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632 

寫給吳葛健雄的一封信

hopemm

我也聽你爸爸說,你知道了媽媽去世的消息,你說裡面不允許你悲痛。 看到這裡,我哭了許久。

被强迫失踪850天,吴葛健雄来信了!

hopemm

他知道了他妈妈去世的事情,他告诉我,在那里,不允许他悲痛,而且,他也没有时间悲痛。

妳願意寫信給程淵和小吳嗎?

hopemm

寒冬將至,政治犯仍要熬過每日的牢獄之苦,離程淵出獄還有982天,離吳葛健雄出獄還有251天。妳的話語會讓他們在這寒冬,多一點溫暖。

【寫給程淵的家書—第五封 2021年11月10日】

hopemm

從這短短的信中,我感受到你的生命力,你的樂觀,你的幽默,我對朋友們說,程淵還是程淵,是我老公,沒錯。朋友說:嗯,是程淵。笑笑媽說,大爺依然是大爺。

1

程淵來信了!等了840多天,等來了他的第一封家書

hopemm

苦痛他獨自承受,內心始終如一,不忘插科打諢,樂觀豁達如他。

【11月8日 程渊被秘密羁押840天后终于跟家人通话】

hopemm

今天程姐收到程渊的电话,程渊说他收到了最近的信,谢谢朋友们。这是840天以来,他首次收到我们的信,请朋友们继续写信。位于湖南常德的津市监狱是以前的劳改农场,条件极差。交通十分不便。他从收押中心转去监狱,有两大包我们先前送了24次的衣物袜子,监狱不让他带。

1

長沙公益仨案始末——做公益如何被「顛覆國家政權」

hopemm

程淵和94年的吳葛健雄,已經被任意羈押了840天,至今不準律師和家屬會見。程淵從事公益十餘載,如何被「顛覆國家政權」? 吳葛健雄的父親吴有水律師又為何奮筆疾書十萬字著稱「被偷走的辯護權」?

人間不值得

hopemm

朋友不想要小孩,我們笑稱人間不值得。

政治創傷的療癒

hopemm

當你無法充分活在此時此刻,你會前往曾經感覺自己活著的地方,即使那裡充滿恐懼與哀傷。

1

近視800度不戴眼鏡生活800天是什麼感覺?

hopemm

我試了一下,走路一腳深一腳淺。好似失明。

『永別了,我的妻子!』— 《被偷走的辯護權》節選

hopemm

永别了,我的妻子!(第三十七章节选) 将我妻子的遗体火化送上山后,我的亲戚朋友们就都散去了。晚上,我一个人回到家。家里冷冷清清的。可家里,却处处有着她的影子。走向阳台,阳台上有她晒的腊肉,有她种的香葱。打开冰箱,许多吃的,也是我妻子买的。走向厨房,厨房里有她买来的准备过年的年糕、她买来做蛋糕用的面粉,她没吃完的红枣。

壞時代,讀好書

hopemm

這個時代,有許多的人坐牢,許多的人受傷,許多的人逃離,許多的人沈默不語。創傷過後,是否還找得到生活的意義?

『我的妻子,我的兒!』— 《被偷走的辯護權》節選

hopemm

中國人權律師吴有水的兒子吳葛健雄因為做公益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祕密判監三年,吴有水為獨兒辯護,辯護權卻被官派律師偷走。妻子思念成疾而過世,等待9天卻無法見兒最後一面,吴有水悲憤交加,奮筆疾書10萬字《被偷走的辯護權》在台灣出版。

政治創傷的療癒—生命在於聯結 20211105

hopemm

當我們因為保護自己或者保護別人而主動切斷聯繫,主動isolated,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