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夢者

【二創小說】001 星辰法典

序章 - 白霜世界(ㄧ)

       “奧術,在我們的世界裡總是被認為是一種奇蹟,或是一種信仰的表現,當我們無法解釋的現象在眼前發生時,讚美的叫做法術、奇跡或神跡,而批評的被叫做靈異,或魔鬼之法 - 魔法 。

    在廣大的宇宙中,也許所謂奧術或魔法真的存在,只是我們尚且無法理解,就有如幾千年前,人類要飛上天只不過是神話故事,如今卻能在安全舒適的飛機中體驗日行萬里;又有如雷電在上古時期只被認為是神發怒才有的力量,但隨著時代變遷,電力卻是成為生活裡的必能量。所以要說這宇宙不存在魔法嗎?那得先證明這宇宙不存驅動在魔法背後的神秘能量才行。

       傳說在地球的幾個太陽紀以前,那時的靈長人類有著俗稱第三隻眼的松果體,似乎正是用來調動魔力的位置,或是説精神力或意識力,當精神由松果體發出,調動物質世界空間中的魔力因子,進而引起現象力的改變。

        縱然這些傳說與猜想就如同巨龍和巨人是否存在一樣無從考證,但卻代表著世界可能真的存在過科學無法操控的力量的,不過這些魔法是否能在熱力學以及質量守恆中解釋,這些又是另一個未解之謎了。  — 書本 : 力的起源

       “神TM力的起源,書名取那麼科學,我還以為是什麼像是相對論的知識論說文,結果竟然是奇耙的奇幻小說文,按照這作者的邏輯,全世界的科學都是魔法,這作者怕是還沒睡醒.....” 一個身材中等的黑髮青年搖了搖頭,無語的把書本合上。“看來又得去換新書了”他喃喃自語的把書放入書包中。


       “喂!天行,明天都要期末考了,你還看閒書,別仗著會考試就囂張!” 這時青年座位的正後方傳來一個粗獷中帶點磁性的男聲。

    這個聲音的主人是黑髮青年同系七年了的好友,而因為終年身材澎湃,常被同學們戲稱為“胖哥”。之所以同系七年,是因為他倆都愛玩,讀了五年本科大學,結果兩人又跨系轉考教育研究所,所以又當了兩年的同學。

    “好啦!胖哥。我這不在找書學習了嗎?哈哈!你也知道,我們學教育的,考試考滿分有個毛用啊?如果我沒有要走學術研究,以後會開導人比會拿筆考試來得有用!”

       “不說了,溜了~ 時間寶貴!”

       “唉,又去圖書館偷閒,真不知道妳到底是讀教育系的還是讀圖書館系的。”吳胖看了眼走遠的黑髮青年,搖了搖頭。


       黑髮青年姓馬,名叫天行,是一個北漂於天龍城,在某大學的教育碩士就讀,至於為何讀這個專業,純粹是他娘親覺得軍公教的職業很穩定罷了,不過這也不妨礙他透過書本探索物理的世界;是的,他喜歡物理,他一直有個當太空人離開地球看看世界有多大的夢,只可惜父母看不見物理學的"錢”途;因此對天行而言,學習物理慢慢只成為一種興趣,就像探索世界一樣,翻開書本時,他好似可以獲得安寧。

    而今天正好是馬天行每周到國家圖書館工讀的日子,那種待在館內打工摸魚時偷看書的生活,讓他能安靜地翻閱世界中真理,並貪婪的享受知識,沒有其他工作比這更讓他覺得開心了,喔對!在圖書館工讀的學生還能超額借書呢!

     不過嚴格來說,天行并不算是個書呆子,畢竟大學四年時期,他也是愛吉他愛唱歌的有為青年,而且為人騷浪又精明,熟悉他朋友嘛... 嗯,知道他的好,至於跟那些他處不來的人?用天行的話說就是 “任何感情都一樣,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情,不能用錢解決的,就算了吧!緣份嘛!”

他另外有著一位在北京讀著研究所的女友 - 依蓮娜,那是他還考研時認識的,可惜的是,他們一起考,他卻沒考上,誰叫他偷偷的在志願上填寫著物理系呢?一個社會工作本科畢業的學生想讀物理??哪個教授腦袋被驢踢了會收你..... 所以他們只能遙遠的隔著3小時半的飛機相愛,嗯.... 好像其實也沒有特別久。

     下公車的天行掃了一眼手上顯示著下午五點五十分的錶,遠處黃昏的晚霞中似乎孕育著一輪銀色的滿月。幾秒的停頓後,他收起心情,快步的走向那間正對著自由廣場的圖書館,畢竟六點的打工遲到得扣薪水的.....

       

    打工時的天行平時都是推著擺滿保養工具的工作車,漫步地走不同區的書櫃之間。

而今天,輪到他去整理地下四樓的書庫,老實說這個書庫在所有工讀生的眼裡就像是靈骨塔一樣..... 因為裡面隨便一本書的年紀都可以當這些學生的曾祖父母,年紀都是一百歲起跳的高齡,也是因為這些書本的高齡,這一區書庫被視為是圖書館內最為重要的地方。

書本不像信息數據可以輕易的換個儲存硬件就繼續保存,這些書本八成以上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擺放在書架上了,放眼望去都能看見那些書架的龜裂痕跡,與充滿灰塵的陳舊味道。

        至於為何圖書館不換上鐵櫃?那是因為這區的書都是當初幾十年前主館建立時,就運過來的書,聽說很多日本殖民台灣時期,甚至是清朝時期遺留的抄本,都是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古董。天行放眼望去,木架上那些用棉繩穿孔的泛黃手抄本都幾乎已經鑲嵌入木板中,簡直像是一拔出來連書櫃都會散架一樣。

        正因為太脆弱因此難以更動,這區從來都不對外開放的,天行自己也被主管給叮嚀多次不准隨便觸摸甚至拿下木櫃上的書,當然,天行不會沒事給自己找事,他通常來到這裡都會盡快完成工作,好克制自己對架上書本的好奇心。


    正當馬天行輕快地推著工具車走在一排排書架之中,雙眼掃描著架上的書籍時。

     “啪!”的一聲從腳底下傳來。

    清脆聲響讓天行一瞬間以為自己弄壞了什麼,他四處觀望了一下,深怕自己背了個鍋。而當他蹲下仔細一看,原來是自己的腳踢到了一個書櫃底層的隔板上;奇怪的是,這聲響並不是隔板裂開的聲音,而是被擠壓後某個暗格彈出的聲音。

    天行疑惑的將這木櫃下的暗格拉開,裡面竟然還有本看起來像是巨型聖經一樣的書本。   

       對於沒有宗教信仰的馬天行來說,一本聖經并不能勾起他的好奇,所以真正另他疑惑的是書本那銀白色帶有古樸花紋的書皮,以及將近四張A4紙合併的尺寸和10公分的厚度,仔細一看,他發現這本放在暗格中的書明明看似年代已久,但卻無沾染半點灰塵。

    馬天行不知道這「巨書」有啥特別的,他帶著好奇隨意地翻開了第一頁

       “???” 整張紙都是一片空白,毫無字跡。

       他又翻了一頁後。“???” 紙張還是一片空白。

       當天行連續翻了好幾頁都沒看見任何字,正思考要不要把書扛回去研究研究的時,他突然摸到書脊的最下緣竟然卡著一個跟書皮顏色一樣的銀色戒指,要不是剛好摸到,他還真看不出來。

      在天行把這枚戒指摳出凹槽後,他不知道為何有個感覺,似乎這本書根本是為了存放這戒指才製作的。他將這枚銀戒仔細觀察,外環沒有任何圖案,而內環卻在有著淡淡的桂冠花紋,看起來倒是典雅。       

    拿到戒指後馬天行也沒立即戴上,只是默默地放入口袋想回家研究,並把這厚重的無字天書放回暗格中。


     晚間八點,此時早已夜幕降臨,因為答應老媽要回家吃飯,天行帶著下班的愉悅,快速步出圖書館準備離開,但他壓根就沒注意到,在他跨出圖書館,身處於月光下的瞬間,口袋中的戒指暗自發出了微微銀光,而在這銀光的共鳴下,那些正在自由廣場上跳舞的大媽們,以及遠處馬路上來往的車流,瞬間竟然如同灰色畫面一般定格住了。

     “臥槽!什麼情況!!!” 

      然而定格的畫面就在天行意識到並且震驚的瞬間恢復了正常,天色依舊黑路燈仍然亮,馬路上的車流與兩側的行人依照著先前的慣性繼續動作,好似剛剛什麼事都沒有一樣。

天行以為是自己工作到昏頭了,沒再多想的回租屋處。



夜晚。

十一點半,天行結束了今日的學習,獨自躺著房間的單人床上,進行每天晚上必做的睡前儀式「滑手機」,雖然他知道睡前別看螢幕的好處,但人嘛!總是不想那麼快結束這美好的夜晚,尤其是自己一人獨處時。

時間走去了半小時,想著明早八點的課..... 天行乖乖將手機鬧鈴開啟擺上書桌然後躺平,天行看著窗外的月色自言自語的說著 ”倒是難得房間窗戶的角度可以看見月亮呢!而且還是滿月,也不知道今天的中秋買不買得到車票回家。“

正看著滿月發呆的馬克,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爬起身來從書桌前披在椅子上的外套口袋中拿出今天撿到的銀白戒指。

天行拿起銀色戒指在窗外的滿月下仔細端倪,好奇著這看起來很是古老的戒指有什麼象徵意義。而透過了月光的反射,天行也從戒指內環看見了一串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文字。

突然!文字上反射的光芒異常的越發亮起,光亮像是有意識般充斥了天行的雙眼。

一片白光後,天行疑惑著看了看周遭,自己似乎來到一片純白的空間,原本的溫馨小套房還有單身彈簧床都不見了。

”這....幹嘛呢?做夢?“天行疑惑著自己是否正在夢中。

而就在天行發愣的時候,一本書出現了在他本來一片純白的視野里。

     ”欸?這書? ? 不就是晚上圖書館地下室裡看見的那本古老巨書嗎?見鬼了”

     “睡覺做個夢也要我讀書,這未免對我這學生也太慘忍了吧??“

      而就在天行一邊抱怨自己的夢一邊仔細看向巨大書本時,他看清了書皮封面上寫著的陌生文字,雖然明明不懂文字的意思,但卻不知為何自己鬼使神差地唸出了書本的名字 — ”星辰法典”。

就在ㄧ個名稱從天行口裡冒出後,巨大書本刷的一聲突然自己打開了!

裡頭浮現了文字,喔!還是有聲的。


     “叮 — ” 

     “星辰法典信息載入完成。”

    “試煉者星辰戒編號為108,初步鏈接完成。” 

     “試煉者不可透露法典與法戒之任何相關資訊給非使用者。”


    巨大古書上的文字像是浮現在書本上,又像是自動打印到天行的腦海中。

     “試煉??這是小說看太多的人會出現的夢境內容嘛?“天行對著自己的夢境吐槽著。畢竟天行從以前就總是會做各種奇妙而且清晰的夢,什麼喪屍吸血鬼出沒,飛天遁地的本領,這些都曾經夢過也體會過。雖然人做夢時一開始不見得能發現自己在作夢,不過通常過一會就會感覺到異常,然後知道是夢後,接下來就是拼命做死拼命浪,反正做夢死不了浪不完嘛 !

    “不過..... 這種像是沒有桌面介面的電腦指令代碼是怎麼回事?做工這麼差的嗎?”

    “擬真效果不怎麼好!看似也沒有智能也沒有對話,好像就只是一個觸發型的既定的程序。”

     正當馬天行一邊望著腦海的訊息一邊批評時,另一串訊息如自行運作般再次顯現於腦海中。

      ”試煉者即將開始法典的初始繼承資格試煉,請做好準備。“

       ”初始試煉???“ 還享受著夢境千變萬化的天行並沒有跟上那像是自說自話的訊息。

     正當天行要嘗試去研究一下這本書還有這白色空間時.....


    “咻 — “ 

      一股突如其來的引力從那巨大書本所翻開的頁面中產生!

面對這無從抗拒的引力,本來還在盯著摸著書本,仔細端詳的天行,連叫聲都來不及發出就被吸進書本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