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HHO

中年大叔一名,土生土長香港人。斷斷續續寫文超過20年。從最初個人的信仰反思,到香港時事評論,還有零星的書影視歌評。現在的我很想早點退休,多些時間睇書、寫文。而我仍會繼續寫下去。

下任特首(2022)是……?

由反修例抗爭運動到武漢肺炎在香港爆發,港虎經歷了一年多的失效管治。最初不少人預計好打得不會完成五年的任期,不過現在縱然中共高層未必決定「中途換馬」,恐怕讓她連任下屆特首的機會也有變數。那麼誰人將會得到習帝的欽點?

權力鬥爭中的人事任命
從主權移交以來,所謂的特首選舉只是一場政治煙幕,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才是決定特首任命的重要因素。從老懵董成為「江握手」開始,至2003年江派主導著港澳事務,背後同時涉及他們在香港建立的政治及經濟利益。再看看歷任特首的關係:其中老懵董和思歪的關係非常密切,前者擔任特首時後者已是行政會議的召集人,然後唐梁之爭期間老懵董更向習帝引薦思歪而一鎚定音,並且兩人也是當年江派支持的特首人選。

至於煲呔曾和好打得,兩人卻是老懵董和思歪任內出現管治危機而未能續任的情況下,他們得以由政務司的位置「頂上」接替老懵董和思歪的安排。現在好打得在任期間爆發了史無前例的反修例抗爭運動,再加上武漢肺炎帶來港虎管治的衝擊,不排除黨內各派已準備合適人選,特別是江派需要藉此延續他們在香港的政經影響力。那麼誰人將會成為下任特首?

黑馬人選:攞命陳
近日某親中媒體爆出了一個名字:攞命陳。政務官出身的他自1991年開始主打香港的財金事務,1993年加入金管局至1996年擔任白頭佬的副手。後來他短暫離開港虎任職銀行高層,至2007年成為煲呔曾任內的大內總管。兩年後(2009年)他接替白頭佬成為金管局總裁至2019年10月退休。

除了兩年大內總管的工作,攞命陳長期擔任財經範疇技術官僚的公職,相對地較少涉及港虎管治核心的職位,也沒有被牽涉入近年港虎管治團隊承受的政治衝擊,從2014年的遮打革命到去年的反修例抗爭運動也未有沾上任何影響。過去十年攞命陳抽身於港虎的政治漩渦中,再加上他具備的財金經驗,兩者成為他擔任下屆特首的最大優勢。

事實上攞命陳很早已被傳為特首的黑馬人選,直到去年他從金管局退下來,時間上更是配合中共考慮下屆特首人選的安排。經歷了反修例抗爭運動和武漢肺炎的衝擊,港虎的確需要一個具備扎實財金經驗的官員重建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角色,並且有助中共重新與世界的接軌及在帝國境內擴展金融領域的發展。

當然這是假設中共高層能理性地考慮未來香港的「經濟發展先於政治鬥爭」,不再糾纏於政治分歧並打壓異己。不過再看習帝過去的政治作風:一直只以鬥爭及假大空的強國管治思維,並且企圖以政治手段操控一切事務,恐怕攞命陳被他看中的機會較低。相反,可以擔任下屆特首的人選還有一人:劏房波。

從思歪過渡至好打得的劏房波
話說2012年思歪上任特首前曾經提出將港虎架構擴充至「五司十四局」:其中屬意安排他的心腹劏房波擔任副財政司一職。不過上述改動涉及立法會的財政撥款,而立法會否決了思歪未上任先撥款的做法,最終「五司十四局」未有通過。後來劏房波在同年7月底入閣接替麥齊光擔任發展局局長一職。

到了2016年12月,港虎公佈薯片叔叔辭去財爺一職。至2017年1月中共國務院才正式批准薯片叔叔的請辭,同時亦委任劏房波接任財爺一職。然後好打得上任特首後,劏房波亦繼續留任財爺一職,並且他是少數來自思歪的班底而繼續留任的問責高官,當時坊間盛傳他的留任是中共高層的決定而不是好打得的個人意願。如果這個說法屬實,似乎作為一城之首的行騙長官原來是不能夠決定自己管治團隊的人選安排。

由此我們可以進一步推斷:從最初劏房波的任命以至過渡到好打得的管治團隊中掌管港虎的公共財政,也許這是思歪,甚至是其背後的江派打從思歪卸任特首前留有一手的準備。

江派的預備人選?
劏房波與思歪之間的密切關係在政圈中已是眾所週知,作為特首之下掌管財務大權的港虎官員,卻能相對地抽身於去年反修例抗爭運動下對港虎官員管治威信的衝擊,彷彿是置身於問題之外,也沒有成為傳媒追訪需要對問題負責的主要官員。

面對武漢肺炎的肆虐衝擊著香港社會的經濟及民生狀況,今年港虎罕有地在財政預算案向市民派發一萬元,還有抗疫防疫基金對飲食業、零售業及持牌小販的支持,一切也是港虎企圖挽回民生的措施,試圖重建管治的威信,並且有助劏房波立功爭取問鼎下屆特首。

事實上如果有人希望競逐下屆特首,最重要的並不是爭取市民的支持,卻是取得習帝的確認。面對武漢肺炎的肆虐,港虎的一系列抗疫措施雖然未必帶來甚麼具體成效,但已足夠讓江派在黨內宣傳劏房波如何以公共財政措施成功穩住香港的社會民生、恢復香港的經濟。

除此以外,卸任特首後一直表現出努力地打壓香港反對派的思歪近日頻頻曝光,有人認為他是為自己再次競逐下屆特首而舖路。當然不排除思歪有此企圖,不過這個也可能是江派向習帝表明他們如何堅決及有效地處理香港反對派的問題,從而嬴取習帝對他們的信任:藉著港版國安法有效壓止香港反對派,同時他們也有合適人選恢復香港經濟及應對香港的民生需要。

仍想爭取連任的好打得
另一方面經過去年的反修例抗爭運動,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中的慘敗固然令到習帝大為震怒,結果中聯辦和港澳辦主任先後被撤換,當時不少人認為好打得下台只是時間問題。不過因著帝國警衛軍的強力執法,還有港版國安法的實施,表面上香港反對派已被制住,去年那些大規模的示威遊行、街頭抗爭的畫面也沒有出現於媒體的報導。現時香港的情況也許成為好打得極力爭取連任的時機。

過去好打得一直表現出自己可以完成中共高層託付的政治任務,縱然面對主權術交以來最大的政治衝擊,好打得仍然「志不求易,事不避難」堅持下去,甚至願意不斷矮化香港本身在「一國兩制」下被賦予的角色,寧願配合帝國大灣區的融合,藉此向習帝立下投名狀以表忠誠從而來換取連任。於是她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不斷加壓打擊異己,同時加速香港「被陸化」的進程,企圖令習帝相信她能有效維持香港的管治。

只由一人的一票決定
綜觀目前香港的政治形勢,究竟最終誰人可以跑出?有人以為三人之中攞命陳會為香港帶來一點出路,不過特首的人選卻是基於中共黨內權力鬥爭而主導,最後以習帝的一票作決定,加上今日的香港儼如「一國一制」的直轄市,所謂的特首人選只不過是一個傀儡,頂多只會是「思歪2.0」、「思歪2.2」或「思歪3.0」其中一個型號而已,難道今天我們還以為香港的未來可以有甚麼希望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