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人土豆

现代人矛盾心理刍议|《论语》的现代感悟(2)

發布於
背负着沉重财富和荣誉的背后,到底是幸福还是悲哀,只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1.2>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悌)也者,其为仁(人)之本与!

<1.3>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译文】

有子说:“为人能做到孝顺父母、敬爱兄长,却喜欢触犯上级,这样的人是很少的;不喜欢触犯上级,却喜欢造反,这样的人从来没有过。君子要在根基上好好努力,根基稳固了,人生正途就会随之展现开来。孝顺父母与敬爱兄长,就是一个人做人的根基啊!”

孔子说:“花言巧语,伪善的面貌,这种人,是不会有什么仁德的!”

【感悟】

现代人矛盾心理刍议

这两章,我以为主要是在探讨人在“成仁(人)之路”上力量的来源—真诚。真诚就是做人的根基,只有真诚才能真正地成就自己。真诚让人有能够“一以贯之”的行事原则,因此不会陷入自相矛盾中。正因为此,真诚能给予人持续不断的力量—从而帮助人实现自己的潜能,并最终认识自己,成为自己。

在现代社会,真诚似乎并不能在竞争中让自己占到太多便宜,反而是“巧言令色”更有优势。这是否让真诚失去了价值呢?如果我们把人的真诚度想像成一个光谱,在光谱的最右端是“巧言令色”—即以最不真诚的方式获得认可和好处,在光谱的最左端是“绝对真诚”—即以一以贯之的原则做自己,哪怕被社会边缘化。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做到最右端(具有超强抗压能力的伪装者),或者最左端(远离社会生活的隐居者),而是处在光谱的中间地带。而正是这种必须生活在“两个世界”中的处境,让现代人的生活中充满了各种矛盾/爱恨交加的情愫(Ambivalence)。

在古代社会,因为宗教信仰的崇高地位,人们对于无法调和的事情一般都会选择“盲从”。这种“盲从”在某种程度上化解了人们的矛盾心理。就像《黑客帝国》里提到的,“Ignorance is bliss(无知是福)”。干就完了!

然而,随着启蒙时代的到来,理性让宗教信仰跌下神坛,科学精神鼓励人们为一切寻找答案,反而使得这种“爱恨交加”(Ambivalence)的情愫无处安放,因此也直接导致了现代人的焦虑及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让情况更糟的是,“永不休眠的金钱”彻底激起了人们的各种欲望,让霍布斯口中的“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成为每一个社会人都必须参与的“鱿鱼游戏”。为了赢得胜利,信仰被抛弃,人性成了“胜利者”为了赢得斗争而加以利用的工具,而金钱永远逐利的唯一规则让人性的沦丧获得奖赏。然而,“胜利者”实则金钱和欲望的奴隶,他们最大程度地出卖着自己,并训练出强大的调节能力以应对自己的矛盾心理。游戏的终局也不难预测,资本主义在筛选出最具抗压能力的“胜利者”的同时,是人文精神的彻底丧失。

自由市场的支持者会说,正是竞争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带领人类走向更高层次的文明。某种意义上,这个表述是正确的,但完全取决于看问题的视角。大航海时代欧洲殖民者的文明是以拉丁美洲“被切割的血管”为代价的;现代社会发达国家的文明是以亚非拉等欠发达地区无数人民的利益为代价的;人类的文明是以大自然的牺牲为代价的;即便我们最终能征服火星,不过只是去火星上复制地球上斗争的历史。

自由市场的捍卫者还会说,优胜劣汰不正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吗?顺着竞争往下说,“优胜者”因为竞争的胜利而获得了大量的金钱及权利,他们修改游戏规则,让自己能从中获得更多的利益;而游戏的参与者—无数普通人—不得不以牺牲自我的方式参与这场战斗,以获得生存的机会。越来越少的人能决定越来越多的人的命运,由此导致的后果是更加同质化的竞争,和多样性的丧失。而自由市场的本质正是,消除垄断壁垒下的多样性碰撞带来的均衡状态,它的核心是平等的交换与和谐共处,而不是为了斗争而斗争的无意义的内卷。捍卫自由市场,不过是资本用来稳固权利的一套说辞。

作为一个尘埃般渺小的个人,我有选择吗?答案就是真诚。真诚的面对自己的欲望而不是被欲望牵着走,如此才能区分什么是自己的真实需求(以自己为参照物),和伪需求(陷入内卷而无法自拔)。真实需求和伪需求最大的区别在于其“永恒性”。真实需求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改变(如,衣食住,对爱的渴望),而伪需求则是现代消费社会的特有产物。时尚成功收买了本应具有批判意识的艺术家,创造出无数具有吸引力的符号(如,奢侈品)。这些符号被不断的重新拼接,从而以更短的周期创造出新的符号。人们为了跟上时代的节奏,只能被“符号消费”所奴役。不仅艺术,新的符号也在收买具有批判精神的发言者。奖励机制正在瓦解真实的创造,让批判性的思考淹没在低俗娱乐的大海里。这种对于虚无符号的无限追求,让无数现代人失去信仰,并丢失了真正有永恒价值的文化传承。

然而,当很多普通人都能有追求真实需求的精神自觉时,会倒逼金钱和权利不得不重视“真诚的力量”,从而使游戏规则得以进化。“佛系”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它某种程度上中和了自由市场中单一价值的垄断力量,从而使得多样化得以继续存在。因此,垄断游戏规则的难度会越来越大,也就增加了平等交换与和谐共处的可能性(UBI并非奖励不劳而获,而是给予每个人足够的“fxxk you money”从而倒逼“无德的武士”尽快战死沙场)。于是,现代人的矛盾心理也就慢慢自行消解了。这样的精神自觉还会让传统的“胜利者”们意识到,原来还有另外一种值得追求的生活方式,毕竟,背负着沉重财富和荣誉的背后,到底是幸福还是悲哀,只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参考资料:

1. 叶启政:《从均值人走向离散人的世界》、《回归正常生活》、《走出需求》,B站视频(up主:Piecemeal-)

2. 余一文:《鱿鱼游戏》:为了活下去的“失败者”们,澎湃思想市场https://mp.weixin.qq.com/s/4z_Iz7e9IHztQju6r_8UHQ

3. 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版

4. 杨伯峻:《论语译注》,中华书局2006年版

5. 傅佩荣:《傅佩荣译解论语》,东方出版社2012年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人生的两大幸事|《论语》的现代感悟(1)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