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ry

Read, run, travel

人民不是敵人

歷史不會重複,但人總愛透過歷史的棱镜來觀看世界,而這總會讓人看出相同又不相同的歷史。

早前Donald Trump揚言要動用軍隊來平定美國境內的暴力示威行動,消息一出輿論立時嘩然,外界擔心荷槍實彈的美軍一旦進駐街頭,在本已熾熱的對抗氣氛下,軍民之間會否因為擦槍走火而演變成更大規模的衝突,甚至演變成血腥的鎮壓行動。素來與Trump不咬弦、但離任後一直堅持不評論Trump施政的前國防部長James Mattis罕有地打破沉默,讉責Trump在當前動盪局勢下不但沒設法團結國民,反而一再製造分裂,又一直忽視造成這次動亂的深層原因,結果令衝突愈演愈烈。Mattis亦反對派出軍隊來恢復Trump口中所謂的"Law and order",認為這做法不但違憲,亦破壞了人民與軍隊之間的信任︰

Militarizing our response, as we witnessed in Washington, D.C., sets up a conflict—a false conflict—between the military and civilian society. It erodes the moral ground that ensures a trusted bond between men and women in uniform and the society they are sworn to protect, and of which they themselves are a part.

在相若時間,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Michael Mullen亦撰文表示反對Trump動員軍隊來弭平示威活動,他反對派出軍隊來處理示威行動,因為軍隊在這次危機中只會成為一個政治工具,無助解決眼前的人民衝突。他強調政府及全國人民應該携手處理社會上各種制度性不公和黑人遭到嚴重歧視的問題。國家亦應該確保所有公民都享有公平的權利,而不是將人民當成敵人來對待︰

Furthermore, I am deeply worried that as they execute their orders, the members of our military will be co-opted for political purposes.
Even in the midst of the carnage we are witnessing, we must endeavor to see American cities and towns as our homes and our neighborhoods. They are not “battle spaces” to be dominated, and must never become so.
We must ensure that African Americans—indeed, all Americans—are given the same rights under the Constitution, the same justice under the law, and the same consideration we give to members of our own family. Our fellow citizens are not the enemy, and must never become so.

在星期三,現任國防部長Mark Esper開腔表明只有在最危緊狀態下(urgent and dire of situations),出動軍隊才會成為最後手段,而當前形勢並不屬於這種狀態。他更表明不支持引用Insurrection Act(一條授權美國總統在美國境內派出軍隊執法的條文)。Esper的立場與Trump早前的主張南轅北轍,BBC主播在播出相關新聞後,便以半開玩笑的形式詢問BBC駐美國記者︰Esper發言後是否已被革職?這令人想起過往不少曾與Trump唱反調的華府官員最終都烏紗不保。

無論如何,在民間上下、前軍方將領以至華府官員的強烈反對下,Trump即使想一意孤行調派軍隊恐怕也難以如願(至少以短期來說),美國總算避免了以軍隊介入、甚至鎮壓示威活動的局面,美國人民毋須以血肉之軀抵擋槍炮坦克,而美國士兵也不用以槍口瞄準同胞,美國社會可說是避過一場人民大武鬥危機。往後歷史學家在梳理這段美國歷史時,或許單是分析Donald Trump那充滿爭議的四年任期(不幸的話會是八年)已經足夠他們大書特書,而這種沒有發生的虛構歷史大概不值得他們留下一字半句的記錄。但是細細想來,過去一星期美國曾經多麼接近軍隊介入國家管治的狀況,這不但有機會引發更血腥的暴力衝突,同時亦肯定加劇人民間不同派系的分裂和對抗,而這只會讓崇尚威權統治的Trump能夠以「回復社會秩序」為由,繞過國家規範和監督機制,推行各種「臨時」但強硬的措施,令本已備受動搖的民主制度更岌岌可危。這種猜想或許會被認為是危言聳聽,但只要翻看一下拉丁南洲的近代史,我們便不難看到不少民主國家走向威權再成為獨裁的例子,而且其崩壞過程可能只花三五七年便完成,它們崩壞的起點更往往由一場騒亂開始。

很多人說美國的選舉制度千瘡百孔、政客利益盤根錯節、政治架構腐敗不堪、種族歧視無處不在… …種種問題不一而足,而美國人在這個背景下更選出一個讓人失望的總統,這些問題自然無法(也不應)被人忽視。但這個問題叢生的國家亦藉著制度和公民社會的力量,讓它在重要議題上始終格守著底線︰憲法賦予及保障了人民的基本權利與自由、失望的人民仍然願意走上街頭為不公義發聲、傳媒持續報導國家的缺憾與制度的失衡、連不怎麼高尚的政客們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也沒有選擇沈默與妥協,向政權明確表達反對利用軍隊打壓人民的立場。或許這些力量都微不足道,但正是這些微不足道的力量擋下了總統那肆無忌憚的違憲行為,亦在是否動用軍隊來壓制人民示威的問題上緊守了道德底線,這個小小的反制行動大概是美國當下晦暗不明的環境下難得的一點微光,而放在今天看來更讓人想起31年前的天安門事件。如果當年大陸可以有更多的趙紫陽、如果解放軍中可以有更多的徐勤先將軍、如果大陸更多知識份子可以避開文革的迫害,如果… …

是的我又想太多了,31年前的傷口繼續成為不少華人心中的夢魘,這刻我們只能點起那一點燭光,讓我們繼續將當年的記憶,也希望歷史真的不再重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