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时刻

走过路过,游过玩过,品过尝过,思过想过,一笔带过。

浩劫之后的大教堂

温柔美丽的雅芳河(Avon River)蜿蜒流过基督城市区,河岸绿草如茵、绿树成荫,是这个被誉为“花园之城”的城市中最有活力、最动人的风景。不过,此时,小河中缓缓流动的河水却似在轻轻地呜咽啜泣。

我们站在河边,很疑惑地望着河对岸一个奇特的建筑,那是一个天蓝色的圆圆的穹顶,上面还有一个宝珠式宝顶。奇怪的是,穹顶直接扣在地面上,周围架有一圈临时护栏。仔细查看才知,那原是一座凉亭,不知是因亭柱断折,还是地基下陷,整个顶部平平地落在地上了。

我们是2014年初来到这里,此时距离2011年的大地震刚过去两三年。眼前的景象正是强烈地震之后其中的一个小场景。回头望向身后,城市中心的景象才真正是惨不忍睹。

基督城(Christchurch)原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但由于此前的一场地震和随后不断的余震,眼前的市中心商业街已是满目疮痍。虽然地震浩劫已经过了两三年,街道依然静悄悄,没有什么人影,只有几间餐馆还在营业,四处仍然堆放着倒塌建筑的残块,在强劲的海风中发出尖利的啸声。

十多年前,儿子来新西兰留学,基督城是第一站,他在这里住了半年时间。这次南岛游来到基督城,对他来说,也是旧地重游。当年他在这里时,对这里的美丽夸赞有加,引得我们也对到此游览极为期待。没想到,一场浩劫之后,现在市中心已是面目全非,他想寻找他曾上过课的培训学校和当年经常流连的地方,已非易事。

他带着我们在市中心左右张望,来回行走,寻找着记忆中的一些印迹。一路上看到,那些仍可安全使用的楼宇孤零零的左一栋右一座;在这些独立的楼宇的四周,或是一片平整的空地,那是彻底损毁的楼宇已被完全清理干净,在地块的中心通常都竖立着一块即将开展的重建工程的牌子,也有的是“招租”、“出售”的牌子;又或仍旧是废墟,尚未完成清理。废墟上,一些高高低低的混凝土柱子,像顶着一头乱发一样裸露着扭曲锈蚀的钢筋,默默地矗立在斜阳下。

与此同时,我们在街边也看到,一些残存的墙壁上画着各色涂鸦。一片片色彩艳丽而富有现代艺术感的涂鸦,让人觉得本地居民的良好心态。显然,他们对未来依然充满信心和期待。

转过几个街角之后,一个银色外表蓝色内里的现代雕塑立在路障旁,这个用许多树叶形状堆砌起来的镂空高脚杯就是千禧年纪念杯。我们已经来到了大教堂广场(Cathedral Square)。以前,每逢周末假日,总有许多街头艺人在广场上表演,市民们和游客们也都云集于此,一同感受各种民族文化的精彩展示。现在,只有不多的几个游客,大家都面向广场的东方站着,像是都在无声地祈祷。大家目光注视的地方就是远近驰名的基督城大教堂(ChristChurch Cathedral)。在黑底上画有花圈和各种其他图案的围栏后面,高大宏伟的大教堂,以一种残损的姿态立于人前。

基督城大教堂这座哥德式建筑,最早在1864年铺下第一块基石,由于资金问题,几经周折之后,于1881年主体设施建成开放,后续工程一直到 1904年才彻底完工。整个教堂全长有60米、宽30米,坐东朝西,内里可容纳一千人。若从空中鸟瞰,因其有突出的中殿而构成一个十字架型。教堂最引人注目的,是正面那座高63米的尖顶钟塔;而最引以为自豪的,是英国国王乔治五世和王后玛丽在登基之前曾来此登上塔顶观景。

2011年的地震将教堂的钟塔震倒了,整个教堂各处也都受到严重损毁,成为了一座危险建筑。实际上,基督城一带是地震多发地区,在此之前,大教堂也曾分别在1881、1888、1901、1922和2010遭遇地震受损而多次被修复。但是,这一次,这座美丽而庄严的地标性建筑由于结构严重受损,在多种方案反复多次论证之后,最高法院终于裁决,可以彻底拆除。

在这座以基督教会来命名的城市的市中心,拥有150年历史的宏伟建筑,经历过多次地震而不倒,几乎成为了一个被教徒们津津乐道的神话。突然之间,它却倒塌了,并且还不得不拆除,即将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成为一个传说。看来是它的好运气已经用完了,这也是它的宿命。对于许多虔诚的教徒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消息。

一座百多年历史的教堂,一个有众多信徒在其中礼拜、聚会、听布道和祷告的场所,自然有许多深厚的感情投注于其上,不难想象人们会如何地依依不舍。实际上,人们都清楚地知道,所有有形的物体无论多么坚固,最终都会有损毁、朽坏甚至彻底灭失的一天。在强大的自然力和自然规律面前,也许只有无形的信念、信仰才有可能是永恒的。

不过,在现实中,信仰也会崩塌,那通常是在人为的浩劫之后,人们逐渐清醒而抛弃会带来灾难的信仰的结果。与教堂坍塌相比,信仰的崩塌,才真正是一场大灾难。信仰在,教堂塌了可以重建;信仰崩溃,膜拜的神也消失了,无论多么宏伟的庙宇自会被废弃,要不了多久,便只剩几片血色的断垣残壁矗立在荒草野树丛中,野犬在它的废墟上日夜不停地哀嚎,徒劳地吠叫,怎一个惨字了得。如果那是一个邪神的庙宇,自是该当倒塌。就像在我们家乡那里,现在还有神棍在嚷嚷,还想重建,我们只是冷眼旁观,且看结果如何。

眼前这座教堂,一家人里只有儿子曾亲眼目睹过它完好时的形象,我们都只能从以往的图片上欣赏它曾经拥有的高大宏伟了。我们不是教徒,但对这样一座宏伟且内部装饰精美的教堂建筑即将消失,所有人都会感到可惜。由于位于地震多发地带,而且目前仍余震不断,大教堂在拆除之后将会如何重建,仍是未知之数。

隔着支撑钢架望进去,我们可以看到,在教堂高耸的屋顶下,裸露的大厅空间,像一只黑洞洞的巨大三角眼,用空洞而毫无活力的眼神,正望着虚空发呆,等待着最后的时刻。不过,由于有众多坚定信仰的教徒,与邪神的庙宇相反,我相信,大教堂必有重生的那一天。

我们轻轻地从围栏边走过,跟随着儿子继续寻找他曾经的足迹。生活还在继续,就像不远处的那条雅芳河,依然在不停地轻轻流淌。

补记:地震后起初人们还希望在原址重建大教堂,最后考虑到原址清理的困难及其他原因,改在基督城中心地带新建一座新的天主教大教堂。这座百多年历史的教堂将不再重建,永远消失了。人们只能从旧照中见到它从前的雄姿。

旧照(取自网络)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