了村里的土地,河边的墓地,也不再有属于他的一小块。

《东望乡景》

zete

东望雨烟风不休,幕天无笔纸中留。千丝万缕细枝处,人站春头花已浓。

乡下风景

sky2021

乡下风景 我看见不远处有一座小山,上面种了一山的柚子树。他们说那是别人种的果园,专门种来卖的。我想要是我在老家也有一座山用来种果树就好了,我们重庆老家乡下的地比较少,一块一块的田和土,不像四川大竹这边土地比较多。贵州乡下也是土地比较多的那种,有的人家可以有一座山那种,但是那边土质差了一点。

别了,我的故园 · 小寨十字

刘斯

2000年的那场烟花,照亮了小寨十字路口的夜空。如今时光蹦蹦跳跳一晃便是二十多年,高楼鳞次栉比的小寨,天空再也盛不下当年的那场烟火

6

别了,我的故园 · 青松路

刘斯

儿时那座伴我长大的家,是爸爸口中“唐山大地震时解放军来盖的房子”,它有着厚厚的墙壁,像一位给我安全感的巨人——只是,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这种小楼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赫鲁晓夫楼”,是注定随着房地产发展被淘汰的过时产物。

8

2022.01.04听《故乡的旋风景》之感

haoeeicc

我 最 喜 欢 的 一 首 纯 音 乐 就 是《故 乡 的 原 风 景》,每 次听 都 有 不 一 样 的 感 觉,我 不 懂 音 乐,也 不 懂 艺 术,但每 次 听 到 这 首 音 乐 时,就 感 觉 自 己 深 处 深 山 老 林里,周 围 的 环 境 如 此 静 悄 悄...

别了,我的故园 · 三学街与东木头市

刘斯

一座破旧的小院,一条古老的街道,一片失落的街区,一群失去了故乡的人

5

别了,我的故园 · 序

刘斯

从我记事起,奶奶家就在城墙边的楼房小区里,可爸爸总说自己是西大街长大的孩子。他常带我从奶奶家出来,七拐八拐地绕过那些小巷子,边走边向我讲它们的名字,那些小街道的名字就像是从书里摘下来的:湘子庙街、大车家巷、东木头市……

5

老家组诗

喬來

身体 我老家的手 灶火一样热 每到雨季 流着黄色的血 玉米粑粑做成的伤疤 渗出,粒粒水滴 滋润曾经存在过的土地 河沟夹着的小山 跨过半个小时的酣睡 来到眼前 历历在目的眼泪 似西米酿造的白色液体 我老家的手 丝绒一样漫长 稻田静默在水里 无处不在的十指 无可分辨的肉体 千千...

拆迁户的幸福生活下,隐藏的危机

pengson

无论选择哪一样,这注定不会是安定幸福的一生啊

小城市的发展之路(一)

pengson

至少,他们现在不缺鸡蛋吃。这是好事。不是吗?

1

劳资信了你的邪

苔米

大概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哪怕我不变,世界也会变,武汉也会变。更何况一路走来,我也是变了的。在超市里偶然听到武汉话的时候,也许就是我可以离故乡最近的时候了。

水乡回忆

sparrow_123

摄于2018年夏,2021年初,这里已被填埋听到村上小伙伴和我说,老家要拆迁了,我微微叹了一口气,虽然我很早就明白,这一天终将会到来,但是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那种失落的情绪在心头萦绕了很久。“这家乡,我亲眼可见地变了,变陌生了。”表哥站在河边的叹息声,这几年一直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这座东北重工业城市中,我的童年在皇陵后山老林子里

马特

酒尽灯残夜二更,打窗风雪映空明,驰来北马多骄气,歌到南风尽死声。回到东北故乡的第一晚,我独自在楼下河边散步,就为了踏踏雪地,雪是我与故乡的连接,也是精神力量的来源,冬天回到故乡踏了雪,才有心气再过一年。沈阳今年春节很暖和,过了除夕河面都有点要开化了,不能再滑冰了,我最喜欢的冬天就...

1

Raymond

“一个人扎根的能力太强未必是好事,但太弱的话会更痛苦。” 上周我与旅居欧洲近十年的导师聊天时分享了《云游》里关于“根”的描述,他如是说。“我的根总是很浅;最轻微的一阵小风都能把我连根吹跑。我不知道该如何生根发芽,天生不具备那种植物般的能力。

掀桌子|沦陷的故乡与分裂的微信群

Shawn

有一次我在高中同学的微信群发言,像往常一样,我咬牙切齿、喋喋不休地抱怨这个社会如何不公不义,人们的物质生活看上去不断提高,可精神世界却空前贫乏……一位同学看不下去了,他直言不讳地批评我,“你是因为自己面前的东西太少,就要掀桌子,让大家都玩不成”。

食之療癒 | 离家千里,胃最想家

Xinyi

昨晚做夢夢到了家鄉的菜市場。爸爸开车去了菜市场,大包小包得提了好些食物,提溜上车开回家,回家放下袋子就开始在厨房忙活。我在客厅兴奋地等菜,就差敲锣打鼓庆祝。但是做梦做到一半,恍然醒悟自己是在做梦呢,一激灵醒过来了,只能咽了咽口水,继续睡。得意于爸妈做菜手艺好,我从小吃的住家菜就是饭店水平。

无法只把名字当成名字

Odasnm

这几天帮莎士整理资料,工作内容是把社区给的老人家的资料抄在她所需要的一份份接案表上。我无数次对这项行为翻白眼,也跟莎士翻脸,为什么明明已经有了社区统计过的老年人资料,却还要花时间誊到她的项目所需要的那一堆纸上?树听了都想骂爹骂娘,打印技术发达,真就不把纸当纸了。

爷爷的传记连载(6)在大饥荒年代修水利

一朵

这一段是爷爷记述自己在大饥荒年代于水利工地上的劳动经历。是我爷爷老同学觉得白描最好的一段。是一个右派学生接受集体军事化安排人生的故事,哪有什么自主意愿。第三章 脱胎换骨第三节 在水利工地上 奔赴旺盛江 南流江小江水库建设工程上马了。这是个庞大的水利工程,将建成大大小小的几十座堤...

爷爷的自传连载(5)右派学生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

一朵

这一次的内容是爷爷回乡参加改造的经历,让我特别触动的是,其实村民也不知道右派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到底这个运动是什么,就热火朝天地搞了起来。「老人学黄忠,妇女要做穆桂英,青年要当赵子龙」。第三章 脱胎换骨第一节 右派生涯 被逐出了校园,我回到了家,幸好父母都在家,还没有出下午工,我不至于吃闭门羹。

爷爷的自传连载(3)共产党的军队来了

一朵

共产党的军队来了,为我们一家的生活带来剧变,爷爷写说「山雨欲来风满楼」。爷爷的大姐和姐夫想着临时去国民党军队的船避难,结果这艘船一直开到了台湾。家庭成分被划为富农,「依靠贫农,团结中农,孤立富农,消灭地主」,许多亲戚不再与我们来往。爷爷的哥哥姐姐想着参军,却被曾祖父祖母拽回来。

2

爷爷的自传连载(2)南流江边六十年

一朵

今天连载部分的是爷爷记忆里曾祖父的曾祖母的故事,曾祖母被土匪掳到常乐周边,曾祖父买回来做妻子,因为抗日战争也过了很久才联系上亲人。小时候有一次,爷爷带着全家去曾祖母家乡见那边的亲人一面。家庭宗族曾是人际关系的重要节点。如今,我们依靠的是同学同事或是兴趣小组和互联网构建人与人的联系。

1

「Matters社区活动」我话我乡

mrspointm

我生在乐山,长在乐山,大学以前几乎所有的时光都在乐山度过,对这座城市的感情之深厚就好比她是我的挚友,即便现在没有常常在那里,但一踏入乐山,就好像与老友聚会。其实在之前,我就有介绍过家乡,比如家乡话之土味十足的乐山方言,以及在乐山乐水乐逍遥中景点及小吃的介绍。

「我話我鄉」:北京二代--我来自海淀

韩zoe

家乡和故乡,只有出走了的人才会有。小时候学古诗,读民国新中国的名家散文,到高考分析古诗词,故乡是一个惯常意向。从举头望明月开始,大多数人就了解了这个人生大难题,但是只有少数的、出走的人才会和它产生联系。没有离开就没有故乡。1我是90年代出生在北京的二代。

没有故乡的人的故乡——我认识的北京

鹿馬

看到「我話我鄉」这个社区活动,我其实很有兴趣,但是复杂的感情让我只能取这样一个奇怪的题目。每当有人问我:“你是哪儿的人啊”的时候,除了说我是中国人之外,我实在无法用一句话准确回答。我说我没有故乡,真的一点儿也不夸张。还有,北京太大了,大到住在那里的人可能属于完全不同且不相交的世界,我只能诉说我认识到的那个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