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驥

香港作家

後真相時代,我們不翻不聊 | 陸港小震

發布於

真相剛剛蹣跚學步,謊言已經插翅而飛。

傳播真相是最卑微的工作,就像在沙漠植草,多數時候是孤獨的。沙漠吞噬的力量如此大,我們只能在沙漠的邊緣,默默耕耘。

傳播謊言的文章,分分鐘獲得「10萬+」的閱讀量,打賞者無算。而傳播真相的文章,不僅無人問津,每每還要被消失。

所以,今天我們暫且不談真相是什麼,而是借助一個絕佳的案例,來說說如何獲得真相,又或者說怎麼不被謊言欺騙。

這個公眾號具有明顯的商業營銷性質
  • 一、在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絕不可能獲得真相。

即便是親臨現場的人,都有可能產生「羅生門」,更何況只是通過手機屏幕了解來的,怎麼可能是「真相」呢?

所以,除非是你最近要來這裡,那麼找個當地的朋友問一問。否則的話,收到遙遠的消息,最好關掉就算了。

但假如你還較真,又不會去,又在那裡沒朋友怎麼辦?既然如此,這裡發生什麼跟你有毛關係?別操心了,好好工作,建設祖國。

  • 二、不知道真假的情況下,先不要忙著傳播。

當我們還無法判斷是真是假,但又有充分的好奇心和公知心,覺得被愚弄是很討厭的事,那該怎麼辦呢?

最好的方法就是先看看,不要被急切分享的情緒控制了你的手指。

然後,如果你接受過一點基礎的學術訓練,具備文獻搜集和整理能力,那麼可以盡可能多地尋找資料,而不是只從幾個渠道獲取信息。

有位朋友說得好,正所謂:不翻(牆)不聊。

  • 三、陰謀論絕不可能推導出真相。

什麼樣的資料,你看到後可以直接忽略呢?

一旦我們發現文章中有未給予消息來源,或未註明是猜測性判斷,且斬釘截鐵表述的話時,這就是陰謀論。陰謀論是絕不可取信的,因為一萬個猜測,也推導不出一個真相。比如什麼幕後的啥啥⋯⋯你連幕在哪兒都不知道,要啥自行車要自行車。

該營銷號在出圖片時並未處理血腥畫面,這是處理後的圖
而這張圖的源頭是4年前台灣的一則新聞
  • 四、沒有受過專業訓練者,通常無法篩選真相。

自媒體人多數沒有接受過如新聞學、歷史學等專業訓練,這些專業培養篩選真假信息的專業能力。如果你說,不知道如何判斷作者是否專業怎麼辦?很簡單,看到未經處理過的血腥圖片,一定是非專業媒體人做的。

有些號,一看就是有商業性質的,也是不可以作為信息源的。

相比之下,有些老牌媒體的話就比較可信,經得起當面對質。

有時候,專業媒體也會隱藏信源,這是為了保護爆料者。但這些媒體既然敢放消息,就是把自己的信譽押上。不像自媒體,註冊個新號又是一條好漢。

  • 五、小心修辭,修辭是最高明的謊言。

沒錯,「一哥」是說有一個警員手指「斷」了。中文博大精深,「斷」的方式可多了。摔了一跤,打個石膏,是「斷」;刀砍斧剁,高位截肢,是「斷」;夜半三更,春閨之中,偶爾也聞聽「不行了,要斷了⋯⋯」正因為此,這次才被人移花接木,用了其他新聞圖片拼湊出假新聞。

香港作家林夕在《謊言的配方》一文中說:「最可怕的謊言,其實有個配方,就是用六成言之好像成理的奧義,夾雜了四成無傷大雅的真話,這才比較容易蒙得人一愣一愣的,一時不敢妄下判斷。」

  • 六、假新聞就是假新聞,沒有假了多少的區別。

有人又說:只是圖片用了假的,不代表其他是假的啊?三聚氰胺的濃度也很低,我們依舊說那是毒牛奶,不是嗎?

重要的是作者選材的態度。當一個是「煽動而假」的,一個是「冷靜而真」的,作者選了前者時,那麼通篇文章就沒有一個字可信了。

  • 七、真相是真相,真相不是全部。

在一個可以充分表達的社會,真相沒什麼了不起的,真相不過是真相,你可以獲得,我也可以獲得。所以,基於真相作出的判斷,才是你作為一個獨立的人的證明。

直觀感是人最正常的感覺,但同時也是最容易被利用的感覺。我們應該學習抽離出所見所聞,用理性冷靜地去分析信息。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做到不被任何人利用。

有沒有人告訴你,「暴徒」在「施暴」之後自發把商場恢復如初?

事件過後,香港安好,我們仍舊努力生活。

圖片來自網絡
圖片來自網絡
圖片來自網絡
圖片來自網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