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8 篇作品累積創作 39425 

“这经你们没有读过吗”

huangyikun

“这经你们没有读过吗” 证道经文:路加福音 20:9-20:18 20:9 耶稣就设比喻对百姓说:“有人栽了一个葡萄园,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住了许久。20:10 到了时候,打发一个仆人到园户那里去,叫他们把园中当纳的果子交给他。园户竟打了他,叫他空手回去。

网文就像中国足球一样没得救

huangyikun

吴文辉先生开创的网文起步于社交网络还不发达的年代,一定意义上那时候的网文平台就是很多人的社交。那时候常用一个动词『混』,混论坛,混社区,就表明了这一点。此时,社交网络极具威力的梅特卡夫定律(一个网络的价值等于该网络内的节点数的平方,而且该网络的价值与联网的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 )起...

语言的力量

huangyikun

“言语有如微小剂量的砷,一段时间以后就会发生作用。”德国语言学家维克多·克莱普勒说。一次,我在一个孩子的作文中嗅到了这种味道。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朋友在朋友圈里晒了自己上三年级的女儿写的作文,文章主题是观察春天。孩子的字写得很工整,语文老师在作文后面用红字写了几句褒奖的话。

一起来骗孩子

huangyikun

常有朋友问我给孩子买什么书,特别是历史方面的书,我都表示为难。真的不好推荐,因为没什么好书。中国的童书有点像中国的足球联赛,如果外援都离开,你会发现下一代已经差到踢不过越南,和菲律宾不相上下,至于还在打仗的叙利亚?不是一个档次。是的,这就是投入巨大行政资源和资本的中国足球,距离世界水准的差距被迅速拉大,肉眼可见。

@用爱心说诚实话 是法西斯

huangyikun

我以我的良心见证的圣经真理宣告,@用爱心说诚实话 不是真正的基督徒,而是歪曲圣经真理的种族主义者,法西斯。所有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上帝的荣耀,不管是哪里人。同样上帝的拯救也是临到万国万民。用地狱、血统、宗族来区分,这是只相信旧约的犹太人和后来的法西斯的做法。

未命名

huangyikun

上周参加了拆书帮的年会。这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学习组织,全国各地建了很多小组(他们叫分舵),一起用RIA(即reading, interpretation, appropritation的缩写,即阅读拆页+讲解引导+拆为己用)的方法,通过阅读一下致用类图书提升自己的职场、生活能力。

你以为你是谁

huangyikun

好多年前,许知远和我在一家报社共事。有一天他对我和另外一位同事说,推荐你们一个牌子,叫Jack&Jones,男装挺精神的,适合你们穿出去见人。话说真的是好多年前了。那时候我们二十四五岁,工作的一部分是采访世界五百强公司的CEO们。毛头小子之所以受欢迎,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拿着...

为什么这个世代的小说会如此平庸和狭隘

huangyikun

最近残雪的作品和她的言论引发了些讨论,想起了一篇自己的旧文,也算是回应吧。其实我不是一个写作者,文学甚至不是我的专长。但是因为现在的工作,看到了很多作品。我想跟大家聊一聊作品背后的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虽然看上去不那么直观,但却直接影响了作品的水准。

海淀、顺义妈妈,有病先治,好吗

huangyikun

先讲两个别人家孩子的故事。其实他们已经和我一样,都是中年人了,只不过一个活着,一个自杀了。前一段时间我在知乎和别的论坛上总看见有人膜拜一位刘姓作者,说他在历史写作上是大神级别,并且把握原典的能力极强。因为总是看到这个和我中学同学同名的作者,于是有心找了一下,竟然真的是他。

中年出版人的碎碎念

huangyikun

自从做了作者经纪,每年夏天都能吃到浙江作者寄来的杨梅,粒大、饱满、酸甜相宜。网上有人说,你和浙江朋友的关系,就看夏天是否收到杨梅。其实我们还收到过小龙虾、鸭脖、凤梨酥…… 我对那位作者的妻子说,如今我们在浙江有人了。她说,我们每年夏天都往北京寄杨梅,家里老人以为我们在中南海有人呢。

用点心

huangyikun

在出版业短短六年,我有幸遇到了几位大人物成为我的一字之师,他们短短几句话就如电光火石一般,帮我穿透行业当中由概念、惯例等庸常秩序构成的迷雾,让我更加理解出版业的真实。姜峰是其中的一位。坐上谈判桌之后,他富有策略,并且习惯强势主导,但说到书和梦想的时候会出人意料地激动流泪。

丙午立宪

huangyikun

1905年9月24日,从北京前门火车站开出的列车在快到天津站时发生了爆炸。那天,年轻的复兴会成员吴樾扮作皂隶,携带炸弹登上了宪政考察大臣们乘坐的火车。因为震动,炸弹提前爆炸,吴樾当场被炸身亡,五位大臣中只有镇国公载泽与商部左丞绍英受了伤。报刊纷纷谴责吴樾的暗杀恐怖活动,认为五大臣...

“富强”作为价值观的伦理学辨析

huangyikun

中国教会如今要面对的一个议题是执政党多次提出的基督教中国化。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面向是,教会如何辨析和面对执政党提出的,作为意识形态基础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意见》),指出为了“推进中国特色的...

中产阶级的挣扎与盼望

huangyikun

高中毕业后,因为高考发挥失常,我去了一所虽然位列重点本科,但是基本没有办学能力的大学(高等教育扩招的结果)。那里的老师几乎不能胜任自己的学科,因此四年大学没有给我在知识上留下什么印象。例外的是一堂管理学课上,老师随意的讲论竟成了大学生涯中硕果仅存的收益。

出版社真的需要区块链吗?

huangyikun

昨天关于区块链和出版业的文章,看上去比较理想化。虽然我自认对出版业的问题看得很清楚,区块链也可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一定是区块链技术吗?出版行业的机构和从业者一定愿意参与这场变革吗?不一定。为什么我的立场似乎前后大相径庭呢?作为经历过创业失败的中年男人(今天收到了一个中老年娱乐app的推广短信),我不应该浪费时间在一厢情愿的想象中。玩笑。重要的是区块链技术到今天还没有一个完全成熟的应用场景。技...

出版和区块链

huangyikun

作为一个文科生,我却比很多互联网从业者更早接触区块链。2015年底加入了一个创业公司,公司CTO曾经是瑞波币(ripple)的合伙人之一,所以跟着似懂非懂地了解了些皮毛。这个创业公司做的是文化领域的创业,加上我对出版业的关切,所以2016年开始几个合伙人就在讨论区块链在出版领域的应用。不要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最重要的是应用场景的成熟,而这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是我们几位合伙人当时讨论的结论。很可...

出版业真的需要区块链吗?

huangyikun

两年多前创业时,和新经典的黎遥(出版业人称黎叔)聊起公司做的区块链MVP,黎叔问效果,他的发问我现在还记得,那是黎叔特有的表达方式。“我想知道是一般好,很好,还是好得神仙都嫉妒。”我当时的回答是,“数据这块肯定是大家都嫉妒的。这是技术决定的,至于内容,...要出版业开仓放粮,这事情玩法很多。”当时我预料到出版业和区块链的结合是还需要时日,需要让更多人,尤其是传统行业的从业者了解,发现收益。当...

土地

huangyikun

昨天楼上一个孩子找女儿玩。这几天家里暖气很热,那孩子感受了一下说,自己家的暖气更热,因为他家住得高,离太阳更近。我心里笑着,这孩子还挺接地气的。盼着天气更暖和些,空气更好些,看着小区楼下孩子们撒丫子折腾,捡个树枝叉子,观察个毛毛虫,一玩大半天,天也黑得晚了,玩得一头汗也不怕着凉,这才真算是春天来了。人的脚站在地上,时间在节期里次第走过,这是生命。这次春节回了一趟乡下老家。再不回去,乡下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